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在下真的不想修仙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起床,这辈子不可能的

在下真的不想修仙啊 烹马折剑 2845 2021.04.11 22:05

  “哥哥背我。”江莹说。

  江贤索性把江莹扛到肩上。

  “都多大了,不知羞。”江母调侃自己的女儿。

  江重国回过头看了一眼。嚯,江贤扛起江莹竟然比自己都高了,江重国好歹也是身高近一米九,身材魁梧的汉子。

  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一年来没时间关注的儿子,居然长高了那么多。

  “明天跟我去校场吧,也是时候开始练武了。”江重国说。江重国感觉应该去带自己儿子练武了,毕竟是当朝大将军的儿子,武艺不行,可是说不过去的。

  “啊?啥?能不去吗?”江贤说。

  江重国本来以为儿子会很期待。没想到却是被拒绝了,不知道儿子脑子里在想什么。

  “为什么不去啊?”江母问。

  “我能说,因为我早上起不来吗?起床,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早起的。”江贤说。

  “不行,必须去。”江重国严厉的说。

  江重国带兵打仗多年,还真没有遇到过敢违抗他命令的,江重国说的话,就是军令,要么执行,要么执行。当然除了他那个宝贝媳妇儿敢不听,还真没遇到第二个敢不听的。

  现在他遇到了,江贤就是不去,原因就是他说的,早上起不来。原来他做健身教练的时候,上午也是从来不约课的,基本上天天迟到,但是谁让江贤业绩是真的好,所以老板也不咋管他。

  江重国心想,还治不了你了,老子明天早上拎也要把你拎去校场。

  “老妹儿,莹儿,小仙女,睡觉了吗?”江贤大半夜敲江莹的房门。

  “干啥呀哥哥,我刚睡下就被你吵醒了。”江莹打开房门说。

  “明天老爹肯定会一大早抓我去校场,我得让他找不到我,能躲一天是一天。”江贤说着话就把自己的被子抱进妹妹房间,手里还拿着一个自己做的木质折叠床,都不知道他啥时候做了一个这玩意儿。

  “我睡你床边,第二天你睡醒了别叫我,反正叫我我也不会答应。”江贤说。

  小时候都是江莹经常抱着被子去找哥哥睡,有时候她自己睡觉害怕。江莹也不找妈妈,因为爸爸睡觉打呼噜,脚还臭,他不喜欢。江贤身上总是香香的,也不打呼噜,除了睡觉不老实,其他都还好,所以江莹更喜欢哥哥。

  这是江贤第一次主动找妹妹睡,江莹也很开心,因为有哥哥在,她睡觉更踏实,睡前还可以和哥哥聊天撒娇,多好呀。

  第二天一早,江重国来到自己儿子门前大喊:“江贤,起床,跟我去校场。”连喊两声,一点动静都没有,江重国伸手砸门,手刚碰到门,门就开了。门没有锁,屋里也没有人。

  江重国心里暗骂,这死孩子跑哪去了。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眼看自己快迟到了,便匆忙的出去了,等晚上回来再收拾江贤。

  晚上吃饭,一家四口坐在一起,江重国生气的问:“今天早上跑哪去了,为了躲我起的挺早啊,我看你不是起不来,是不想练武!”

  “冤枉啊老爹,孩儿怎么敢,您是不知道,我好像患了梦游病,今天中午一醒,居然睡在咱府的马厩里,可臭死我了。”江贤满脸委屈的说。

  江莹听到这里,一口饭喷的满桌都是。

  “莹儿,你咋了,没事吧。”江母关切的问。

  “没事没事,我吃的太急,呛到了。”江莹假装淡然的回答,但是脸憋得通红。

  “梦游是吧,我就不信你天天梦游睡马厩,以后我天天去叫你。”江重国说。

  第二天早上,江重国又来到江贤的院子,这一次没有喊,推门就进,这小子果然没在,他又去马厩,也没有找到人,这死孩子到底藏哪里了。

  连续被自己儿子耍了两次,江重国心里的火气更大了,今天晚上吃饭,江重国没有和江贤说话,而是盘算好了自己该怎么整治这儿子。

  吃过晚饭,江重国假装有公事还需要处理,其实是提前藏到江贤院子的屋顶,盯一晚上也要把江贤的藏身之处找出来。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江重国还真是小看自己儿子了,江贤早就看出来自己老爹那点小心思,不过可不能牵连自己妹妹,索性今晚直接睡床底,找不到是江重国笨,找到了,就继续耍赖,反正不去。

  江重国屋顶趴了一晚上,黑眼圈都熬出来了。这个世界的人果然不擅长熬夜,江重国也发现了自己儿子为什么早上起不来了,因为这孩子晚上不睡觉啊。

  过了丑时,这死孩子才上床睡觉,能起来才是奇怪了。

  江重国推开江贤房门,发现床上还是没有人,但是他确信,江贤就在屋里,盯了一晚上这孩子并没有出房间,到底在哪。

  要怪就怪江贤晚上睡觉不老实,在床底睡觉还是改不了到处打滚胡乱踹被子的臭毛病,虽然他身子没有滚出去,但是被子的一角露在外面了。

  好小子,原来在床底了。江重国伸手就连着被子把江贤拖了出来。

  江贤被江重国惊醒,撒腿就往外面跑。江重国伸手想抓,居然没抓住,江重国武艺超凡,抓一个九岁的孩子居然没抓住,果然是一夜没睡实在是没精神吧。

  江贤光着脚丫子跑出房间,江重国心想,是该教育教育这孩子了,实在是太不听话。

  江重国想找一件趁手的东西,鞭打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儿子,但是也不敢下手太重,索性在院子里的树上,折了一节细树枝,朝儿子屁股打去。

  江重国虽然是使枪的,一柄飞羽亮银枪,在战场杀的敌军闻风丧胆。但是用剑,江重国一样是个中高手。一根树枝,在江重国手中,也同样抽的威风凌厉,招招绝妙。

  “诶呦,好险,诶呦,差点,诶呦,吓死我了。”江贤闪转腾挪,身形竟然比那树枝还快。

  江重国三抽落空,竟然不再抽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九岁的孩子可以接连躲开他一个当朝第一武将的三次进攻。

  “你是怎么做到的?”江重国问。

  江贤没有回答,而是眼神一瞟,看向自己的那堆健身器械。

  江重国恍然大悟,说道:“你自己,就你自己,靠这些东西,自己锻炼的吗?”

  江重国一句话带了三个“自己”。他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仅仅靠自己吓琢磨,就能躲开他三次的攻击,就算是再天才,这也几乎不可能。

  江贤没有多说,就回答了一个“是”。

  江贤眼神没有躲闪,正视江重国。江重国看的出江贤没有撒谎,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虽然时不时不正经,也很调皮。但是对于这种事,他不会骗人。

  “你回去睡觉吧,今晚咱爷俩好好聊聊吧。”江重国说。

  江贤微微一笑,好像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一溜烟钻进屋里睡觉去了。

  江贤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在自己床上睡觉了,这一觉睡得格外的长。中午江莹叫他起床吃饭,他迷迷糊糊好像听到了,但是依然没有起来。

  大约申时,也就是下午三点多,江贤才迷迷糊糊的起床觅食。自己去厨房搜刮了一翻,吃饱了竟然又犯困。

  他没有命下人去帮他重新准备食物的习惯,在以前的世界,平凡的生活过习惯了,江贤也就更喜欢自己的事情自己动手。

  下人们也很喜欢这个主子,虽然他会做很多让人摸不到头脑的事情,但是待他们特别好,相处起来很舒服。

  吃完饭,洗把脸,磨磨蹭蹭到了四点多,该去撸铁了。本来他习惯每天下午三点准时锻炼,奈何今天起晚了。

  撸铁是这一年多江贤雷打不动的习惯,平时这个时间,江重国不会在府上,所以江重国也不知道江贤这一年来在做什么。

  今天江重国回来的时间格外的早,心里惦念着和儿子的谈话,加紧忙完手里的事情,就匆匆赶回府了。

  江重国走进江贤的院子,看见江贤在自己锻炼。江重国没有看出儿子这样自己瞎练到底有什么用,他练兵的方式和江贤自己锻炼的方式差别太大,他认为还是自己的方法更有效。

  不过,江重国还是没有打扰自己儿子,默默退出了江贤的院门,找了一个江贤不会发现的房顶偷偷看着。

  江重国都不理解自己为啥那么喜欢趴房顶,在自己家偷偷摸摸看儿子锻炼,用不着这样啊?自己也不是刺客出身,没有那职业习惯。不过好在江重国武艺高强,他敢趴,谁也不会发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