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寻人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女嫌疑人就交给你了

寻人专家 衣山尽 2812 2019.03.30 00:09

  审完牛强,问清楚情况,所长就留了一个警察在医院守着嫌疑人,带着众人下了外科大楼。

  雨水小了些,但气温变得更低,我不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身子忍不住有点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冷还是兴奋。

  所长看了看我,笑道:“小顾,真想不到你用这样的办法叫那牛强招供,脑子还真灵啊!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我笑道:“所长,我有几个同学在养猫养狗,猫狗对他们来说不单单是用来解闷的宠物而是自己的家人。”

  小黄也笑道:“所长,顾哥智商高得很。”

  所长:“小顾,你是诸葛亮吗,佩服佩服。当年你怎么不考警察,如果你是警察,我肯定会向上级要人。”

  众人都是一脸的佩服。

  我心中得意:“所长过奖了,警察这个工作太苦,我是耍惯了的人,真穿上警服不知道要犯多少错误。”

  所长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小陆,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小陆是留在苏卫红家监视传销窝的,他的声音清晰地从电话里传来:“所长,一切正常。自从你们离开之后,对面就是铁门紧锁,只一个人出去一次,耽搁了一小时候后就回来了。”

  所长有点紧张:“那人出去做什么?”

  “大概是去买菜,骑了个电驴子。苏阿姨专门跑过去,拉住人家说了两句话。”

  “苏阿姨跑过去……”

  小陆:“对对对,苏阿姨跑过去和那人聊了几句。回来对我说对面的那伙人吃得真差,买的菜除了青菜就是萝卜,一点油荤都看不到,这跟关监狱有什么区别。”

  大家一阵无语,这个苏卫红还真是胆大啊,也不怕暴露自己,引得歹徒行凶。

  不过想想,她们那代人都是战天斗地过来的。据苏卫红说年轻的时候还做过红光厂的民兵,打过枪,抓过“特务”斗私批修闪念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怕区区的几个传销分子?

  小陆继续说:“所长,我上楼顶看过了,啧啧,他们的午饭,啧啧,全是烂菜叶子,也不洗洗……”

  所长打断他的唠叨:“密切监视,等下我们就过来,今天傍晚六点整传销头目一过来我们就行动,我会把那人的照片传给你。”

  说完就挂了电话。

  小黄问:“所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所长:“还能怎么办,先去吃饭。同志们,这是一场战斗。打仗打的是什么,打的是后勤。咱们吃火锅去,我请客。”

  所长今年五十出头,军人出身,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参加过南方那场自卫反击战,当时刚高中毕业是个新兵。

  因为有点文化,总攻发起那天,连长对他们几个新兵说,你们都是有文化的,又是新兵,上了战场也派不上什么用场。给你们新任务,撤下去。

  在那个年代,高中生也算是知识分子,是军队宝贵的财富。当时,有四个学生兵要撤下去。

  所长说,他当时比较胆小。思想也简单,一想,我现在撤下去,四个人实在太少,路上有个好歹挺吓人的。咱们连队一百来号人马,我还是跟大部队呆一起稳当,于是就说自己要奋勇杀敌报效祖国,留了下来。

  结果,那三个撤下去的战友半路上遇到敌人特工的袭击,都牺牲了。所长因为参加了总攻,不但毫发无损,反立了个集体三等功。

  因为立了战功,转业之后农转非,分配到我区公安系统。

  所长每每回忆起这段往事,都不住唏嘘:打仗这种事情,不能怂,一个字,干!

  也因为上个前线,他老人家有很强烈的军人作风,大家也都服他。

  我忍不住提醒他:“所长,今天这人是不是少了点,要不,再从所里调点人手?”

  今天派出所来了五个人,加上我才六人。

  所长一挥手:“用不着,咱们五个人就够了。打仗这种事情并不是说谁人多就能赢,关键是一个勇字,一群绵羊怎么也打不过一头狮子。再从家里调人,咱们所就那么几个人,都走了,其他活儿就没人干了。任他狂风暴雨,我自闲庭信步。”

  “是是是,你老人家可是战斗英雄啊!”我笑着调侃他。

  所长:“小顾,你回去吧,这边有我们就足够了。”

  看他架势,说得我好象没什么用处,反给他们添乱似的。

  我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如何肯错过这场大戏,不满地叫道:“所长,你可不能过河拆桥赶我走。我们院的皮洋还陷在贼窝你,可放心不下。”

  所长:“好吧,真赶你走,倒显得我们不够意思,等下你就呆在苏卫红家里等着。”

  ……

  我省吃火锅一般都是晚上,大中午的吃这玩意儿还真少见。

  距离晚上六点还有整整一个下午,等下抓了人,还得审讯嫌疑犯,甄别里面那三十来号人,估计要搞个通宵,晚饭怕是要泡汤,现在得抓紧时间补充体力。

  因此,大家都拼命地将毛肚、鹅肠、黄鳝、墨鱼仔、肥牛朝嘴里塞。还有牛丸、草原羊肉、虾棒、黄瓜、豆芽、泥鳅、土豆片……

  所长职位最高、收入最丰,自然是他买单。

  一顿饭吃两个小时,等回到苏卫红那里,大家问留守的小陆吃过没有。

  小陆说已经吃过了,苏阿姨和她儿媳妇在家的做的午饭。

  据他反映,苏卫红年纪大吃得清淡,她儿媳妇又要减肥。午饭全素,没比对面传销人员的伙食好多少。

  嗅到我们身上浓重的火锅味道,小陆知道自己错过了一场饕餮盛宴,一脸的忧伤。

  所长喝道:“在群众家吃饭你还有意见了,等下把伙食费给人家留下。”

  苏阿姨连声道:“打击犯罪分子是我们应尽的义务,今天午饭是大妈请客,说什么钱啊?”

  吃太多肉,口干,苏卫红泡了一壶茶过来。

  大家一边喝茶,一边分配着今天傍晚的行动任务。

  所长:“各位同志,这里地形复杂,等下一定要快,我和小陆负责制服头目。小黄和小陈负责把守门户。特别是三楼以下,要防备嫌疑人跳窗逃跑。”

  “是。”

  所长:“就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报来看,也只能确定首犯是谁。其他三十来号人,谁是受害者,谁是歹徒,根本区分不了,等下大家动手的时候留点心。”

  “是。”

  这个时候,小黄突然道:“所长,里面有不少女的,咱们全是大老爷们儿。抓不得碰不得,如果真有突发情况,女的喊一声耍流氓,投诉下来,谁受得了?”

  “是啊,这可怎么好?”小陆和小陈都有点急眼。

  桂花镇派出所本有一个女警,按说,应该调她过来的。但是,人家现在怀孕在身,刚满三月,正是大出怀的时候。调她过来,真有个好歹,怎么向她,向她家人交代。

  小陆建议:“所长,要不从兄弟所借两个女警官?”

  小黄一心要拿到业绩,骂道:“从其他所调人,亏你想得出来。合着咱们忙了这半天,让别人摘桃子?”

  所长一笑:“这事我刚才也考虑过了,女嫌疑人就让小顾去对付吧!”

  “我……啊!”我张大嘴说不出话来。

  所长:“小顾你不是要参加我们行动吗,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还是回家去吧。”

  我很无奈:“好吧,这事就交给我。”

  我本只是想看个热闹,等下救出皮蛋,带着他就走。想不到竟然要亲自参加行动,内心中怎么有点莫名的兴奋呢?

  所长心里的那点小算盘我最清楚不过,他们都是穿警服的。等下抓捕女嫌疑人的时候,如果对方突然像以前魏婷那样自扯衣服喊强奸,大伙儿可就说不清楚了。

  相反,我不是警察,被人诬陷说清楚就好啊!

  但是,他们怎么不考虑一旦有事,我将来要背负什么样的名声。

  这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接下来的时间分外难熬,大家都不在停看手机。

  好不容易挨到五点,所长将手一挥,“走,上楼去。”

  牛强和金子约好六点说事,从现在开始,首犯随时都有可能回来。

  上了楼顶,雨还在下,风也大,大家都冷得一阵哆嗦。

  也不知道呆了多长时间,对面楼下一脸出租车停下来,一个戴眼镜的瘦子下车,开了防盗门进去。

  所长早已经用手机拍下照片,一对比,低声道:“是他,开始行动。”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