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在下真的不想修仙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去打猎喽

在下真的不想修仙啊 烹马折剑 2619 2021.04.12 21:55

  眼看江莹就要摔在地上,江贤俯身,双脚一蹬。就看他以低空飞行的姿势,朝江莹落地的方向飞了三四米,顺带还在空中做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

  那姿势,就好像夏天的雨燕,在风雨来临之际,贴着地面飞行,捕食昆虫。不过雨燕可以重新飞回天空,江贤朝着地面就去了。

  在江莹落地之间,江贤抱住了江莹,自己则后背贴着地面,滑了出去。

  好在江莹这丫头没有受伤,要不又不知道要哭多久。江贤也只是衣服蹭到地面,被刮破了。

  “哈哈哈,哥哥好厉害,好好玩。”江莹哈哈大笑起来。

  江贤满脸无奈,这臭丫头,真的是让人没办法。眼看江莹一脚又要踩上滑板,江贤一把把妹妹抱了下来。

  “哥,你干什么呀!我还要玩。”江莹气鼓鼓的说。

  “玩归玩,闹归闹,别拿小命开玩笑。你刚刚吓我一跳你知道吗?”江贤半调侃半生气的说。

  江莹小嘴撅起,可怜巴巴的看着江贤。江贤这个心啊,一下就被妹妹的表情融化了。

  “好好好,今晚哥哥给你做一套护具,明天你穿上护具,再好好玩,好不好。”江贤又答应了江莹的要求。这个宠妹狂魔,简直了。

  江莹看哥哥答应,开心极了。双手抱着江贤胳膊来回摇晃,要求江贤滑滑板,表演给她看。

  江贤几乎把自己会的动作全都做了个遍,才让这个妹妹心满意足。那么多年没玩,有好几次差点摔倒,但是为了维护自己在妹妹心中高大伟岸的形象,假装淡定的在摔倒之前,潇洒利落的抛弃了滑板,跳回地面,稳住身形,还摆个帅气的POS。

  江贤自己都被自己的中二气质震慑到了,摆POS这种事情,他以前是万万做不出来的。不过好在江莹还挺买账,打心眼里认为哥哥帅爆了。难道这就是基因的强大,兄妹二人都是沙雕?

  吃过晚饭,江贤回房间给江莹做护具。护具很简单,用牛皮缝制一对护膝、护肘和护手就行,然后再去厨房偷一个瓢,里面粘上海绵,外面缝上牛皮就好了。

  不出一个时辰,江贤做好这些东西就开始无聊。要不去书房把枪决和拳谱拿来瞅瞅。

  来到书房,都不用翻找,就放在书架的最上面,四本书突兀的摆放着。其他的书都摆满了整整一层,就这四本摆在最上面。

  就算是将军府戒备森严吧,这好歹也是江家不外传的功夫,放在外面,也是值得各大武林高手争抢的武林秘籍,江重国这是心有多大。

  江贤把四本书拿回自己房间,《江家枪决》和《江家拳谱》,每本书各两本,一本招式,一本心法。

  江贤先打开拳谱招式这本书,看起来很简单,上面就是画着一个不咋精细的小人。整本书一共三十六路拳法招数,每路招数大约又有三到七式的变化,攻守兼备,变化多端。

  江贤虽然对拳击以及自由搏击也有所了解,但那些皆不是以一敌百的功夫。

  江贤深知江重国在战场杀敌,就算身陷重围,也能一人一骑杀的敌方溃不成军,靠的就是这四本秘籍。

  这并不是传说,更不是子虚乌有,而是大乾王朝人尽皆知的事情。那个战场上的“战神”,也是江贤的父亲。

  这些招数,江贤看一遍就可以大致比划的出来,多练习就能使得行云流水了。难易程度比“中学生广播体操”强不了多少,倒是好学。

  之所以感觉好学,其实是因为精妙,江贤每按照招数打出一拳,都能想象到对方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倒下。连贯,顺畅,每一拳都能有恍然大悟的感觉,这样自然学的快。

  但是招式毕竟只是招式,没有心法的辅助,最多也就能发挥百分之十的作用。

  江贤大致打了一遍拳谱的招数,然后又打开心法那本书。

  这本书很薄,不到招式的三分之一,全本都是文字。

  而且这本书用字及其精简,不管什么,不管多重要,都是一句话带过。

  江贤尝试读了一页,就把书扔在了桌子上,这啥玩意儿,完全读不懂。

  “立身且正直,足趾挂于地,膝弓弹,跨如拱,腰身柔亦刚,肩沉臂伸,气定神敛,气运周身。”

  全篇好几千字都是这些东西,在下可是不会读的,想都没想江贤就决定放弃了。

  怪不得江重国不怕这秘籍被偷了,偷了自己也看不懂,需要有师父教的。

  江贤虽然喜欢诗词,但是不喜欢古文。诗词韵律强,情意重,用词优美,读起来顺口。但是古文实在是佶屈聱牙,晦涩难懂,不但有生僻字,还有很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词语,结合上下文都不明白。

  最关键,这还是属于专业武功类的古文,江贤以前从来没有读过。应该是在自己那个年代早就失传了。这里面的词语更是难以理解,读着脑瓜疼,嗡嗡的那种。

  自己学太麻烦,不如问爹方便。但是和江重国赌了“三年之约”,现在也不能问,就放着吧,不学了。

  “贤儿,后天你皇舅舅要去西山打猎,问你去不去。”江母问。

  “啥,打猎,去啊!”江贤一听来了兴致。

  江贤心里想,这一大家人相处方式也有意思,跟自己以前看电视剧里面的皇家完全不一样。皇上说什么话应该是圣旨啊,还用得着问我去不去,直接叫我去不就好了,我也不敢抗命的。

  江贤问过江重国打猎的相关事宜,知道了这次狩猎,是他们老哥几个闲的蛋疼,自发组织的野外打猎垂钓烧烤三日游,并不是带个军队荡平西山。

  最近几年,大乾王朝国泰民安。听江重国说,每天上朝成了满朝文武唠家常,文官作诗,武官摔跤,谁输了还骂骂咧咧不服气的比儿子。

  比到最后,看快要劝不住了,一般都是江重国轻轻咳嗽两声,大家实在是不想他拿自己儿子出来炫耀,一般也就不逼逼叨了。

  大乾王朝国姓为陈,江贤的母亲名字很好听,叫陈晴。不仅是当朝公主,也是难得一见的才女。江贤的舅舅叫陈靖,是当朝的皇帝。

  其实陈靖在位十来年,也是一位难得一见的明主。虽然称不上千古一帝,但是大乾在他的治理下也是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

  尤其是最近两年,整个大乾王朝几乎没什么祸事发生,就算有,当地的官员也都能处理好,实在是不用他来操心。兵力方面,有江重国这个左膀右臂做大乾的靠山,兵强马壮的,也无人来犯。

  他这个皇帝,其实也该稍微休息休息,偶尔玩乐了。

  “父亲,这次打猎都是谁去啊?”江贤问江重国。

  “皇上,我,齐王,晋王,还有陈钰那孩子。”江重国说。

  “就咱几个?”江贤确认了一下。

  长安公主,齐王,皇上,晋王是亲姐弟,江贤母亲陈晴的赐封为长安,是大姐。齐王叫陈渊,是大哥。皇上陈靖是老二,晋王陈英则是最小的。至于陈钰,是齐王的儿子,今年十四岁,是江贤的表哥。

  倒是不错,没有外人,江贤也彻底把这次打猎当成了自驾游,不过是把车换成了马。

  出发当天,就看其他几个人身背弓箭,腰跨横刀,就连陈钰都手持一柄长枪。江贤则带了一个大包袱,里面放了睡袋,打火石,驱蚊的药膏,以及各种香辛料......

  江贤就准备了一把匕首,他自己不擅长射箭,带了也没有用,本来是打算带一把长刀的,感觉还不如带鱼竿,带鱼竿又不如带鱼线方便,反正到了随便捡一根木头就可以做鱼竿,结果就都没带。

  江重国对江贤的奇葩行为已经习惯了,江贤的几个舅舅则目瞪狗呆的看着他,不知道这孩子在想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