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全世界只有我练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男身女相

全世界只有我练武 清纯UU妹 2038 2020.09.05 01:00

  “对了。”

  白毬从兜里掏了掏,抓出两张电影票:“今天晚上咱们去看电影吧?秦仙儿主演,听说投资了很多钱,是超级大片呢。”

  不愧是发小,明明是他过生日,还要他请客买票,而且买的还是原主人爱看的类型。

  不过现在身体已经换了灵魂,秦仙儿是原主人的女神,跟现在的他有锤子的关系。

  “再说。”

  唐风没什么兴趣,可有可无的点点头:“毛球,带饭了吗?”

  “有的。”

  白毬把书包反过来挂在胸前,低头翻出了几个袋子,碎碎念道:“给你,两个包子,一个鸡蛋,一杯豆浆。”

  包子酱肉的,皮薄馅大,咬一口满嘴流油,一看就是自家包的。

  咕噜噜~

  唐风肚子咕噜噜叫唤两声,似乎是抗议他吃的太慢,往往一口包子下肚,很快就被消化掉,简直不可思议。

  这就是武者的变态之处了。

  修行者为啥对武者倍加歧视?

  因为武者啥玩意都能消化,他们弱小的时候吃低级丹药,强大以后还他么吃……压根就没有所谓的抗性,进到肚里就能消化。

  修行者如果再不联盟抗议,这世界估计都被武者吃干净了,等啥都吃没了,说不定会把修行者切片入锅……

  两个包子吃完,还是饿……

  唐风意犹未尽的咂咂嘴,正当他准备喝豆浆的时候,嘴边忽然递来一个包子:“呐,分给你一个。”

  “你不饿吗?”唐风把豆浆给他。

  白毬拍拍兜,笑眯眯的抿着豆浆:“学校门口有卖早餐的,我带了钱。”

  “这样啊。”

  唐风接过包子咬了一口,定定的看了他两眼,在白毬莫名其妙的表情中,从兜里拿出了那个小袋子:“这个给你,应该用得上。”

  感受着毛茸茸的触感,白毬不由仔细看了两眼。

  瞅见上面的标记,他不由轻呼道:“纳灵袋?……你哪来的?这东西三千块一个呢,好贵了。”

  “你这就别管了,就当给生日礼物。”

  唐风笑了笑,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就是白毬的生日,他知道自己没钱才买的电影票,而且还是原主人爱看的……。

  “嘿,我还以为你忘了。”

  白毬喜笑颜开,宝贝似的将纳灵袋装兜里。

  聪明的他很容易就猜得出,唐风这几天肯定有不同寻常的遭遇,但他没有挑明。

  只要唐风没事就好。

  唐风啃着包子,含糊的问道:“毛球,你炼气几重了?”

  白毬叹了口气,皱着脸喝豆浆:“还是炼气三重,一直在这卡着,我妈前两天非要带我去修行馆报名,害的我连玩都没空。”

  其实古时候,修行者没有什么炼气几重,都是前期,中期,后期这种描述。

  是科技崛起以后,对境界的细致分化,说白了就是给修行者一个短期目标,否则天天修炼,却没有进步的感觉,是个人都得泄气。

  “你妈也是为了你好。”

  唐风吃着鸡蛋说道:“马上就体检了,然后开始分班,你妈应该是想让你争取突破到第四重,高考的时候可以加点分。”

  “我知道。”

  白毬点点头,又歪头看了看他,埋怨道:“你说你也是,当时我妈带我体检的时候,你一块去多好,白白耽误一两年。”

  “就算测出来,也没钱修炼,自寻烦恼啊。”

  唐风一口吃掉鸡蛋,拍拍手说道:“修行是要钱的,古语有云财法侣地缺一不可,单就开头的财字,就能拦下一大批人。”

  资质这东西,就像小说里的灵根。

  在这个世界中,它并不是那么罕见,一百个里面大概能有十个人有资质修行。尽管大多数人都是下等资质。

  不过就算有资质,可那无底洞般的资源投入,还是让大部分人望而却步,多数只会尝试一番,然后颓然放弃。

  修行这玩意,砸多少钱进去都填不满。

  “……”

  白毬嘟了嘟嘴,没有再说什么。

  他也知道唐风话里的意思,而且他身为当事人,更清楚家里为他操了多少心,花了多少钱,寄予多少希望。

  或许正如唐风所说的,与其花钱提早知道资质,倒不如一开始就做最坏的打算,省的希望之后再面对绝望,这种落差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了的。

  除非是上等资质,否则晚一两年修行……差距大不到哪里去。

  “走了。”

  唐风拍拍他肩膀,朝马路对面的校门走去:“这年头,最苦的是有下等资质,却家世平平,又自命不凡的人。”

  嗯?

  步行来到学校门口,唐风似听到了什么,下意识朝保安室看去,那里挂着一个大头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新闻。

  播放的通缉令,正是昨晚死在唐风手里的家伙。

  李运,C级通缉犯,肉身四重的实力,最近犯了不少事,特管局数次出手却屡屡铩羽而归,今天终于将之击杀。

  有趣的是。

  新闻报道说,是特管局的人及时赶到,将与同伙内讧的李运斩杀,并且还点出他的同伙被打伤逃跑,而且是个鬼修。

  “肉身四重?”

  唐风若有所思,看来昨天李运还真是受创不浅,自己能赢确实有极大的运气成分,如果他的伤势再轻一点的话……

  肉身四重,相当于除了脏腑以外,其他都已经达到可怕的地步。

  气血浑厚如若江河,筋骨嗡鸣仿若虎啸,皮膜坚韧堪比金铁,举手投足千钧之力,这还没算武技的加持,堪称人形推土机。

  似乎察觉到唐风的异样,白毬不由凑了过去:“怎么?你认识他?”

  唐风摇摇头,抬脚就朝班级走:“没什么,偶然看到而已,不过他有个鬼修同伙还没抓住,咱们要小心点。”

  “是吗?我不信。”

  白毬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睫毛好似两柄刷子似的扑闪着,配着那白净的小脸,竟然显露出一丝小女儿的娇嗔。

  “等等别走。”

  他一伸手拽住了唐风的腰带。

  “嗯?”

  唐风狐疑的瞥了他一眼:“毛球你发什么神经?这马上都打铃了,不怕被班主任训?”

  “嘴上都是油。”白毬把口香糖塞他嘴里,又塞给他一张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