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登临蓝桥(1)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231 2019.01.27 15:36

  那条消息居然是和曼城有着直接关联的,这就是为什么他如此紧张的原因,内容显示:俱乐部将在夏窗以樊茵炜为筹码,用来交换切尔西前锋塞里克。这样的结果让他一时间很难接受,没想到当初用满腔诚意对待的球队会这样对待自己,原来这一切都是董事会的交易。心中的怒火依旧难以消散。

  樊茵炜把这件事告诉同样参加完高考的好友周易宣,请他帮忙出个对策。

  “根据这个消息内容来看,老萨是想抛下你去追求效率更高的前锋?我认为以他为代表的曼城董事会的想法……..有点儿不现实。只为追求豪华锋线的球队是不会有好发展的…..所以,他们损失了你这样一个全能性的门将……真是太可惜了!”

  “算你还有点儿眼光…….对了,他们会不会对周教练手下留情?”

  周易宣一提起这件事就生气,就在昨天考完试时,曼城通过官方微博早就宣布华裔主帅周继云下课了,原因只是高层矛盾而已。虽然气愤,但什么都做不了。对此,他感到很无助。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切尔西。我想只有他们才能拯救你爸爸,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樊茵炜自然忘不了在曼城时周继云对自己的恩情,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道理他是明白的。竭尽全力帮助周家父子度过难关,是此时的唯一选择。

  第二天的夜晚,虽没有前夜的星光璀璨,但阴雨连绵的情况像极了他们对曼城的失望之情,伦敦城斯坦福桥的灯光正在默默照亮他们未知的前路,此谓见缝插针。

  切尔西队这样的做法其实是对樊茵炜老东家曼城的一种鄙视和不屑,想直接宣战。似乎他们就能给到球员所需的一切,而把曼城的人都说成了无耻之徒,这样的互相伤害,又是何苦呢?

  坐在曼彻斯特国际机场二楼候机室的两人其实是茫然的,也是谨慎的。他们不清楚到达之后下一步该怎么办。另一方面,谨慎应对,才是良机。

  “你说,切尔西那边是真心想要招我入队吗?毕竟在曼城,我还没待够两年,有这么急?”

  “也许,他切尔西的体育总监就是在夏窗开启之时,认真分析了网上所有的转会球员的资料,做出了很专业的评估,最终真正觉得你万里挑一,就成为了那条“锦鲤。”而且,人家可能就缺好的门将呢?”

  樊茵炜突然想到了那次转会的条件之一是为了得到切尔西的强大前锋塞雷科。

  “不知道曼城高层是怎么想的?拿我这个门将去换一个前锋,真是亏本儿买卖的前奏啊!”

  周易宣听着就觉得想笑,明显是不赞同樊茵炜的观点,因为他觉得曼城获得了塞雷科,攻击线只会如虎添翼,成绩将更加耀眼,所以,道理就这么简单。

  樊茵炜随后详细地解释了他的观点:塞雷科在切尔西的名声已经达到顶峰,急切想换一个舞台。关键就在于塞雷科是个急性子,思想有些顽固。一旦他到达曼城,必会闹出和队友不和的消息。进攻效率自然会下滑,默契配合更是不必说了。难道这样的买卖都不亏吗?

  就在两人争论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机场广播突然传来通知,内容让两人第一次觉得气氛紧张了。

  “请各位旅客,工作人员注意,曼彻斯特飞往伦敦的波音737客机由于天气原因无法起飞,对于航班的延误以及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但是他们俩继续低落也不是个办法,如今之计也只好跟着那些旅客一起暂时入住机场附近的酒店。排队过程中,在曼城大学的樊茵杰突然打来电话。

  “你们登机了吗?”

  “还没呢!飞机居然延误了,你说说这么晚了,我们只能住酒店了,不过还好,机场附近有酒店,麻烦的是:听说地方还在山上,要坐大巴去,现在正排队呢?有点儿乱,先不说了,到酒店再联系!”

  “好的!”

  连宇聪从樊茵炜刚才的语气中读出了些许悲观的因素。

  “茵杰,我怎么觉得你哥最近这运气变差了,你想想,在国内高考题目超难,考没考过都说不定。现在?又和他那位难兄难弟困在一个小酒店,我听说在山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该有多悲观…….”

  连宇聪还没说完,马上被樊茵杰反驳的气势压住了。

  “我就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哥非常聪明,任何困难都难不倒他,更别说霉运了,还有,宇聪,上次海上旅行,你可是见过他的,应该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所以,到底是谁悲观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连宇聪轻笑而过,并没有把樊茵杰那句略带讥讽的话往心里去,还是忙着做题去了。

  在樊茵杰挂掉电话的同时,坐在左边铺位上的田语晴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丝涟漪,只是因为周易宣在电话里的一句“怎么办”。难道她真的喜欢上周易宣了吗?

  “为什么我和他总是这么心有灵犀,明明现场这么乱,我却能清晰地听见周易宣的声音,难道………不可能,那家伙反应总是那么迟钝,我怎么会喜欢他呢?”

  这就是田语晴的心里自白,她坚信自己绝对没有爱慕周易宣的意思,但过一会儿,三个室友就看见了她的脸蛋上出现了红晕的痕迹,这就能明显说明,田语晴对于暗恋的事实是:口是心非的。而这一切远在酒店的周易宣却一点儿都不知道,但如果知道他反应迟钝的缺点,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机场大巴绕过极其蜿蜒的最后一段盘山公路之后,终于抵达了半山腰的这家近乎无名气的小酒店。此时樊茵炜和周易宣应该庆幸没带樊茵杰和田语晴过来,要不然以她们那样的身体素质,肯定早在车上就该呕吐了,两人很有效率地把行李拖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总是樊茵炜舒服地躺在床上,周易宣去办理入住手续,他也是有苦难言。

  虽然这房间稍微小了一点儿,但并不耽误樊茵炜欣赏半山腰魅力的风景,这点,国内的酒店低头族们就学不来,看着山下绝美的自然风光,完全不输给国内的景区,他即兴吟诵一首杜甫的《望岳》全面地概括了山下的美。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曼城山林中的诗情画意,他有些不舍,但为了心中的豪门梦想,驾临蓝桥已是必然选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