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验尸长生,我做仵作的那些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说书人

  “星河啊,要不换个地方吧,这地方花销太大!听说有最低消费。”

  丁权站在醉仙坊前,看着这座在帝都内都是前五名的奢华勾栏,忍不住地吞了吞口水。

  他既好奇的想进去瞧瞧,看看里面的姑娘长得有多俊,又担心让自家兄弟倾家荡产,把老婆本都花光。

  徐星河则拍了拍丁权的肩,笑道:“钱的问题不用担心,我最近发了一笔横财。横财是巧钱,不能久留,必须尽快花出去,你如果不愿意进,那咱们就走,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哦!”

  “那还等什么!赶紧赶紧!”

  丁权拉起徐星河,就冲了进去。

  醉仙坊内部装饰奢华,四层楼的回型结构,中间是天井,一楼内是大厅,二到四楼是雅间。

  丁权哪里进过这样的勾栏,看的是眼花缭乱,被楼上栏杆前站着的花魁晃了眼睛,觉得每一位都是那么好看,都是自己的小心肝、自己的好妹妹。

  相比较丁权的着迷,徐星河就淡定多了,心中不起波澜,倒不是《冰心诀》修炼到位,而是前世的他去过太多的会所,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时候早就过去了,在前世,什么姑娘没有见过,类型可比醉仙坊的花魁要精彩缤纷。

  “星河,早知不来这里了,今天逛了这里,其他地方的胭脂俗粉还能入我的眼吗?”丁权感慨道。

  徐星河朝他后脑勺扇了一巴掌,笑骂道:“别感慨了,走,去包厢。”

  “还定包厢啊?在大厅就行!”丁权嘿嘿笑道。

  徐星河说道:“大厅只能听公众演出,而且吹拉弹唱都没太有什么新意,表演也不精彩。去包厢,可以请花魁们当面表演,还能私人订制,你想听吹拉弹唱没问题,你想做吹拉弹唱也没问题。所以我们怎么选?”

  “走走,包厢,包厢!”丁权赶忙上楼,顺便问道:“星河,做吹拉弹唱是几个意思?还有,几日不见,感觉你懂了好多。以前咱俩逛窑子,你什么都不懂的啊!”

  徐星河催他上楼:“说了你也不懂。”

  两人直接上到四楼,环境幽静,不会被下面的喧哗打扰。

  老鸨将两人请见一个很大的厢房,目光有些迟疑,毕竟两人的穿着不像是能上四楼的人啊,直到徐星河扔给她一锭银子,立即殷切招呼:“两位公子,不知需要哪位花魁服侍?是要听曲,还要留宿?两个人一起的话,得问问花魁同不同意,而且价格可能会高一些。”

  徐星河一听,就知道老鸨是过来人,便笑着说道:“今日是陪我这兄弟,找四个花魁来,要精通吹拉弹唱,伺候好我兄弟,明白吗?至于钱,不会亏待花魁们的。”

  老鸨立即看向了有些拘束的丁权,然后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初见这位公子,我就知道公子能力超群,一人御四女,在醉仙坊内也是不多的佳话。请公子放心,我这就去安排。”

  “去吧,先给我们上点好酒好菜!”徐星河挥挥手,让老鸨退下。

  丁权连忙整理头发和外套,嘿嘿笑道:“早知道今日要来,我就换身衣服了,穿的这么简陋,会不会唐突佳人了?”

  徐星河打量丁权,穿着一件麻衫,和其他锦衣顾客比起来,的确有损形象。

  “此事简单!”

  徐星河从怀中掏逃出四锭银子和一锭金子,放在了丁权身前桌子上,然后说道:“这些金银不用动,就放在这里,有了它们给你做装饰,你这身麻衫比镀金的佛祖还要金贵,知道了吗?”

  丁权连连点头。

  很快,酒菜送了过来。

  徐星河和丁权对饮了两杯,四个各有姿色的丽人拿着乐器走了进来。

  “各位姑娘,好好照顾我兄弟!”徐星河立即起身,又对丁权挤眉弄眼:“丁权啊,好好享受,我出去转转,玩的激烈一些也没有关系,男人嘛,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丁权的眼睛在发光,然后用力点头。

  ......

  徐星河走出包厢,下楼来到了大厅,要了一壶好茶和一些点心,听着台上艺妓的表演,看着四周客人吹牛皮,他觉得身心放松,就连体内的内力都活跃了起来,运转的速度加快了。

  “这才是人生啊,人生不止修炼和苟且!”

  徐星河从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迷茫,开始逐渐找寻自己的生活方式。

  就在徐星河享受这时候的舒坦时,竟然有人靠近,并坐在了旁边。

  侧头一看,徐星河眉头一挑,这不是红老头吗?

  刚想打招呼,徐星河才想到自己拿下了面具,变回了自己。那么此时的自己自然不认识他了。

  “小兄弟,能否拼个桌,没打扰你吧。”红老头笑眯眯询问。

  徐星河伸手示意:“老先生请坐,不打扰。”

  “哎呀,小兄弟的声音好熟悉,和我一个小友的声音一模一样!”红老头惊讶道。

  徐星河看他表情变得似笑非笑,嘴角微扬耐心寻味,莫非被他看出了身份?

  “是啊,这么巧啊,声音一模一样的人可不多见。”徐星河回道。

  红老头赞同道:“的确不多见,不过他比你年纪大,他三十多岁,而你看起来弱冠年纪,相差了十多岁。”

  徐星河点了点头,拿捏不准这老头的用意,便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候,台上艺伎退下,一个身穿长衫的老翁上了台,台下观众立即响起了掌声。

  这一幕让徐星河颇为惊讶,勾栏场所不都是艺伎、花魁表演吗?一个老翁能表演什么节目?

  “这是帝都有名的说书人,上知天文地理,下知人情世故,凭借一张巧嘴吃饭,就像是刽子手的刀,缝尸人的针线,都是看家本领。别看这里是勾栏,在场一半人都是来听他说书的。”

  这时候,一旁的红老头解释道。

  说书人这门职业属于中九流,可比缝尸人、仵作这类下九流的地位要高多,据说他们的祖师爷是孔圣人。

  当年孔子带着弟子周游列国的时候,在陈蔡缺粮食,于是就在当地讲学换粮,久而久之就成为了说书一行的祖师爷。

  据说,每个新入行的说书人都要先敬拜祖师,牌位中间是“大周庄王”、上首是“至圣孔子”、下首是“文昌帝君”。

  而说书人也的确有本事,他们说尽人生百态,道尽世态炎凉,更有人说那家国天下。

举报

作者感言

奔跑的蝉

奔跑的蝉

求追读!大家可以放心投资!

2022-01-15 10: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