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古代聊天奋斗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富裕的柳月香

古代聊天奋斗记 酸菜鱼卷卷 2251 2020.09.16 17:55

  在陆家人的眼里,出身县城大户的柳月香特别有钱,当年嫁进陆家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陆家的好运,陆家其他几房的人就更不用说,尤其是大房跟二房,没少眼馋三房。

  早几年的时候,柳月香年纪小,又刚从城里嫁过来,人生地不熟的,被郭氏跟李氏也都用各种各样的理由顺走不少东西,小到不打眼的针头线脑,大到家具物件什么的。

  时间久了柳月香也学精了,不再把她那些好东西往外边摆,可该有的做派那是一点没落下,比如说她从不穿农妇常穿的上衣下裤的衣裳,下边必须穿裙子,在家里干活也是如此,梳妆时头上要插的簪子也是不能少,哪怕是木头簪子,那也得是雕了花的,不过她绣花的手艺好,她绣的帕子都比别人的贵半文钱,她能挣得了钱,管家的何氏也就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在作为妯娌的郭氏眼里,柳月香这幅大户人家出来的做派,那就是有钱的象征,而且为了给他那瞎儿子治眼睛,这几年三房可没少掏钱,郭氏可都看在眼里。

  去年的时候老三带泽娃去了一趟府城,一个来回吃住加上买药的钱就十五两银子,这回村里来的那个黄郎中,更是花了二十两银子,看她掏钱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的,手里剩下的钱肯定还不少,所以这回要给儿子娶媳妇缺钱,郭氏头一个就想到了富得流油的柳月香。

  柳月香嫁进陆家十年了,头几年没少被郭氏骗走自己的东西,也知道对方这么些年老惦记着自己手里的银子,这回铁定是想让自己出钱帮着他儿子娶媳妇,这怎么可能?不说自己这钱到底是“借”还是“送”了,就郭氏从她这里顺走的那些东西,她就对郭氏厌恶至极,她儿子娶不娶得到媳妇关她三房什么事?

  心里清楚郭氏的龌龊心思,柳月香也不接郭氏的眼色,低着头只顾吃饭。

  李氏作为当初坑了柳月香东西的人之一,自然知道大嫂的打算,而且叔叔家出钱给大房的儿子娶媳妇是哪门子的道理?所以眼睛一翻,说道:“相公做活挣的钱可都交了公的,我又不像三弟妹的手那么巧,能挣来钱,我们二房哪有银钱存下?”

  四房吴氏左看看右看看,半天不见柳月香搭话,她虽然老实,可她男人是个不顶事的,挣了钱只够留着自个吃喝,她跟一双儿女都是靠着家里过,是真的没有钱拿出来,于是只能干巴巴的说了句:“我跟云康……也没得。”

  “三弟妹你这呢?”郭氏说凑钱,其实压根就没考虑过二房跟四房,她本意就是希望柳月香拿出剩下的钱来,可对方偏偏不接话,她只好主动问道。

  “我也没有。”柳月香语气很硬。

  “你昨个不还拿了二十两银子给泽娃看眼呢么?咋能没银子呢?”郭氏说起这个就不服的很,泽娃那眼睛,好多个大夫都说了没得治了柳月香这女人还是砸钱给他看,那可是二十两银子啊,买点啥不好,就那么花出去了,眼睛都不带眨的,这分明就是有钱烧得慌!

  “我掏钱给我儿子治眼睛咋了,碍着你了?还怪我给我儿看眼睛钱了?我们泽哥儿花你钱了?”柳月香给儿子治眼睛花钱花的也是花的她自己的嫁妆银子,还有她做绣活挣的钱,她掏钱也是理直气壮,她又没花别人挣的钱,再说她儿子也是陆家的孙子辈,哪怕是花公中的钱,那也没啥不对的,所以谁这么说她都能腰板挺直怼回去。

  郭氏清楚柳月香的脾性,也不气,而是赔起笑脸,说道:“三弟妹啊,你看你这话说的,我也不是说你给泽娃花银子不对,这不是说丰娃的婚事呢么,你能掏出二十两给泽娃看眼,丰娃娶媳妇钱,你当婶娘的,总不能看着侄子打光棍,剩下的钱咱家实在是拿不出来了,你就松松手,拿七两给你侄子把媳妇娶回来。”

  哪知柳月香一听这话直接怒了,饭也不吃了,站起来就开始骂:“让我松松手给你儿子娶媳妇?你自己想想你这话说的有理没有,你自个儿没钱,你儿子娶不起媳妇,就让我出钱,这是哪门子的道理?陆永丰是我侄子不是我儿子,我凭啥给她出钱?哪有侄子娶媳妇要婶子出嫁妆银子的?说出去丢不丢人?”

  “月娘,”陆云盛也是不同意柳月香出钱,他媳妇的嫁妆都是留给几个孩子的,可正吃着饭妻子就闹腾着站起来,他不能看着妻子惹得全家人不快,于是转过头叫了她一声,低声对她说道,“坐下来说话,有事好好商量么!”

  柳月香气的直喘粗气,瞪着眼,坐回凳子上。

  “这不是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银子么?”郭氏见柳月香态度坚决,只好放弃之前让柳月香白出钱的打算,转而说道:“再说这七两我们也不是白拿你的,算是我们大房跟你借的,等日子宽裕了,再还你。”郭氏一直笑着,至于到时候还不还,那可就不好说了,等他们能拿出钱来的时候,陆家早就分了家了,再提这事,完全可以当是吧钱给公中的理由给糊弄过去。

  “我可没钱借你,”柳月香仍然不松口,倒不是她真的就不让陆永丰娶媳妇了,毕竟她也是当婶娘的人,可她刚花出去二十两,正心疼着,再说他家沛哥儿今年也五岁了,到了启蒙的时候,她可是早有打算送儿子去读书的。

  而且沛哥儿聪明懂事又乖巧,她闲时教他写的字一学就会,一看就是个读书的好料子,将来肯定能中举人,说不准还能考个进士,当官老爷,还能给她挣个诰命回来呢,读书可费钱得很,纸笔书本还有科举的花销,样样都是不小的开支,这几年除了给陆永泽治眼睛之外,她卖绣品挣的钱都好好的存着,其余的每一文钱也都是精打细算的花,为的就是存下供儿子读书的钱来,可没多余的钱再去借别人。

  郭氏知道她这就是不想借,毕竟她们俩的关系是在说不上好,也就不再跟她继续说,转而请求何氏介入:“娘,你劝劝三弟妹,永丰娶媳妇可是咱家的大事,我这是借她的,又不是不还她,可不能让她耽搁了永丰的婚事。”

  “你说的那是什么话,怎么就成了我耽搁你儿子的婚事?”柳月香一听她这话,登时火冒三丈,不过好歹忍着没有拍桌子站起,她咬着牙说道:“你儿子娶媳妇你拿不出钱,还怪起我来了?又不是我要那么多银子,你咋不怪你儿子瞧上的姑娘那么贵?”

举报

作者感言

酸菜鱼卷卷

酸菜鱼卷卷

下一章晚点发

2020-09-16 17: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