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寻人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包阿姨家的情况(二)

寻人专家 衣山尽 3117 2019.03.16 01:41

  包家如果要多买一套五十平方的安置房,就得掏四十万出来。可是,他们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

  郭英心情恶劣,又开始和包小进吵。

  吵着吵着,郭英终于彻底爆发了,说,我也是瞎了眼才嫁给你。原本以为你这人老实本分,温柔体贴,是个知道疼人的。易求千金宝,难得有情郎。为了你,我不知道拒绝了多少追求者。

  当年老娘也年轻漂亮,追求我的人当中,官二代,富二代不知多少。但凡我当时清醒一份,随意嫁其中一个,也不至于把日子过成现在这样。

  包小进被老婆骂得冒火,这种老实人平时是脾气好,可一动了真怒,那是相当可怕的。

  就回嘴道,你现在也可以去找啊!我知道你在五星级酒店打工,每天见到的客人非富即贵,怎么,动心了,后悔了,忍受不住诱惑了。好,我包某人给你自由。

  包小进平时在老婆面前都是低眉顺眼,今天突然反驳,郭英震怒,说,好你个包小进,你自己有了外遇反倒打一耙诬陷起老娘。你说,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人了,想找借口和我离婚。不然,前一段时间怎么每天半夜才回家,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说着话,就上了手。

  于是,两口子打成一团。

  打完,郭英卷了那六万块过渡费回娘家去了。

  事情过后,包小进也很后悔,去郭家接过几次,却怎么也接不回来。

  这个时候,包阿姨听说六万块钱被媳妇卷走,又要离婚。急得犯了病,人也气得有点糊涂。便按照我当初做城南村第一书记发的便民卡上的电话号码给我打了过来,说她媳妇虐待她,请政府替她做主。

  “原来是这样。”我皱起了眉头。虐待倒是没有的事,不过,她们家这种事情外人也不好参与:“包小进是不是有外遇?”我还是忍不住八卦了一下。

  陈力:“怎么可能,他一老男人,又穷,还拖着两个儿子,如果你是女的,你愿意和他外遇吗?”

  我摇头:“如果我是女的,我疯了吗?”

  “那就是了,顾闯,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我想了想:“老陈,包阿姨现在住在Q县,户口在咱们S区,那边的社区估计是不会管的。这种家庭纠纷,我就不参与了,要不你劝劝。你如果实在没空,让唐日龙和老骆他们跑一趟慰问一下。”

  “你把事情想简单了。”陈力说。

  我有点疑惑:“还请教。”

  陈力:“那六万块钱你得替包阿姨和包小进要回来,否则出了事你是要担责的。这种拆迁的事情最是考验人性,为了了利益,父子反目兄弟变成仇的事情多了去。城北花水湾村拆迁都五年了,还迁房到现在还没分下去不就是这样,当地拆迁办到现在都脱不了爪爪。”

  他口中所说的花水湾村拆迁一事确实比较叫人头疼,当地有一户村民因为兄弟争夺房产大打出手,把拆迁办闹得乌烟瘴气。吵了几年,房屋都没办法分配下去。村民们意见很大,差点闹出群体事件。

  上头震怒,给了拆迁办几个人处分,他们的政治生命也就此完蛋。

  就包阿姨这事来说,她现在在外面租房子住,一家五口怎么也得两室一厅七十平方吧?

  按照省城五城区,一个月一千三起步。

  按照还迁房两年建城,包括日常开销,一户六万的过渡费尽够了。

  现在她们家因为家庭纠纷,儿媳妇郭英把钱给席卷走了。

  席卷走了不要紧,怕就怕郭英和包小进感情破裂离婚。

  包阿姨没有了房租,生活没有着落,有跑来找政府。人家是平贫困户,脑子又不清醒,你怎么和她讲道理?

  到时候,我这个拆迁办成员驻村第一书记在责难逃。

  我当即就抽了一口冷气:“老陈幸亏有你提醒,多谢多谢。”

  老陈很是得意:“姜还是老的辣,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比你有经验。顾闯啊,以后工作中有不明白的地方大可过来商量,我肯定知无不言。”

  我忍不住想翻白眼,向你请教,到时候你又要强把我陈佳扭在一起,可得烦死人了。

  “老陈,你说这事该如何解决?”

  陈力想了想,道:“这事怕就怕郭英和包小进离婚,你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做郭英的工作,劝她和丈夫重归于好,回家去。只要她回家安心过日子,事情不就解决了。至于那六万块钱郭英拿不拿出来倒是不要紧,一家人嘛肉烂在锅里。包大嫂就算再去找政府,也不没有道理。”

  我由衷地说:“老陈这话说得对,佩服。明天我就去找郭英,你能不能给我包阿姨出租房,还有郭英、包小进的电话号码工作地址?”

  陈力:“你等下,我马上发给你。没啥说的,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谁叫咱们是一家人呢?”

  吃过饭之后,我自回家去睡觉。

  第二日是周六,休息。我便驱车去了Q县。

  在去之前,我先和包小进联络了一下,说明事由。道:“包小进,你和郭英的事情拆迁办和村两委已经知道了,你母亲也给我打过电话,我们能够见一次面吗?”

  包小进回答说没问题,他今天休息,正在家辅导孩子做作业。不过,郭英却不在,大概在上班吧!

  Q县离我住的地方不远,今天街上有点挤,十几公里花了快一个小时才把车开到地头。我有点后悔,早知道就坐公交车过来了。公交车也就十几个站,半小时路程。

  城市发展得飞快快,Q县和我们区已经连成一片,在未来两年也将和省城融为一体。据小道消息说,那边将来也要撤县改区。

  毕竟距离省城多了十几公里,Q县的繁荣程度比S区差了一些,房屋都比较老。

  包小进住的是一栋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红砖楼的一楼,据说这里以前是某国营大厂的工人新村。

  房屋面积倒是大,就是有点黑,大白天的还开着灯。里面的家具电器也旧,很多东西的年纪是本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产物,显示出主人家的清贫。

  包家的一对双胞胎儿子大双和小双正趴在饭桌上做作业,包小进则在给他们听写生字。

  包小进是认识我的,忙站起来说:“顾书记你来了。”又朝屋里喊:“妈,顾书记来看你了。”

  包阿姨走出来,抹着眼泪哭道:“政府来人了,顾书记,你可要给我做主啊!那个坏女人卷了我们家的钱跑了,不要丈夫和孩子。她肚子里肯定还有什么怀水,今天上午我肚子好疼,一定是她在早饭里投了毒要闹死我。领导,快去把人抓了关起来。”

  包阿姨有点癫,口齿也不太清楚。

  包小进有点尴尬:“妈,郭英都回娘家十来天没回来过,怎么可能给你下药?”

  我安慰了包阿姨几句,让她的情绪平稳下来。然后对包小进说:“要不我们出去谈,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不好。”

  包小进点了点头,带着我下了楼,说厂里有一家茶馆毕竟安静,要不去那里喝茶。

  我说:“好,我开了车,咱们过去。”

  包小进说,算了开我的车,你路不熟,我也懒得当你的副驾驶指路。

  他开的是一辆橘红色的二手本田XRV,有点旧。日本车最大的毛病是细节做得不好,缝隙大,不停有冷风钻进来。

  老楼房之间穿梭了半天,就到了一个茶棚里。

  今天虽然没有下雨,但天阴得很,气温低,冷得厉害。

  我下车之后,感觉手脸都被冻木了:“你跑得好快,车不错。”

  “还成吧,我平时保养得很勤的。”听我提到车,包小进面上露出一丝笑容,用手爱惜地摩挲了一下引擎盖,视若珍宝:“一日本田,终身本田。”

  “本田大法好,车买成多少?”

  “二手的,六年车龄,三万块。”

  这辆车成色不错,三万块,算是这个家庭的大宗财物。

  进了茶馆,喝了一杯热茶,我一身才暖和起来。先不忙说他和郭英的事,只问:“包小进,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上班,方便告诉我吗?”

  因为是上午,茶馆里也没其他人。

  我这一问,包小进面上突然焕发出光彩,声音大了起来:“在Q县政务中心上班。”

  所谓政务中心,就是政府专门设置的一个对外窗口单位,专门负责给市民办理诸如养老保险交纳、医疗保险之类的事务。

  听到他的话,茶馆老板道:“原来小包在我县政务中心上班啊,工作不错。”

  包小进更是高兴:“也就为人民服务而已。”

  不得不说,在政务中心上班是一件很体面的工作,至少每天西装革履,不用在外面饮风餐露,看起来周武郑王是个人物。

  这个包小进显然是个虚荣心很强的人。

  我这人以前在京城厮混的时候是吃过苦的,艰难的生活极大的改造了本人的三观。

  在俺看来,劳动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在努力生活,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顿时就看他有点不顺眼,几乎忍不住要喷一句:大哥,你现在几多钱一个月,有正式编制吗?弄得自己跟政府官员一样,有意思吗?

  你现在就是一个外聘人员,每月两千来块,家庭经济困难,老婆又跑了,得瑟个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