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在下真的不想修仙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梁亮

在下真的不想修仙啊 烹马折剑 2704 2021.04.23 22:05

  “少将军!”梁亮双手抱拳向江贤行礼。

  “我找你有些事,找个地方聊聊吧。”江贤说。

  梁亮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留着络腮胡子,个子不是很高,但看起来很结实。他脸上和手上都有伤疤,眼神十分凌厉,一看就是上过战场的爷们儿。

  两个人在城门口附近随便寻了一家茶摊坐了下来。

  “梁爷,还是老样子吧!”茶摊的小伙计看见梁亮和江贤过来,拿着毛巾赶忙擦了一张干净桌子,热情的让两个人过来坐。

  “听这位爷的!”梁亮看向小伙计,躬身请江贤先坐。

  “上一样的就行。”江贤随口说了一句,坐了下来。

  “我今天找你,是有件事想让你帮忙。”江贤说。

  “少将军您言重了,有事您吩咐就行。”梁亮说。

  “你应该认识一个叫王铁牛的人吧!十九年前与你一同参与那次边境战乱,不幸战死沙场了!”江贤问道。

  “认识,我们从小就认识!小时候是在一个胡同长大的,我比他稍长几岁,所以他一直喊我亮哥。只可惜......”提及故人,梁亮的语气有些动容。

  江贤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味道不算苦,但有些涩,不是什么好茶叶。

  “我是受他母亲所托,想寻到他的尸骨,让他魂归故里,落叶归根。”江贤说。

  “何婶还在?现在过得怎么样!我因为没有照看好铁牛兄弟,一直内疚,不敢面对铁牛的爹娘!”梁亮说。

  “何奶奶还在,铁牛的父亲走了很久了。自从铁牛的父亲走了,何奶奶的日子过的一直不好,不过最近好多了,现在就还有一个心愿未了。”江贤说着,又轻轻抿了一口茶。

  “哎!”梁亮低下头,沉重的叹息了一声。

  “其实铁牛的死,多多少少和我也有些关系,要不是我选错了撤退路线,不慎中了敌人陷阱,铁牛也不会因为保护我而死!”梁亮说着,右手握紧了茶杯。

  “你也不用自责,虽然希望渺茫,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帮忙寻得铁牛的尸骨,也当帮何奶奶了却一个心愿。”江贤说。

  “好!我去!”梁亮把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重重把茶杯放回桌子。

  “好,你去准备一下,尽早出发。多带一些人,回来的时候每人都有重赏,你也会升官!”江贤对梁亮说。

  “谢少将军!”梁亮双手抱拳,对江贤躬身答道。

  “去吧,我走了。”江贤把杯中的茶一口喝下,转身便走了。

  现在时辰还早,江贤在想是回店还是回府,回店的话,估计倩倩这一下午也不会出屋了,况且回府应该会有好玩的事情。

  “走,回府!”江贤双手抱在头后,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

  果然如江贤所料,回府肯定有好玩的事情。

  江贤远远就看见有一个人跪在将军府的大门前,头紧挨着地,身子在瑟瑟发抖。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冯旺财。

  “呦呦呦!”这是谁啊!江贤朝冯旺财喊道。

  冯旺财听到声音,低着的头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江贤后,连滚带爬的滚到江贤脚边,伸手就要抱住江贤的大腿。

  “滚,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现在就弄死你!”江贤不想自己干干净净的裤子被冯旺财弄脏,伸腿顶在冯旺财脑袋上,不让他靠近自己。

  冯旺财听了江贤的话,吓得连忙磕头,一边磕头还一边哭着求江贤,大人不记小人过,求江贤放过自己。

  “来来来,抬个头!”江贤说。

  冯旺财害怕的抬起头,左脸被江贤打的肿的老高,样子十分好笑。

  “疼吗?”江贤问。

  “不疼,不疼,您如果感觉解气,随便打!”冯旺财贪生怕死的样子看在江贤眼里,显得十分滑稽。

  “这回知道我是谁了?”江贤问。

  “知道了,知道了,是我狗眼看人低,是我该死,求求您放过我,我家里还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等着我养呢!只要留我一条活路,让我干什么都行!”冯旺财说完,又磕了几个响头。

  “没事,你那老母亲我可以替你养!”江贤说。

  听到江贤的话,冯旺财一下子哭了出来,这是非要他的命不可啊,哭了没两声,竟然晕了过去。

  这人还真是又坏又怂,江贤摇摇头。

  “来两个人,把他拖府里去,别在外面丢人!”江贤命看门的下人把冯旺财拖进府里。

  回到府里,冯旺财已经醒了,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哀嚎着。

  “跪好,再趴着我现在就凌迟了你!”江贤吼到。

  冯旺财听到了江贤的话,吓得赶紧跪好,刚刚的有气无力好像是装的一样。

  “当初你师父受伤,是不是你搞得鬼?”江贤问。

  “不是,不是,我怎么敢,那可是我师父,我再畜生也不能害他!”冯旺财信誓旦旦的说。

  “来人,拖出去砍了吧!”江贤喊道。

  “是我,是我,是我弄松了木架,故意让他摔下来的!”冯旺财说。

  “当初朝廷赔了你师父多少银子,你都揣自己兜里了吧!”江贤问。

  “当时朝廷赔了五十两,我都拿了。”冯旺财回答。

  在江贤的恐吓下,冯旺财老实的交代了自己的罪状,江贤又问了些问题,便让冯旺财在原地跪着了。

  江贤回了自己院子,准备撸一会儿铁,再考虑怎么处理这个人。

  江贤撸铁的时候是不想乱七八糟事情的,一心只有完成自己的训练计划。

  这一练就是两个时辰,江贤才感觉过瘾,毕竟遇上倩倩之后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有锻炼了,心里还真有些痒,这一开始,就练到了天黑!

  吃过了晚饭,江贤路过中庭的时候,才发现这里还跪着一个人。

  接着跪吧,明天再说,今天懒得处理这事,刚刚吃饭的时候江莹还在生气呢,还是去哄哄妹妹比较重要,要不指不定这臭丫头又去捣什么乱!

  “莹儿!”江贤在江莹的屋子门前叫了一声,没人答应。

  “莹儿!”江贤又叫了一声。

  “莹儿,莹儿,你开门啊!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江贤一边敲门一边喊江莹。

  “干啥!”江莹打开屋门,对江贤说。

  “带你做个好玩的呀!”江贤在吸引妹妹的兴趣。

  “啥好玩的?”江莹问。

  “跟我来就知道!”江贤拽着妹妹就去了厨房。

  江莹这个年纪,满脑子都是玩,一听到好玩的事情,全然忘记了江贤惹她生气的事情,何况她这个哥哥总有一些常人想不到的玩法。

  “哥,来厨房干什么呀?”江莹问道。

  “你看着就行,一会儿保证给你一个惊喜!”江贤说。

  江贤先在鸡笼里面挑选了一毛色鲜亮的大公鸡,从鸡身上拔下几根漂亮的羽毛,然后又到鹅笼,拔了几根雪白的羽毛。

  起锅煮毛,在煮羽毛的时候,江贤又找来一个铁锅,开始炒沙子。

  哥哥在干什么?煮羽毛,炒沙子,江莹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不会是吃的吧!

  其实江贤打算做几支羽毛笔,江贤以前跟着网上做过,还是很简单的。

  江贤把煮好的羽毛放进炒热的沙子,等沙子自然冷却,江贤用清水把羽毛洗干净,然后用锋利的菜刀把羽毛尖端削出一个钢笔尖的样子,又在羽毛中间割开一个小孔,方便墨水顺利流进。

  江贤一点点把羽毛擦干,因为被水煮过,羽毛变得蓬松,显得十分漂亮。

  “莹儿,好看吗?”江贤问妹妹。

  “好看,好漂亮呀!”江莹接过羽毛,用羽毛温柔的划过手背,感觉好柔软,好漂亮。

  “其实这是一支笔哦!”江贤继续说。

  江贤带江莹来到书房,磨好墨,江贤用羽毛笔的尖端沾在墨水里面,随后让江莹试试。

  江莹在纸上写了好几个字也没有断墨,而且写出来的字又细又漂亮。江莹是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小姑娘,写的一手好字,羽毛笔在她的手里,字迹显得更加秀气。

  “哥,你好厉害啊!”江莹笑着对江贤说,满脸的惊喜。

  “你试试,这支笔可以写很小的字哦!”江贤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