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更高的舞台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3186 2018.11.22 22:33

  华博洋拦在走廊中间,阻挡住了曹晓岚前进的方向,但他并没有愤怒,从华博洋里看出了急切的神情,于是便走近他,直接问道。

  “博洋,发生什么事儿了?”曹晓岚耐心地问道。

  华博洋:“曹指导,出事儿了,昨晚茵炜回去睡着之后,通风情况很不好,房间很闷,还好我后来及时开了窗户,但是茵炜他好像发烧了,您还是跟我去看看吧!”

  “那还等什么,赶快带路!”曹晓岚的心瞬间紧了起来。

  很快,曹晓岚和华博洋都已经站在樊茵炜的窗前,湿毛巾已经敷在他的头上,趁着他没醒的这段时间,曹晓岚变成了一个“医生”,问起樊茵炜发烧的前因后果来。

  “你知道茵炜是怎么病的吗?”曹晓岚逐渐进入角色。

  华博洋声调很低:“我昨晚七点多的时候,他还和我一起在老二的房间说话,可是八点他回去那段时间的事我就记不清楚了,毕竟我是半小时后才回去的,进房之后不久就发现他发烧了,就这么简单。”

  “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曹晓岚瞬间陷入沉思,在这个早晨,只有他能搞清楚导致樊茵炜的诱因,不用太过复杂的程序,很快他就知道了事情的要点,他站起来,走到窗户这里,暗自点头。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站起来,一声不响地就走了出去,华博洋的心里顿时起了涟漪,昨天夜里是他回来得晚了,没有及时发现队友的病情,现在樊茵炜还是没有醒,都是自己的过错。想到这里,他默默地低头,叹了口气,几秒之后手机里的来电铃声打破了他悲情的思绪,华博洋仔细一看,来电人就是刚下楼不久的曹晓岚。

  华博洋:“喂?曹指导,怎么了?”

  “博洋,快带茵炜下来,我跟埃格诺说了,去市医院看病。”曹晓岚上楼时说道。

  “什么?去医院?没必要吧!茵炜的症状不是发烧吗?出汗排毒,休息会儿应该会好的。”华博洋队樊茵炜的康复很有信心,

  曹晓岚:“现在跟你解释也说不清楚,先下来再说吧!”

  情况紧急,华博洋只好背着睡着的樊茵炜一路小跑到楼下,先和曹晓岚、埃格诺会合。

  “莱恩怎么了,这是发烧了吗?”埃格诺一脸担忧地看着那位希望之星,生怕他出什么意外。

  “放心吧!艾登,他会没事的!”曹晓岚的话简短有力。

  还好,他们的酒店距离医院只有五分钟车程,在诊断室里,一位老医生告诉大家:樊茵炜的确是发烧了,但好在并不严重,散热排毒,多喝水即可快速痊愈。

  “我说的没错吧!茵炜是发低烧,曹指导,你想那么多干嘛?”华博洋大声地宣布他的结论。言语带着锌粉,当然也有一丝嘲讽。

  埃格诺:“好了,既然莱恩没事,你们俩就不要争论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了,对了,曹,别忘了今天下午来我这里办理交接。”

  “什么交接?”曹晓岚很疑惑。

  埃格诺:“这么快就忘了?莱恩今天下午的交接手续,我准备把他调到一线队来!”

  “你要调他到一队,现在不行,等他烧退了再说,还有,给个理由先!”曹晓岚的态度很坚决。

  “理由?很简单,我和莱恩谈过,发现他是一名优秀的门将,所以,我想要他,现在就等你一句话,到底你答不答应?”埃格诺很自信。

  曹晓岚:“艾登,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做言必信,行必果。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你看我像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吗?所以,我同意交接。”

  说完,他们两人击掌相庆,回去的路上他们有说有笑,全然不顾被后面华博洋孤独辛苦的身影,虽说樊茵炜很轻,但是背久之后,他的肩部已经产生剧烈的酸痛感。这种感觉一直延续到回到酒店才缓和下来。

  樊茵炜刚好在这时醒来,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美梦,没想到醒来就看到了好友华博洋,心里自然狠兴奋,不过看到他在不停的揉着肩膀,这就有些担心了。

  “博洋?你是肩膀疼吗?要不然我帮你揉一下?”樊茵炜带着喜色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是因为背你我的肩膀才会疼的”华博洋揉着肩,语气中带着埋怨、责怪和一点不爽。

  华博洋:“对了,我刚才听埃格诺教练说今天下午你就要被他调入一线队了!我真羡慕你,唉!同期入足球学校,看来就是这个差距。”

  “别这么说,你也很优秀,我相信终究有一天你的伯乐会出现的,共勉吧!”两人学着埃格诺的样子击掌以示鼓励。

  华博洋最后并没接话,只是和他热情拥抱,眼眶已经湿润了,仿佛这一次见面是永别。往日在青年队训练、嬉闹的画面就浮现在眼前。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两个男子汉选择擦掉眼泪,静静地凝视着对方,这一别,也许真的不知道何时再相见,所以他们珍惜着和彼此相处的每秒。许久,他们各自拿出了一张纸,在桌子上写下了最想对室友说的话。互相递纸条时,他们还用手遮住了对方的眼睛。过了三秒,终于都把折叠好的纸条打开了。

  樊茵炜的那张纸上写着简单的八个字:“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这本是爱人之间的甜言蜜语,在此时有了别样的味道,华博洋和樊茵炜这段长达九年的情谊定义为兄弟情,这八个字就说出了他对樊茵炜简单的期许。此情已经融入两个男孩的血液里,必将成为以后征战定级赛场的精神支柱。

  华博洋慢慢地展开了纸条,心中满怀激动和期待,只见上面也写着简单的八个字: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很明显,樊茵炜也在提醒他团结和交友的重要性。将来异地效力,最忌讳的就是单打独斗,樊茵炜的八字真言的核心意义就在于:团结可战胜一切。

  下午三点,交接仪式终于算是开始了,站在中间的樊茵炜两次望向后面地朋友们,没错,那里是他梦开始的地方。有他最重要的人:华博洋、樊茵杰、曹斌、曹晓岚......但他应该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想着,脚已经走出了第一步,他走得很慢,闭着眼睛,再慢慢回想这九年的无忧生活,看看现在。他终于满足了,这就是他想要的舞台,但是他伟大的梦想背后,这一次小小的离别算不算是牺牲呢?

  虽然这个仪式很简短,但是可以看出埃德诺是很看重的。就在江苏队训练基地,樊茵炜就看到了一位熟人,就是那位“貌若天边夕阳,颜若海边惊鸿。”的女孩,她的名字也很美,叫高沫熙。别人都说“水火”不容。但从她的名字里看出了一个美好的童话世界。

  她穿着一身蓝色的休闲上衣,内套一件黄色T桖,简单蓝色长裤,头上戴着二次元耳套,一股可爱风暴正向樊茵炜袭来,说实话,他是真的没想到这样的高沫熙会和足球联系在一起。

  “你是才刚来吗?”樊茵炜等于说是在考验她。

  “当然,因为我热爱足球,就这么简单。”樊茵炜可以观察到从见到高沫熙第一眼开始,到回答完第一个问题的时候,她的嘴角始终都是微微上扬的,这种微笑已经像暖风深深沁入骨髓。异常舒适。他对这点是比较好奇。

  樊茵炜:“你平时很爱笑啊?”

  “是的,我从小就很爱笑,从那时起就坚信一句话,爱笑的女生运气都不会差。但是......现实.....似乎对我很残忍。”

  “怎么说?”高沫熙的经历让樊茵炜觉得很好奇。

  高沫熙:“爸爸从球场上退役之后,就去了一家工厂做工,我们家的生活一直很拮据,但至少钱还是够用的,后来,他在工作时出了意外,腿受伤了,医生说他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巧的是那时我正在冲高中的关键阶段,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很受影响,以至于高考失败,出去打工攒了些钱,那时我就学会了笑对生活,现在的话,我就有资本出来勇敢追梦了,真好!”

  “谁的人生道路是通畅的呢?我理解你,同样,我也很羡慕现在的你,可以有资本去追梦,而我呢?唉.....”樊茵炜感叹道。

  高沫熙:“你......怎么了?”

  樊茵炜:“我的裤腰带里还空着呢?所以我就要靠足球比赛去积累资本,然后组建经济团队,登陆顶级联赛,成为国脚,率领国足拿下世界杯冠军。这个是我的终极目标。”

  他的耳边传来了一阵轻风似的笑声,原来是高沫熙,笑完之后,她才谈回正题:“你是在博彩公司的能力开玩笑吧!”

  “我是说真的!你不信就算了!”

  高沫熙:“我当然信你,毕竟你是我来省城南京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对了,差点忘了问,你叫什么?”

  樊茵炜:“我叫樊茵炜,绿茵场的茵,火字旁的炜。”

  高沫熙:“听起来很炫,好有个性的名字!”

  樊茵炜:“过奖了,那你呢?”

  高沫熙:“我是高沫熙,泡沫的沫,康熙的熙。”

  “你的名字很美!”樊茵炜赞叹道。

  他们俩不知在台阶坐着聊了多久,直到埃德诺把樊茵炜叫走为止,两次见面,高沫熙都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在中超联赛这个舞台,樊茵炜又将有什么样的表现?高沫熙和他会产生怎样的火花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