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宦海弄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齐王回京极风光

宦海弄潮 柳生如梦 3126 2020.08.02 22:42

  破天荒换了身简洁素衣,连那高冠也取了下来,只以一根普普通通的玉簪束发的南宫怀玉,却依旧可称得上是玉树临风,风姿特秀。

  人靠衣装这种话,在他这里,是永远也不适用的,纵是一只脏兮兮的麻袋套在他身上,他也依旧能穿出贵公子的气质来,那是从骨子里流露出的自信。

  最后扫了眼干干净净的屋子,南宫怀玉毫无留恋地合上了门。

  转过身时,旁边多了个低着脑袋,有些害羞的小书童,小书童的背上背着一个木质的书箱,里面的东西也不多,几本书,一些换洗的衣物,仅此而已。

  没什么需要特别收拾的,来时如此,去时也如此,真正改变的,只有心态罢了。

  今天,就是他南宫怀玉正式道别东宫的日子。

  然而,无论是他如今名义上还侍奉的主公宋承乾,还是当初将他带进东宫的宋泰,都没有前来相送,或者说整个东宫知道他要走的人都不多。

  长安这座城市真正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此,无论是谁,终究都只是一朵昙花罢了,唯有这座城,会永远地存在。

  最后只有江轻寒来送别。

  从崇文馆里以一敌九的轻佻士子,到如今的东宫行走,太子洗马,江轻寒也将那象征寒士身份的逍遥巾换成了正冠,淡青色的胡服也变成了正经的官服,身边更多了随侍的內监,如今一见,已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却真实存在的官气。

  二人相见后,同时扬了扬手,既算是打招呼,旁边的人见状,也自觉地退到了一边,随后两人便一齐走到了廊道边,并肩而立,眺望着远处,东宫大殿前的宽阔广场。

  哪怕是这么简简单单地站着,还没开口呢,可两个人在气质,心态以及性格上的差异也极为清晰地体现了出来。

  江轻寒一手负后,另一只手正来回把玩着一枚造型别致的玉佩。

  “什么感受?”

  南宫怀玉两只手交叠置于腹部,语气倒不似先前那么疏离。

  “江兄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江轻寒手一停,那枚玉佩正好卡在了食指与中指之间,他目不斜视,只是眯了眯眼,随后反问道:“有区别吗?”

  南宫怀玉一听这话,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紧接着,语气真挚地道:“江兄,屈才了。”

  江轻寒当然明白他说的“屈才”是什么意思,便趁着这可能一辈子也没有第二次的机会,难得说了几句真心话。

  “没法子呀,有的人天生命好,就像南宫兄,还未到长安,便能请动张清正这样的人物为你扬名,但也有人天生命差,我就恰好认识一个,相貌奇丑,矮小如侏儒一般不说,如今甚至见不得天日。不过呢,我认为,老天给了你什么命,你就得乖乖接着,就好似那台上的戏子,班主让你演什么,你就得演好,否则这碗饭就吃不了喽。南宫兄,你我皆是凡人,怎能抗拒苍天呢?”

  两个聪明人聊天,在外人听来,简直跟打哑谜一样,便是旁人偷听了去,也听不出什么门道来,其中的深意,也就两人自己明白了。

  南宫怀玉听罢,也没再劝了,只是感叹了一句。

  “江兄是个很自信的人。”

  江轻寒反问道:“难道我不配吗?”

  南宫怀玉摇摇头,道:“我倒也希望江兄这次能赢。”

  江轻寒笑眯眯地道:“那看来,南宫兄也很自信嘛。”

  南宫怀玉偏过头,学着江轻寒刚才的语气反问道:“难道我不配吗?”

  两人相视一笑后,竟都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感,但两位当世最顶尖的智者又都清楚地知道,彼此要走的路,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这两条路到最后一定会交汇,届时能走到终点的,也注定只能有一个。

  终究,会成为对手呀。

  南宫怀玉轻叹一声,随后转过身,微微弯腰,一拱手,真情实意地道谢。

  “这次多谢江兄相助,我南宫怀玉,承江兄的情了。”

  东宫之争,他输了江轻寒一招,而且是一步错,步步错,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毕竟到了对方擅长的领域,自己很难扭转劣势,所以只要江轻寒想,他南宫怀玉恐怕很难走出东宫,更别说如现在一样,大大方方地离开。

  然而,江轻寒却显得有些意兴阑珊,只是低着头,看着那枚在自己指间不断跳动的玉佩。

  “交易罢了,你我之间,能谈感情吗?”

  南宫怀玉微微一顿,慢慢直起身后,轻声道:“但愿是,君子之争。”

  江轻寒手一停,抬起头,眨巴了两下眼睛,嘴角一咧。

  “南宫兄忘了,我是真小人。”

  ------

  晋王府并不如外人想的那么奢华,除开东宫的八座王府里,最大的,也是最华美的,当属齐王府,这倒不是宋齐光爱慕虚荣,而是因为他爵位最高,与之相匹配的规格如此,这就好比再勤俭的天子也不可能住到茅屋里是一个道理。

  宋玄彬的爵位与宋泰等同,甚至在食邑数上还不如宋泰,为了避免惹人非议,所以连府邸的规格也比楚王府差一些,算是第三大的王府,内部环境倒是不错,毕竟有德妃娘娘亲自下场为这个独子经营,所以府上人都是极忠心的自家人。

  宋玄彬这人对政务什么的不大感兴趣,也不好淫乐,但他生活也不乏味,毕竟是亲王之尊,府上也豢养了一批乐人,每日就是听听曲儿,下下棋,读读书,写写诗什么的,偶尔也会与宋和一起出去打马球,乐得自在逍遥。

  对于南宫怀玉的突然到来,宋玄彬显得很是吃惊,不过随后便是高兴。

  两人在东宫里的初次见面便十分投缘,之后数次会面,也都言谈甚欢,可以说南宫怀玉投奔晋王府本就是顺水推舟的事,不然南宫怀玉宁可回老家当个治学的先生,也不会在长安白耗时间。

  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就必然要付出与之对应的代价,南宫怀玉想得很清楚。

  真正厉害的决策者,永远是谋定而后动。

  南宫怀玉说明来意后,宋玄彬更未纠结分毫,而是直接道:“南宫,你愿意来,是我的荣幸,只是寒舍简陋,倒怕怠慢了你,你可有什么需要的,如今时候还早,我可马上派人去准备。”

  南宫怀玉板着脸,道:“我家乃沧州世家,在老家时,我住的是三进的院子,平日里随侍的,有十二个青衣小童,十二个粉衣婢女,在东宫时,我是太子侍读,住的亦是独门独院,出行自有内侍随行,您觉得,我需要什么?”

  宋玄彬挠挠头,表情有些尴尬。

  “总不能越过大哥的规制,那就与东宫同,如何?”

  南宫怀玉看着他,那本就是故意为之的严肃表情瞬间消失,就像是一滴墨在宣纸上化开一样自然。

  他嘴角一勾,笑容绝美,惹得一旁晋王府的下人,无论男女,一时间都看呆了眼。

  “在您府上,能有一间遮挡风雨的小屋即可。”

  ------

  一是为积累政绩,二是为躲开户部亏空的案子,宋齐光领下去冀州赈灾的差事后,很快便带着宋良出发了。

  这二人一个堂堂正正有雄主之姿,一个足智多谋擅长运筹帷幄,又得了天子赐下的金印,一路扫过,地方官员别说刁难他们了,连阳奉阴违的都没有,饶是如此,冀州也有大批贪腐的官员与持粮不交的商贾大户被宋良亲自带人抄家,关押待审。

  如此一来,不光震慑了旁人,方便从附近各州郡征粮赈灾,以及委派当地官员做事不说,其实宋齐光这边也没花太多代价,便得到了大批用来赈灾的钱粮和物资。

  两人随后分工合作,一个在后方主持调派物资,安抚聚集的灾民,另一个身先士卒,指挥官差掘渠分洪,甚至亲自上阵,带人筑堤修岸,堵与疏齐头并进,再加上雨季已过,水患很快便已平息。

  按说做到了这一步,便已经可以离开,风风光光地回京了,但宋齐光却不然,他亲自约谈了冀州的头部官员,最后敲定,由地方官府出面,派发给受灾百姓足以过冬的粮食,使得百姓们不需要饮鸩止渴,贱卖被洪水淹过的土地过活,甚至连因这场天灾损毁的房屋,以及死去的牲畜也由地方官府外加他们齐王党自己出钱来赔,当然,这其中自然是少不得要从附近州郡吸血的,只是齐王手里握着一柄可以杀人的剑,自然没人敢说个不字罢了。

  一时间,宋齐光在冀州民间的声势达到了顶峰,不少百姓甚至主动为其塑生祠,乃至于立碑刻传,口口传唱,俨然是将他当成了当年治水的禹皇一样对待。

  消息传回长安,待宋齐光带人回京时,连天子都亲自到了城门外迎接,并当众赐他玄黑龙袍,提为七珠亲王,正式成为八位王爷中爵位最高者,太子底下第一人,又提宋良为四珠亲王,与宋泰,宋玄彬等同。

  消息传回东宫,险些把宋承乾给气晕了过去。

  也由此,太子党与齐王党的争斗,因宋齐光晋升为七珠亲王后,已经摆上了明面,可以预见,未来双方必会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而与之相对的,宋琅的事反倒迅速被群臣遗忘,倒也不知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