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在下真的不想修仙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寻而不得

在下真的不想修仙啊 烹马折剑 2661 2021.04.17 22:00

  众人的声音,随着“诛仙”落到江贤手中,一刹那安静了下来。

  江贤持剑指天,一言不发。好像在对芸芸众生说,没错,就是我,我就是仙剑“诛仙”的主人,以后终会凌驾于万物众生之上。

  那光芒实在是耀眼,给人有一种天神降世的错觉。甚至有几个人忍不住跪了下来,朝江贤跪拜,随即越来越多人的跪了下来。

  江贤的胸中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力量从无到有,难不成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江贤来不及管这个力量,连忙趁着人群俯身跪下的时候,环视场下万人。

  她刚刚的身影娇小,如果在人群之中,江贤很难找到,现在众人都俯下了身,江贤趁机赶忙寻找她的身影。

  “在哪里,究竟在哪里,到底是不是她!”

  就在皇上下令,让众人平身的时候。

  江贤在人群中锁定了她的方向,虽然只是一刹那就又被人群重新挡住,但那真的是她,或者说,真的真的好像她。

  纵使江贤在原来的世界,也没有见到过九岁模样的她,但是江贤敢确定,那一闪而过的身影,是她!

  江贤不顾一切,丢掉手中的“诛仙”,朝刚刚锁定的方向冲了过去。

  百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少将军冲了下来。不由自主的慢慢为江贤开辟出来一条可以通行的道路。但是人实在太多,从人群穿过,仿佛让江贤渡过了人生最漫长的一段时光。

  江贤艰难的拨开人群,终于找到了刚刚目光锁定的地方,但是此刻又再也寻不到她的身影。不知是她被人群冲散,还是命运弄人,就是找不到了。

  江贤在原地驻足好久,与围着他的人群相视很久,终于还是放弃了,低下了头。

  台上的皇上,江重国等人皆是被江贤刚刚的举动惊到了。费尽心思演绎的大典,在百姓心中树立的威望,被江贤这么一搅和,不知道打了多少折扣。

  “江贤!”江重国重重的喊了一声江贤的名字。

  江贤此刻才意识到,因为自己刚才的冲动,不知闯了多大的祸。

  就在江贤为难的时候,他听到有一个孩子在哭。江贤抬眼看去,约摸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在混乱的人群中不小心摔倒了,小脚丫还被大人踩了一脚,不知道伤的严不严重,不过应该是走不了路了。

  江贤走过去,把小女孩抱起来问到:“脚受伤了吗?你妈妈呢?”

  小女孩哇哇的哭着说:“脚脚疼,妈妈找不到了。”

  江贤把小女孩抱回台上,找人赶忙医治,然后命人去寻找她的父母。

  “启禀皇上,刚刚我在台上时,看到这个小女孩受伤,没有请示就下台而去,请皇上责罚。”江贤单膝跪在皇上面前说道。

  “没想到少将军不仅英勇,还如此怜爱百姓!”

  “对啊,这么重要的大典,竟然为了救一个受伤的女孩就冲了下来,这是何等的慈爱!”

  “皇上,原谅少将军吧!”

  “是啊皇上,原谅少将军吧!”

  台下百姓又一次集体跪下,这一次是为江贤求情。

  “江贤你看,整个王都的百姓都请求朕原谅你,朕又怎么能违背民意!”皇上说着搀扶起了江贤。

  “众百姓请起,大典继续!”皇上宣布道。

  百姓起身,为皇上的英明欢呼,为江贤的举动喝彩。

  下一个环节无非是把真的怪物搬到台上,当着百姓的面,揭开玄龟的庐山真面目。

  虽然在运玄龟入城的时候,不少百姓已经见过了玄龟的真面目。但是还是十分期待再见一次,毕竟这样的机会一生可能也就那么一次。

  红布揭开,玄武巨龟呈现在百姓面前。百姓还是被这怪物惊的呆滞,到底怎样的人,才能杀死这样的怪物。

  恰恰碰巧杀死玄龟的人,就在他们面前。一个年仅九岁,风度翩翩的少年。就是如刚才演绎的一般,一剑刺穿龟背,插入玄龟心脏的少年,就那样真实的站在他们面前,

  天人,这肯定是天人,只有天上的神仙才能杀死这样的怪物。

  大典在国师一顿乱七八糟的胡乱吹捧中结束。什么大乾王朝必当繁荣百世,国运昌盛等等,江贤也没有心思细听,满脑子都是那个身影,眼神还是一直在人群中寻找。

  晚上的时候,皇上设宴,宴请群臣。江重国及江贤一起坐在最主要的位置。

  这也是江贤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喝酒,酒的度数不高,江贤喝了许多也只是感觉微醺。

  原来的江贤,曾经有一段时间很爱喝酒,酒量也很好。

  那是刚刚上大学,和倩倩分开的时候,为了借酒浇愁喝的。自己吃个晚饭,都能喝两瓶扁的驴栏山二锅头,喝完了之后照样坐在电脑面前和舍友正常开黑。

  虽然江贤游戏坑的一批,但是和喝酒没啥子关系,正常的时候也最多是个白银的渣渣......

  江贤喝酒持续了半个学期,然后说戒就戒了。江贤那时候找到了目标,要好好努力,练了一副好身材,学了很多技能,看了很多的书。最后,还是没有和喜欢的女孩在一起。

  现在江贤成了满朝上下的红人,文武群臣都过来一一给他和江重国敬酒。江重国的酒量好,大家都知道,但是江贤这来一个人敬酒,就仰头一杯的架势,足足让江重国都吓了一跳。

  “贤儿,你还好吧?”江重国担心自己儿子喝醉。

  “怎么了爹?你是说喝酒吗?是喝的有些多了,一会儿少喝点吧。”江贤淡定的对江重国说。

  以江重国驰骋沙场又纵横酒场多年的经验来看,他这儿子不仅没喝多,甚至才刚刚有点起兴。

  宴席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午夜,江贤起身也感觉脚下有些软。不知是坐久了还是喝多了,随着江重国轻飘飘的走出了大厅。

  走到外面的时候,微风吹到江贤脸上,感觉舒服多了。江贤对江重国说,想自己走走,让下人给自己留门就好。江重国随便交代了几句,便骑马而去。

  江贤出了皇宫,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以前江贤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或者有什么事情想不通了,就喜欢独自出去走走。甚至有时候一走就是一夜,天亮了,事情也就想通了。

  江贤路过一家酒楼,发现酒楼还在营业。不仅仅是营业,可以说是座无虚席。

  “这个世界的夜生活那么丰富吗?”江贤心里想着,推门就要进去。

  “今天少将军实在是太帅了!”

  “是啊!就在他持剑指天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是天神降世了!”

  “对对,我也是这个感觉!”

  江贤听到酒楼里面的人竟然还在议论自己,本来想进去打一壶酒接着喝的,现在真的怕进去就被大伙热情围住,脱不开身了。

  要不,偷点?

  哈哈,江贤被自己的想法笑到了。自己堂堂一个将军儿子,居然想偷酒喝,而且还是顶着一个九岁的孩子身体,真有意思!

  算了,算了,还是回家喝吧,反正已经是这个时间了,也不会再有人管自己了。江贤心里想着,慢慢悠悠回到了府中。

  江重国命下人给江贤留了门,回到府中的时间已经很晚。去酒窖里寻了两坛江重国私藏的好酒,携酒上了自己院内的屋顶,便独自对月喝了起来。

  此时刚刚入秋,夜晚的天气伴着微凉的秋风,吹到身上十分舒服。江贤半躺在屋顶上,一边望着天上的星月,一边慢慢的喝着酒。

  这边的天气很好,不像以前的世界很难看到星星,江贤在那边活了二十多年,都没能看过几次银河。父亲珍藏的酒也很烈,江贤只喝了半坛酒,就已经开始头脑发晕了。

  江贤回忆起和她在原来的世界经历的种种,仿佛就在眼前,却再也回不去了。

  “我还是很喜欢你,山花烂漫桥边轻倚,残香十里,可悲一人寒凄。”

  江贤举杯对着月亮,说下了这一句刻骨铭心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