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发烧的原因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039 2019.06.07 13:51

  根据赛程,中国队将在第一场比赛中对阵冰岛队,但好在对手不是全主力出战,这让傅群着实地松了一口气,但重要的战术还是以限制对方的体能以及大力手抛球战术为主,没有任何变化,这样的技术真的对欧洲新贵有效吗?他还在考虑之中。

  樊茵炜和队友傅锦澄又是第一个起床的,由于这时食堂还没有开门,于是饥肠辘辘的两人决定到外面随便吃点儿再回来,这时,脑中飘过了傅群昨天才设立在门口的队规,其中有一条是早上不准随意告假外出,必须经过主教练批准,方可成行。

  “难道我们必须这样,毕竟民以食为天!”傅锦澄边走边抱怨道。

  “别说废话,为了训练状态,我们必须要遵守规则,你也知道傅指导的脾气,如果骗了他…….”樊茵炜提醒说。

  傅锦澄在这个关键的档口又不说话了,脸上尽显不服气的神情,没想到那次医院事件之后还是这幅样子,没有任何改变,但这种东西不能明着说给他听,樊茵炜只能在心中慨叹了。

  一路无言地走到了各自的房间,傅锦澄却在房间里看见了正在照顾妹妹的父亲傅群,这一刻倒是让他不意外的,因为以前做球员的时候,傅群就保持着早睡早起的好习惯,至于他为什么会在妹妹的房间里,这正是傅锦澄所疑惑的。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却被傅群伸手阻止了,只是让他在旁边坐下,儿子只能看着他脸上的愠色发愣。

  “你老实交代,刚才干什么去了?”傅群这时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就像无尽的黑夜一般让人捉摸不透,也让他畏惧。

  “我…….刚想跟您请示,出去吃个饭来着……”这些话一说出来,傅锦澄就不抱有任何的希望,因为他觉得这话中本身就有一种绵软无力的样子,所以愿意承受任何的惩罚。

  “好好的食堂你不去,非要过那种野味子的瘾!这个且不说,小添发烧了,你都不跟我说一声,我就想严肃地问一句,傅锦澄,你是怎么当哥哥的?”傅群说的时候,激动地站了起来,甚至快贴到傅锦澄了,仿佛是要吃掉他一般,令傅锦澄自然是望而生畏。

  “她昨天到底是怎么发烧的……..”傅锦澄似乎知道自己的错误。开始询问起病因来。

  这时的傅群眼中满是女儿可怜的模样,已经不想跟儿子多说什么,要说起这件事的起因,那都是傅锦澄造成的,昨天训练完后,樊茵炜和妹妹走在最前边,他也多次回头看过去,这就引起了樊茵杰的好奇,她停下轻盈的脚步,轻声问道:“你这三步一回头的,到底是在等谁呢?”

  樊茵炜看起来表情也很放松,就很随意地说了一句:“还能有谁?就只有傅锦澄他们兄妹俩,毕竟你和小添刚刚成为朋友,总要加深感情的!”

  差不多等了一分多钟,傅锦澄和傅锦添才姗姗来迟,不过两位哥哥的见面似乎不觉得高兴,接着,他们便吵了起来。

  “我说你下次做障碍折返时候能不休息这么久吗、全队都在等你一个人,包括我爸在内,他们都很着急,你好意思吗?”傅锦澄毫不客气地先发头炮。

  樊茵炜毫不示弱:“我的身体自己清楚,队医都说了不能连轴转,注意休息,原来开方子的时候你不在旁边,要不然又得说什么难听的话去刺激我了!”

  这时的他说话毫不注重分寸,自然没有看见傅锦澄接下来要做什么。

  这些话果然让傅锦澄大为恼火,差一点儿又要和樊茵炜打起来,这时,樊茵杰勉强地用手托着傅锦添快要倒下去的身子,脸上的汗不停地往下冒,往右边望了一眼,大声喊道:“你们都别吵了,快来帮忙!小添她中暑了,额头正发着烧,人快要倒下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傅锦澄一个箭步上去,用力量十足的右手直接把快要瘫倒的妹妹给扶了起来,她还有点儿意识,樊茵杰也帮了忙,傅锦添的情况终于稳定了下来,众人赶忙把她送去了医务室。

  那位医生开的方子让大家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傅锦澄还是满脸严肃地拿过方子,看着上面写着奇形怪状的日文汉字,瞬间傻眼了,只能愣在那里,承受着那个痛苦的结果。过了一会儿,他又来到医务室那条不算长的走廊,找个长椅轻轻坐下,继续去恨自己,可是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吗?

  这时,樊茵杰从诊室里慢慢地走出来,悄悄地坐在了傅锦澄的旁边,斜眼看他,一种女生固有的同情心瞬间被触动了,他那种低头垂眸的样子…….本是昏暗的一片悲情之景,但在樊茵杰眼中,这个画面却是有了颜色和灵魂的,不知为什么,她有了一种莫名心动的感觉。

  正看得入神,傅锦澄突然抬起头瞟了一眼樊茵杰,继续用深沉的语气说道:“什么事?”

  樊茵杰继续堆着微笑的脸,耐心地说道:“医生说小添已经没事了,只不过傅指导好像要和我哥交代些事情,所以就没急着走!”

  “只可惜我没有勇气跟他说,都是我的错,才会让小添受这么多苦!”傅锦澄总算放下戒心,打算坦诚相告。这是傅锦澄真正向一个外人敞开心扉,说出这些烦心事,对他来说,是需要勇气的。

  “现在其实就是个机会,这样,我陪你去,一定要跟他说清楚。”樊茵杰始终平和的语气终于对傅锦澄有了触动。他鼓起勇气想走进去向父亲道歉,后来的事情,她竟然都不记得了。

  也许是当天晚上的气温低,着凉的缘故,傅锦添在早晨七点五十分又一次发烧,仅仅过了两分钟,傅群听说此事后就赶到了女儿的房间,随后再没离开过,作为哥哥的傅锦澄却对此丝毫不知,没有和父亲一起照顾妹妹,还“执着”地计较早餐的问题,这个责任他必须要担起来,要不然就对不起傅群的守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