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在下真的不想修仙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惊鸿一瞥

在下真的不想修仙啊 烹马折剑 2804 2021.04.18 22:00

  在下江贤,今年十四。

  “哥,哥,据说你又破了新记录了!这次和爹比试,过了多少招呀!”江莹晃着江贤的胳膊对江贤说。

  “莹儿啊,你都十二了,再这样粘着哥哥,以后嫁人可怎么办啊!”江贤捏着江莹的小脸说道。

  “我不管,我才不要嫁人,以后我只跟着哥哥混,哥哥去哪我去哪!”江莹嘟着嘴对江贤说。

  “好好好,跟着哥哥混,哥哥带你吃兔子肉!”江贤故意逗妹妹。

  “你再说吃兔子,我就不理你了!”江莹气鼓鼓的瞪了江贤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江贤大笑起来。

  “你还笑,臭哥哥,坏哥哥,我走了,不和你玩了!”说着江莹带着红烧肉就走了。

  江贤也没有想到,江莹说自己以后不要嫁人,就真的没有嫁人,甚至以后,都没能再作为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江贤刚刚和江重国过了整整两百多招,才微微显出弱势。江重国也懒得和江贤再打下去,毕竟是在家里普普通通的过两招,没必要非要分出胜负,而且江贤现在这个水平,江重国也很满意了。

  这两年时间,江贤跟在江重国学了枪决和拳谱的心法,里面有一部分高深的东西,江重国也没有完全领悟,所以只把江重国自己会的交给了江贤,大约学了九成左右。

  现在江贤和江重国的差距,只剩年龄和对两本秘籍的熟练程度。比起江重国,江贤的头脑和领悟能力要高出一些,因为学了九成左右的心法,江贤竟然开始慢慢领悟了心法的最后一点东西,感觉再过一年,江重国可能就真的不是江贤的对手了。

  好长时间没有出去转转了,要不明天出去走走吧。

  现在的江贤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朝什么方向去努力了,想要的,不想要的,差不多都有了。再过两年,还是逃不过“赐婚”的命运,不管是哪家王公大臣的掌上明珠,都会是一个不错的姑娘吧。

  那个姑娘肯定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而且知书达理,贤良淑德,模样肯定也是万里挑一。然而那人终归不是倩倩,不是心中的姑娘,如果她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江贤也许还心甘情愿一点。但是现在......

  入夜,江贤又去拿了江重国的藏酒,距离上一次拿酒,已经过去五年了。

  “我曾跋涉千山万水,绕过城市的霓虹,穿过街角的凉风,去寻找世间的美好,直到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日子遇到你,才发现你才是一切美好的总和。谢谢你送我的空欢喜,谢谢你送我的那次相遇。”

  “千年繁华,你的眸,覆了天下,纵去天涯也罢,只为寻你,遗落的一点朱砂。”

  江贤曾经为倩倩写了很多,写了很多很多,但是现在还能记起的也就是这两句了。

  房檐轻倚,对月独酌。江贤躺在屋顶,酒喝了一杯又一杯,就是没有困意。直到两坛酒全都倒空,江贤也懒得再去拿酒,就这样躺在屋顶,看着月亮沉下,看着繁星渐无。

  天亮了,第一缕阳光还没有照耀在王都的大地上,但是天色已经不再昏暗。这是江贤来这边第一次失眠,也是第一次早起。

  “去看看王都的清晨吧,来这边十四个年头了,也没有看过这边的清晨,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江贤心里想着,纵身跳下了屋顶。

  江贤换了一身粗布衣服,打扮的和城中干苦力的年轻小伙一个模样。这样的人普遍会起的比较早,走在街上,应该没人会注意吧。

  江贤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游荡,步履轻飘,还有一丝未消的醉意。早上的王都显然没有下午的时候那么热闹。只有一些卖早点的大妈,和一些如江贤一样打扮的人,在匆忙的吃着早点。

  江贤走着,看到一个平时没有进去过的小胡同。应该是下午的时候被摆摊的小贩挡住了,没有看到。江贤调转步伐,走进了胡同。

  说是胡同,越往里面走,道路越宽,最宽的地方,供三四个人并排前行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这条胡同也很长,要看挺远的,才能看到尽头。

  这条胡同不是民家居住的胡同,两边有不少的商铺,不过大多数还没有开始营业。当铺、糕点铺、胭脂铺、绸缎铺、面馆,还有一些其他的小店铺。

  “娘亲,我把刚做好的豆腐放在架子上啦!”在江贤前方的一家小店铺里传出一声女孩子的声音。

  江贤听到这个声音后,竟不由得愣在原地,一步也没有挪动。

  江贤的目光看向刚刚传来声音的店铺,应该是一家豆腐坊。门外有一个三十多岁,看起来很温柔的女人在整理摆放放豆腐的架子,声音应该是从屋子里面传来的。

  就在江贤看向店铺片刻的功夫,屋子里面的女孩端着豆腐出来了,女孩的年纪约摸和江贤相仿,头上扎着素色的头巾。她看见江贤在看着她家的店铺,随即朝江贤微微一笑,便转身把豆腐放在了架子上,又回屋里去了。

  江贤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经历了什么,两行眼泪竟然从眼眶里面滑落,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落在地上。

  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应该是刚刚那个女孩的妈妈。她整理好货架之后,看到有一个男孩在看向她家的店铺,眼泪还止不住的滴落,满脸诧异的看着江贤。

  江贤的目光已经被泪水变得模糊,双脚止不住的往前缓慢的挪动着。那个女人看见江贤朝她的方向走来,慢慢的站直了身子,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男孩。

  江贤并没有走几步,那个女孩又端着另一箱豆腐出来了,就在这次女孩要看向江贤的时候,江贤疯了一般转身就跑出了胡同。

  江贤一边擦掉眼泪一边奔跑,直到看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江贤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躲在角落里放声大哭起来。

  “倩...倩...,我...我终于...找...找到你了!”江贤哭的有些哽咽,抽泣着说出了这句话。

  江贤蹲坐在角落,把头埋在怀里哭了好久,才从刚才的情绪中渐渐平复下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除了刚出生的时候,江贤象征性的哭了一次,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的哭泣。压抑了十四年的感情,就在刚刚的微微一笑中,彻底奔涌而出,再也收不住了。

  哭过之后,江贤的目光变的坚毅。“这一次,我们再也不会分开!”江贤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就话。

  说这句话的时候,江贤好像有满腔抱负,雄心壮志一般。但是实际的行为,却是怂的一批。

  江贤跑回刚刚的胡同口,却再也不敢往里面走一步,只敢远远地往里面看着。江贤又没有千里眼,那么远的距离能看见什么。

  江贤酝酿了半天,鼓足勇气,向前迈去,最终这一口气只让江贤走出了一步......

  过了得有一个时辰,江贤连续鼓了四十多口气,也不过走出了四十步。不过此时已经可以远远的看见倩倩所在的那家豆腐坊,也可以模糊的看见,倩倩在门口帮母亲在卖做好的豆腐。

  多好啊,江贤恨不能从此刻开始,时光不在流逝,永远的定格在这一刻。不奢望以后能有多快乐,只希望这一眼望去,满眼都是你。

  江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觉到这条从北至南的胡同,渐渐照入阳光,直到烈日几乎当头的时候,江贤才感觉到了温度的上升,被晒得难受。

  一上午的时间,豆腐只买了一部分,那么烈的太阳,那么高的气温,感觉不出多久豆腐就会变质。

  倩倩的的母亲推来了一辆小推车,把没有卖完的豆腐放在推车上。倩倩打来了一桶冰凉的井水,用干净的白布泡在井水里,然后用凉布盖在了豆腐上,倩倩的母亲便推着小车出了门。

  看样子倩倩的母亲打算推着小车走街串巷,把这些剩下的豆腐卖完。江贤看见倩倩的母亲向他的方向走来,赶忙跑出胡同重新躲了起来,直到倩倩的母亲走远,才又跑了回来。

  不过等江贤再次回来的时候,倩倩已经关上了店门进了屋。江贤一直等到傍晚,才等到倩倩的母亲卖完豆腐回来。

  倩倩开了门,帮母亲把小推车推进屋里,又重新关上了店门,看样子今天不会再出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