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寻人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失火了

寻人专家 衣山尽 3054 2019.05.03 08:26

  “这个年龄组的老人,让他们参与体育运动也是好的。你要租几亩地给他们种菜打发时间,就只能在这个组里选人,超过七十坚决不能答应。”

  陈佳:“为什么?”

  我道:“人一过七十,体力和精力就会快速下降,如果让他们去干农活,累出了问题算谁的。这个年龄阶段的老人只能进行轻微的体育运动,锻炼锻炼身体,活动活动筋骨。这事也简单,你可以请几个老师过来教他们每天跳两个小时广场舞啊!我恰好认识几个舞蹈老师,说一声,她们就来了。每天下午跳两个小时,早上再打打太极拳,这时间不就打发了。”

  陈佳面露笑容:“老师你帮我请,我提供场地和设备,每月开舞蹈老师工资。”

  “可以,可以。八十岁以后的老人就不能参加任何活动了,每天只需让护工扶他们出门散步,平时就在房间里下下棋看看电视就可以了。”

  我继续说:“平时,你还是组织老人唱唱歌,画画,请老师过来教,培养起他们的兴趣爱好。”

  “原来你们养老院是这么搞的,明白了。顾闯,你可为我解惑了,谢谢谢谢。”

  “不用客气,我去你家跟回自己家一样,应该的。”我客气地说,心中却道:这些活动也只有你这里能搞,桂花镇福利院那边就算了。道理很简单,没钱。

  桂花镇福利院是国家财政拨款,面对的是五保户老人,保证他们有一个衣食无忧的晚年。

  简单说来,就是有冻不着饿不着病不了,算是一种兜底。主要是保证他们的物质生活,至于精神生活,还是算了吧,初级阶段就不考虑这个问题了。

  健福院不同,都是自费,能住进这里来的多少有点家底,那么多营收,文娱活动也可以开展。

  给陈佳出主意也算是我的工作范围,毕竟,我们福利科有责任监督、检查、服务和指导本区内所有的养老福利机构。

  说了半天话,我和陈佳从一开始的尴尬和拘谨变得随意起来。

  又随口扯了几句闲篇,陈佳突然一脸愁容:“顾闯,我爸爸和你谈过那话没有?”

  我心中咯噔一声,知道她谈到免税的事情,这也是我极力想要回避的问题。

  既然她现在问起,我就道:“对不起,免税这事我没有权限。时间已经不早了,按照规定我又不能再你这里吃饭,那是要犯纪律的,告辞了。”

  说罢,也不等她再说,就起身出门。

  却不想,陈佳追了出来,突然叫道:“不行,你不能走。”

  听到这话,我差点摔倒在地。拜托,我又不是你的犯人,还能把我给扣押了?

  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怪怪的。

  “我怎么就不能走了?”我好奇地看着她。

  陈佳的办公室在一楼,今天阳光正好,旁边花坛来历的鸡蛋花儿开了,有蝴蝶飞舞。

  阳光中,她一脸通红,就好象是个娇羞的小媳妇。

  见她追我出来,办公室的小姑娘都低低地笑着。

  陈佳恼了:“你不是辛市长一手提拔起来的,你和他说说,免了我们的税吧!不然,我们院就要开始亏损了,又该如何向总公司交代?”

  我见她纠缠不清楚,又说出这样不得体的话,皱起了眉头:“陈佳,辛市长凭什么免你们的税?据我所知,你们该享受的优惠政策都享受了,再提不合理的要求不合政策。你要我去跟他说,是不是有点唐突。我工作上还有点事,再见。”

  说完话,我心中也是后悔。早知道如何尴尬,就应该带刘红一起来的。

  也是,下次过来检查工作,干脆把福利股的所有人都叫过来。

  陈佳也知道这事有点为难人,但业绩压力实在太大,她也有点乱了方寸,叫道:“顾闯,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在权限范围内一定帮你办。小林……”

  她叫那个办公室的小姑娘:“你去拿两条烟给顾科长带上,另外,再给顾科长的汽车加一箱油。”

  这是想要贿赂我吗,特别是我和陈家这种关系,这已经是侮辱人了。

  我火冒三仗,忍不住大发雷霆:“陈佳,你什么意思,我是缺两条烟还是缺一箱油?你也太看不起人了,混蛋,你你你……你混蛋!”

  我嘴唇都气哆嗦了,开始骂娘。

  陈佳年轻漂亮,未婚,以前在公司里想必很受男同时的恭维。

  美女是有特权的。

  可以说,她是被大家捧着,呵护着的。

  虽然现在已经成长为总经理,可心中还是一个少女。

  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呵斥过,顿时接受不了,只气得眼睛里有泪花打转:“顾闯,你骂我混蛋,你骂我……我要告诉我爸爸……”

  我咯一声笑起来,果然还是个小姑娘,受了委屈,就要找家长,你还是个总经理吗,当着下属的面,威信何存?

  对了,以陈力那女儿奴的模样,知道自家闺女吃亏,非找我拼命不可,这麻烦大了。

  看到我笑,陈佳更是羞愤。

  我这才知道自己不对,看到她眼睛里的泪水,心中有点后悔。

  正要说些什么,突然,我嗅到了一种奇怪的味道,顿时觉得不安。

  “什么味道?”我问。

  陈佳还在愤怒地看着我:“你怎么还不走?”

  我摇头:“你闻闻,什么味道?不对,不对。”

  突然间,我寒毛竖了起来,一个激灵,就发足朝对面的一栋楼上跑去,一边跑一边高声喊:“快来人,失火了,失火了,打119。”

  “啊,火灾。”背后传来众人惊恐的叫声。

  是的,刚才我嗅到气味是焦糊味,这味道我实在太熟悉了。

  我们这里是南方,没有暖气的。一到冬天,湿冷的滋味非常难熬,屋里比屋外还冷。老人们年纪大,血气不足,就经受不住。

  后来,有人偷偷买了电热毯带回房间,整夜开。

  又为了贪便宜,买的是五十一床的三无产品。五十,只怕还不够成本吧,结果出事了。

  烧到半夜,就把被子点着了。

  好在老人没事,不幸中的万幸。

  下来之后,汲取了教训,我进行了一次大检查,把所有的电热毯都没收了,折合成钱赔给了他们。又下令以后谁都不许带取暖器进院,若有违反,直接开除,送回家去。

  当然,问题还是要解决的。经过申请,我让人给所有老人居住的楼房加了保温隔热材料。

  这事我想想都后怕,印象极为深刻,后来甚至还做过噩梦,梦见大火了烧了养老院,烧死了不少人。

  所以,对于烟味我极度敏感。

  刚才一闻到味道,我就知道出了事。

  还好失火的房间不高,就在二楼。

  跑到房间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咳嗽声,已经有烟蹿了出来。

  一推,门锁上了。

  “老陆,陆永孝,你在干什么,你开门呀,开门呀!”陈佳也跑了上来,见开不了门,急都哭出声来:“钥匙,钥匙放什么地方,快去拿来。”

  “来不及了,让开!”我被她挡在身前,急得哇哇叫。

  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推了她一把。

  陈佳娇呼一声,摔倒在地。

  我也顾不得扶她,后退几步,一个加速前冲,蓬一声就踹开了房门。

  却见,屋中全是白烟,好在没有起火,一个老头正趴在地上不住咳嗽,咳得眼泪鼻涕长流。

  我也不废话,扛起那个叫陆永孝的老头就出了屋。

  刚出来,迎面就被人泼了一杯茶水。

  定睛看去,却是办公室那个小姑娘。

  我气道:“你在干什么?”

  小姑娘:“我我我,我在灭火。”

  我气得发出一声怒吼:“就算要灭火,你好歹端一盆水泼过来,用一杯茶算什么,杯水车薪这个成语你学过吗?”

  “我我我,我这不是急了吗……再说,一大盆水我也端不起……哇,不许骂人……”小姑娘放声大哭。

  她在顾,陈佳也在哭,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这什么单位啊,一群小姑娘过家家?难怪要赔本,她们集团公司的董事长瞎了眼请了这个管理团队。

  ……

  我叫顾闯,顾此失彼的顾,一头闯进麻烦窝的闯。

  我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未婚,曾经有过女朋友,可现在女朋友失踪了。

  眼前是健福院两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姑娘,特别是陈佳又是那么楚楚可怜。换任何一个正常男性,必然要生起怜香惜玉之心。

  这可是未婚男青年求之不得的时刻。

  但是对我来说。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她们聒噪。

  一场火烧掉了我拂袖而去的念头。

  陈佳明显被吓住了,剩余的这一摊子事如何收尾就落到我的肩膀上。

  不片刻,119消防车来了,我得上去给他们解释说火已经被扑灭了,谢谢武警官兵,谢谢救火英雄们。

  另外,大家都吸进去烟,须防备有人呼吸道灼伤,又打了卫生院的电话,请他们派救护车过来,接上大家去医院检查身体。

  累得半死在搞妥一切,立在卫生院走廊上,看着还在抹泪的两个姑娘,我没好气地说:“行了,哭哭就得了。”

  今天什么日子,出门的时候忘记看黄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