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卿书漫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卿书漫卷 逸清寒 2073 2018.08.10 17:30

  想通此节,文里加快脚步,来到属于自己的糅心斋。还有好多事情要忙,小的事情不必费神思索了。

  裁云里

  时近傍晚,仄儿为赵修辞呈上食盒。

  “老爷,我实在尝不出饴心斋的果子有多么的好,赵府也有自己的厨房,亦有专门的白案。”仄儿揭开盒盖,退在一旁,疑惑问道。每次去饴心斋,赵修辞都命她前往,不得假手他人。

  盒中的果子绿绿的,其内透出微微的红色,质地细润,除此之外,就是一块没有惊艳之感的羊羹。这果子名叫春泥,并非饴心斋售卖的品种,不过仄儿前去,赵心怡还是给了几分面子,亲手制作了。

  平儿在一旁递上调羹,“老爷是否有忆起了往事。”

  “终归还是有着血脉联系。”赵修辞叹了一口气,调羹作花瓣状,舀起的春泥仿佛败花之色,柔弱成泥,“这里面有一种暮气,很符合这名字的境,你们尝不出来么?”

  仄儿心说,我们也没吃到口中啊,何况这颜色仄儿并不想入口。

  “这果子的做法,我们倒也是有记录的,材料府中也有,不过平儿并没感觉有什么特别、”平儿直言不讳。“是否是因为老爷疼惜心怡孤苦,这才时时多了几分感怀?”

  “你们呀……”平儿的话里似乎别有意指,赵修辞一时也没有想到很好的回答。

  仄儿打破沉默,“今日去饴心斋,赵小姐她们提到了芳草巷子的事情。”

  “芳草巷子,那个店铺开了么?”

  “那店铺白天没有动静的,只不过晚上……”

  “晚上开张的店铺?”赵修辞摸摸计算着芳草巷子跟水月街的距离,似乎太近了些,生意会好么?

  “听起来这店,老爷会想去看看呢,不过店铺不大,不知道去了会不会失望。”平儿道,隐约带着些笑意。

  赵修辞一挑眉,“你们怎么猜到我想去的?”

  则儿道,“那便是平儿姐姐猜错了罢,最近老爷是繁忙,店中巧手们正赶着夏天的衣裳,想出几个新的样子,不正等着老爷定一个方向调子,这是很急的事情呢。”

  赵修辞摆了摆手,“夏天的衣饰,透而无漏即可,也不必事事都请示我,每个夏天不都要过的么?我们不妨晚上去看看那个铺子,或可为此找到灵感,不知道是几时开始呢?”

  “因是饭后散一段步的时候开始,老爷的时间不比旁人,我们只管掐头去尾地去看一下就好了,不必先去,等在那里。我已经吩咐眉画、鬓裁去准备车马了。”

  赵修辞喝了一口小酒,眼睛惬意地眯起,“仄儿真是贴心呢。”

  仄儿柔顺地贴伏过来,“就是要贴着老爷的心呢,不然一不留神,心就跑了。”

  “咳咳,我先去准备一下,此次出门不能穿得太艳。”平儿一扭茜红襦裙便径自回房了。

  仄儿暗暗白了平儿的背影一眼,对赵修辞说道,“老爷最好也穿得低调一点。”

  “那么你为我选一套吧,看哪一套合适。”赵修辞抚摸着仄儿的手说道。

  “是,老爷。”仄儿挣脱几次,赵修辞才笑吟吟放手让她去了。

  芳草巷子

  此时碧玉满脸的不高兴,极其不情愿地在芳草巷子走着,她不能告诉小姐她昨日已经偷偷来过此次,实在不想再来看那无聊的表演,并且,重要的,今晚为小姐温香的机会又被桃红抢走了,虽然是小姐说的,但是也让她将怒气对着桃红。

  偏偏这时,她听见了几个平素就不想听到的声音,让她更讨厌待在这里了。

  “不知这帘幕今日能拉高多少?”

  “贾兄要是想多看一些,不妨径直上台,然后……”郑嘱给了一个微妙表情。

  “哪里,哪里,岂能唐突佳人哉。”

  “贾兄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贾兄可以上去与佳人共舞一曲,之后佳人感铭在心,自当邀请相见,然后……”

  听着郑嘱怪腔怪调的语气,碧玉不自觉拉了拉头巾,虽然乔装打扮了一番,但是还是有一种很不安全的感觉。站在这两个老主顾附近,真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所幸他们的注意力都投注在楼上,此时屏风已投来一束圆形的光,如月初生,朦朦胧胧,只在等待青女素娥了。

  “郑哥,贾哥,想不到在此见面了。”

  “原来是斯弟,好像有些日子没见了,斯弟哪里快活去了?”

  这时郑嘱、贾芳的目光向碧玉处看来,碧玉紧了紧脖子,看向其他地方,有一人挨着碧玉身子脱去,一边还说着“劳驾、借过。”此时光线昏昧,三人注意力又在他处,俱没有发现碧玉的女子身份。

  贾芳一打折扇,笑道,“我听说最近斯弟躲了起来,做了一些好事情呢。”

  王斯一脸尴尬,“不提不提,贾哥见笑了,今天也是偷跑出来的,好险,好险。”

  郑贾二人听了哈哈大笑,王斯则在一旁陪着笑了几声。

  郑嘱安慰道,“才子风流嘛,不风流的才子不叫才子,叫书呆子,叫书橱子。令尊管教得太过严格了,读书人书读多了,也要找找灵感,好叫书看得更有滋有味。”

  “诶呦,看来郑公子颇有心得,公子四处寻找灵感,这书是读得既香又艳呢。”此时有个柔柔的声音阴阴地说道,碧玉也不禁偷眼去看是哪位在讽刺郑嘱,见到是个面白无须的书生,长发披垂着,眼角抹红,眉梢传情,不由多看了几眼这个比自己还要俏的男子。

  “琅品也来了。”贾芳眼睛都要笑成一道细缝,折扇都要摇出韵律了来。琅品公子姓柳,字扶风,九刈城中人送外号浪萍柳,意指所到之处,鲜花摆舞,无风起浪,看来今晚又会多些乐子了。想到此处,贾芳不由地就高兴,他最近连日来此,就是为了最近乐子太少,困闷已极。

  “柳公子风采更胜啊。”王斯也向柳琅品打了招呼。

  浪萍柳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他扭转脖颈,在人群中扫了一扫,与在场诸人四目交投一番,微微留意了一下碧玉,其后若无其事说道,“听说这里有人的舞跳得极好,柳某特意来见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