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全世界只有我练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离去

全世界只有我练武 清纯UU妹 2039 2020.09.08 01:00

  就算是这样,魔猿爪也没提示到满级,鬼知道登峰造极后面,是不是还有盖世无双,返璞归真,超凡入圣之类的……

  尼玛!!

  这只是D级武技啊。

  唐风翻了个白眼,忍不住长吁一口气,强迫自己静下心,迅速梳理着脑中涌现的大量信息,意识不知不觉陷入沉寂。

  姓名:唐风

  角色:武者

  境界:肉身境一重

  宝物:【百战戒】

  技能:【锻骨诀(圆满)】【魔猿爪(出神入化)】

  灵石:0

  技能点:0

  ——

  “终于应付完了。”

  唐风回头看了眼学校,不禁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世界太诡异了,科学不科学,玄学不玄学,这几天学的东西……差点没让他疯掉,尤其是数学方面的东西,他么的竟然考阵纹角度与面积,还有能量运转。

  想想都吓人,真他么科学修炼。

  “呼……”

  他擦了把冷汗,发现今儿天气不错,不像前几天那样闷,心情随之好了起来:“这种日子再坚持几天就行了。”

  叮铃铃~

  “喂?”

  唐风看了眼号码,是毛球打来的:“你不是出去旅游了吗?回来了?”

  “嗯,回来了。”

  白毬看着电视新闻,缩在沙发上,碎碎念道:我们家可能要搬走,明天会有人来看房子,如果价钱合适的话,就……”

  这几天白毬一直请假没来学校,徐雪说他们一家出去旅游了,现在看来应该是走关系,办户口之类的事情。

  不过,好好地为什么忽然要搬走?

  唐风不解的问:“为什么?”

  白毬放轻了声音:“边境问题,跟这次提前体检有关,我爸妈觉得这里不安全,所以想搬到更中心一点的城市。”

  “边境?”

  沉默了几秒,唐风笑着道:“这是好事,祝你一路顺风。”

  “……那个。”

  白毬严肃的问道:“我爸妈说,可以带你一起走的,转学手续也能帮忙搞定,到时候……”

  唐风表情微变,遂轻笑道:“不用了吧,你们有点杞人忧天啊。”

  白毬急道:“可命只有一条,别不当回事。”

  “算了吧。”唐风挂了电话。

  滴~

  合上手机,

  唐风摸出烟点燃,似不经意般朝周围扫了一圈,不动声色的朝旁边的胡同走去,貌似是尿急想就地方便。

  而就在他的身影没入巷子不久,空气陡然一阵扭曲,似有个透明人影掠过。

  哒哒……

  唐风将包放在墙边,叼着烟好整以暇的转过身,望着空无一人的巷子口,忽然笑了:“有意思,竟然还贴着符。”

  他不禁眯起眼睛,打量着逐渐显露的黑衣人。

  此人身材修长,略显消瘦,穿着黑色运动装,带着兜帽和口罩,从装扮风格上来看,很像盗墓笔记里头的小哥儿。

  不过看清他露出的半张脸,唐风觉得此人的年纪,应该在三十多岁左右。

  他在观察黑衣人,对方也在观察他。

  “你就是唐风?”

  黑衣人审视的眼神落在他脸上,目光有些疑惑。

  “找我有事?”唐风暗暗提高警惕。

  “有……”

  面巾微微抖动,黑衣人嘶哑的声音随之响起:“我要李运留下的东西,如果你交给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嗯?

  李运?

  唐风眉头拧起,旋即严肃了起来:“你是谁?怎么找到我的?”

  “根据相关之物,逆推寻踪并不难。”黑衣人呵呵一笑,冷幽幽的望着他道:“把东西交出来,饶你一条小命。”

  “嘶……”

  唐风瞳孔不禁一缩,还他么有这种操作?

  心思急转,他面露茫然的问:“什么东西?灵石被我花光了。”

  “嗯?”

  他这种反应,倒是让黑衣人拿捏不准了。

  皱了皱眉,黑衣人细致描述:“那是一块碎玉,被雕刻成游龙形状,你手里那块是龙头部位。”

  “碎玉?”

  唐风茫然了,这回真不是装的。

  他当时摸尸的时候,甭提有多细致了,就差把李运给当场开膛破肚,哪来的什么狗屁碎玉,你他么是不是在逗我?

  黑衣人见他表情不似作伪,心里不禁咯噔一声,下意识掐指重新推演。

  结果依然如此。

  东西就在唐风身上……

  他在撒谎!

  “你找死。”黑衣人心里怒意飙升,他娘的竟然敢耍我?

  嗖~

  唐风笑容淡去,毫无征兆的抢先出手,不管碎玉是真是假,他都不可能把活命的希望寄托在敌人的怜悯上。

  黑衣人轻描淡写的躲过,杀意凛然的盯着他:“好小子,还敢还手?”

  “我不但敢还手,还敢杀人。”

  唐风咧嘴一笑,身形一动瞬间追上,气血之力在体内迅速运转,魔猿爪本能使出,手掌呈一种诡异的淡黑色。

  轰隆!!

  如闷雷般的破空声乍现。

  杀。

  唐风出手便是杀招,随着劲力凝聚,肩背腰胯顺势凝为一体,五指微曲好似一根根铁锥,积蓄着令人咋舌的爆发力。

  “体修?”

  黑衣人眼皮一跳,脚尖点地如柳絮般急退,同时握住后背凸出的把柄,伴随滋滋摩擦声,扯出一柄三尺长刀。

  嗡……

  刀身雪亮刺眼,随黑衣人手腕一震,凛然划出雪亮的刀幕,骇浪般朝唐风的利爪卷了过来。

  躲!

  唐风不敢以血肉之躯触及刀锋,他才肉身境一重,中刀定然是皮开肉绽的下场,更何况谁知对方会不会涂毒。

  咔嚓!

  顿步踏地,地砖应声而碎。

  唐风扬手避过刀锋,蜻蜓点水般屈指扣下,劲力在与刀面触碰间凛然爆发,遂五爪开合虚张,凶戾的扣向其脉门。

  “好爪法。”

  黑衣人寒气直冒,再不敢大意,手腕翻转拖刀撤步,退的距离不过两尺,却足以将刀锋送入唐风的掌心之中。

  “刀不是全开锋的。”

  唐风瞳孔收缩,刹那间手臂再伸数寸,瞬时攥拳砸在刀格部位,强横的劲力崩的黑衣人不自觉扬手失衡,身体有刹那踉跄。

  寻得机会,唐风自不会错过,滑步欺身沉肩曲肘,携以呼啸千钧之力,如咆哮的战车般隆隆朝他碾压而来,肘尖正对其心口。

  气血攒动迅速运转,肉眼可见手臂猛地膨胀一圈,青筋凸起清晰可见,显得格外狰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