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微波(上)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998 2018.12.19 20:47

  樊茵炜回到家后感受到的温暖已经无以言表,但令他最担心的还是妹妹的病势。因为他知道,她昏迷越久就越危险。它已经成为了樊茵炜的一个顽固的心结,渐渐地沉进了深海里,待人寻觅、破解。

  精彩的电视节目也不能让樊茵炜感到开心,更分不了心,只能是一人坐在沙发上独自哀愁。现在是他人生最纠结、最困难的时刻。越是这样,高纯熙越想挺身而出,为他分忧,这就让他们的关系逐渐上升到了情侣的阶段,只是,她还不知道而已。

  高纯熙:“你要是真为了她的事还放不下,那就出去走走吧!也许这样心情就会好些呢!”

  樊茵炜始终都信任着高纯熙,这次也不例外,但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居然是好心办坏事。

  他出来的时候,街道上就会起风。很巧的是每次都以忧愁的面容接受风的洗礼,也许樊茵炜是想让风雨带走愁绪吧!但这次,那个麻烦的人将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她就出现在前方的路口,早就等待多时了,两人平静的心湖,又因为这人泛起了一丝微波,她就是方琦越,经历英国的失败后,依然有“恒心”地追逐的所谓的爱情,其实,对于她的耐心和真心早已在樊茵炜第一次离开时就已磨干了。

  方琦越刚一转身,樊茵炜早就认出她的身份了,还来不及叙旧,就被她先一步打响了头炮。

  方琦越;“樊茵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着,她的手径直地指向旁边的高纯熙,全身上下都蔓延着嫉妒的火焰,这团火即将把她无情吞噬,可惜的时,高纯熙却不知道如何反击。

  方琦越:“真是不堪一击!没意思!”

  她刚想笑着,但是被樊茵炜的一句话止住了:“别得意,你的对手是我!方琦越,我告诉你,如果你敢伤害高纯熙,我就和你没完!”

  方琦越闻言,气到眼睛发直,说话结巴:“樊茵炜,你竟然..;.;…为了她,把我们小时候的一切……都忘了。”

  樊茵炜早就知道她想拿小时候那点儿事来威胁他,保护高纯熙的目标变得更坚定了。

  “我再跟你说一遍,不准你伤害高纯熙,也别拿小时候的那些事儿来蛊惑我,你以为那时自己做过什么光荣的事儿吗?”樊茵炜直截了当地说出了真心话。

  “你…….”她说完,直接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脸上已经涨的通红,气愤的火焰已经燃到顶点,但是方琦越还是没有爆发出来,也许是她的一种解脱和释怀吧!

  樊茵炜:“真是气死我了!没想到在街上又碰见了这家伙,每次遇见她我都生气,可惜我这股无名火总是无处发泄啊!”

  高纯熙的话这时对他来说可谓一针良药,解除了他心中的这种痛感。

  高纯熙:“为什么你就非要发泄这种无名之火呢?体谅一下她难道就不行吗?我可以感受到方琦越对你说那些话的时候忧愁、痛苦之情,我估计她也是很无奈的!要学会替别人着想啊!”

  樊茵炜不想再深究下去,只想让他的生活尽快平静下来,天意不想让日子就这么平淡下去,仅仅一天后,生活的大海又将泛起微波,别小看它们,若不加以阻止,微波足以成骇浪,毁灭一切美好。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他俩前往公园散心,在经过一处较长的斑马线时,一辆黄色的小轿车疾驰而来,还在加速状态。这时两人的距离并不远,就在高纯熙将要遇险时,樊茵炜突然跑上前,结果…….他已经被撞出好几米远。司机见形势不妙,直接弃车逃逸了,高纯熙只是蹲下来,默默地看着他,并没有流一滴泪,她知道,此时勇敢才是属于自己的武器。才能替樊茵炜讨回公道。

  樊茵炜出车祸的事情,高纯熙并没有告诉他的家人,原因很简单,她不想让接触过的人受到一点儿伤害。

  本来的一桩美事,现在却也变成了她自己的烦心事,这下可好,樊氏兄妹都因为她昏迷了,高纯熙难道还说自己和樊茵炜只是朋友吗?如果她的妹妹高沫熙知道此事,恐怕也很难解释清楚吧!

  她一直在回想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认为关键点在肇事司机的身份。在大脑的飞速运转中,她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刚刚谋面不久的方琦越,任性无礼的个性给了高纯熙很深的印象,这次她不能再软弱了,为了自己的朋友们,一定要勇敢出击!

  英国、曼彻斯特,禁赛的阴云还是没能从曼联的天空消散,樊茵炜的好友们也都逐渐忘记了这件事。因为他们的注意力都被国内的樊氏兄妹昏迷事件吸引过去了。

  华博涛:“什么情况?他们兄妹俩怎么都昏迷了…….这到底是谁干的?”

  高沫熙:“你们还记不记得,前几天总在公园打电话的女孩?”

  苏梦晶:“记得……她每次打电话的时候,还把嘴巴捂起来,似乎说的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华博涛:“你知道她是谁?”

  高沫熙早就在等这样一个自我发挥的机会了,她岂有错过控诉机会的性子?

  高沫熙:“她叫方琦越,我听茵炜说过,小时候,他俩的关系很不错,堪称是青梅竹马之谊。但长大后,茵炜逐渐淡

  忘了这份情,方琦越自然是嫉妒加上愤怒,生怕他变心,所以我大胆预测,导致他们兄妹俩昏迷的人就是她!”

  大家都没做声了,没提出任何的意见,也许是她的魅力使然,也许是高沫熙的话本身就很有道理。但不管怎样,大家对这段发言感到很服气。所以,很快,他们就要有所行动了。

  在异国的高氏姐妹此刻因为樊氏兄妹昏迷事件再次联手,珠联璧合,她们的力量尽管平凡,但就是平凡最终才造就了伟大。

  高纯熙突然发现仅靠自己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侦破这宗案子。在那一瞬间,她想到了曼彻斯特警察局的福尔斯警长,樊茵炜曾经说过,他是一位面冷心热的人,虽然未曾谋面,但她也对这次见面寄予很高期望。

  众人没过几分钟就来到了依旧繁忙的曼彻斯特警局,便衣支队队长福尔斯还是在百忙之中接待了这群特殊的客人。

  高沫熙刚坐下就开门见山地活出了他派出队伍去调查樊氏兄妹昏迷一案的请求,但是福尔斯只是笑笑。没怎么回答她,这令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高沫熙:“警官,您是帮不了我们吗?”

  福尔斯:“没错,根据你刚才描述的一些细节来看,案发地在中国,所以此案不该我们负责。”

  华博涛:“警官,这可能关系到我朋友的人身安全,真的不行吗?”

  尽管这个问题已经说了两次,但福尔斯依旧耐心地给他们解释:“好吧!我现在给你们说明白了,警局的队伍是不能跨境办案的,这是规矩,我们必须遵守,抱歉了,各位!”

  虽然大家显得很失望,但至少福尔斯的话给他们指点了方向,于是大部队决定连夜飞回国内,把这件事查清楚,给樊氏兄妹讨回公道。

  南京的夜,依旧这么的柔美和恬静,但对于樊茵炜和他的朋友们来说,却是一个充满阴谋的夜晚,显得无比可怕,但他们愿意在这个特殊的夜晚干出一件伟大的事情。帮助他们兄妹查出昏迷事件的主谋和黑幕,是势在必行的。

  高沫熙已经先一步到了南京公安局,接待她的人就是自家二叔高全华,他在南京公安局已经做了十年的刑侦支队队长,对于小侄女从小就关爱有加。这次见她踏着夜色前来,在匆忙之中还是招呼她在会客厅坐下了。

  高全华随即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坐到了她的旁边,问道:“沫熙,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儿?是不是你爸爸又被人欺负了,你把名字说出来,我找他们去!”

  见到二叔这般热情,她也只能是轻轻一笑,但想到樊茵炜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便如实相告。

  高沫熙:“真不好意思,二叔,这么晚来打扰你!主要还是有事相求,我的两个朋友最近由于曼市德比的骚乱而昏迷,但我估计这事儿并不简单。所以…..明天请你门队伍帮忙调查一下这个案子,行吗?”

  高全华面对这个相当空洞的案件,也是比较无语的,但碍于小侄女的面子,也只能接下了。

  时钟已经渐渐走向九点,夜已经深了。高全华收拾好案件卷宗准备回到附近的宿舍休息,临走前,还关切地问道。

  高全华:“沫熙,你就住警局附近的宿舍吧!第一次进去的时候记得告诉保安,自己是警员家属就行了。”

  高沫熙;“谢了!”

  这一夜虽然他们没有什么大动作,但是樊茵炜的公道总是要给的,这个目标将一直激励他们勇往直前。因为好友的命运一直掌握在华博涛等人的手里,对此,志在必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