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寻人专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这是犯罪啊

寻人专家 衣山尽 2104 2018.12.31 10:07

  “好好,我这就换袜子。”

  “洗脚,用香皂,别到处乱晃。”

  “你……”还洗脚,这不是气人吗?

  看我面带不虞,萧萧忙道:“大哥哥,我给你倒洗脚水。”

  说罢就喜滋滋地跑去卫生间接了一盆热水,看到满面高兴的萧萧,我不便发作,闷闷地应了一声,把袜子脱掉扔进洗衣机里。

  还别说,忙了一天烫个脚真舒服啊!我心情美丽了些,就问站在一边的邢萧萧:“萧萧,今天吃什么呀,这么香?”

  邢萧萧:“萝卜炖肘子,姑妈的拿手菜,好吃得很,知道这萝卜炖肘子要怎么才好吃吗?”

  “不知道,那你说怎么才好吃呢?”

  “姑妈教过我,很简单,多放肉少放萝卜。”

  我哈哈一笑:“是挺简单的。”

  “丁冬丁冬……”包里的电话铃响了,我正在搓脚,双手都是水,就对萧萧道:“萧萧,帮我接一下电话,开免提。”

  萧萧:“不好吧,说不定电话里有什么隐私不方便叫我听到的,又说不定是那个美女打给你谈情说爱的,到时候大哥哥不是很尴尬?”

  我哈哈大笑,伸出手指朝她弹了一下,将水滴弹到萧萧脸上:“真是人小鬼大,应该是工作电话。咱就是个单身狗,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每天看到的异性都是六十岁以上,能有什么隐私。快点快点,如果是正事,耽误了,又要被领导训。”

  “大哥哥好讨厌弄我一脸的洗脚水,脏死了。”萧萧嘟起嘴唇,从包里拿出电话,接通了,放在我身边的茶几上。

  里面传来我母亲的声音:“顾闯,是妈妈,你在听吗?”

  我低下头:“是我,妈,你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

  那边,母亲听到我的声音,好象很高兴的样子,道:“我想自己儿子不可以吗?幺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冷不冷?”

  我:“今天还真有点冷,省城这里是大平原,风大得很。”

  “啊,那就多穿点。”母亲有点担忧的样子:“别只顾着风度不要温度。”

  我笑道:“知道了,知道了,罗嗦啊我的娘。”

  妈妈:“对了,今天是二十五岁生日,妈给祝你生日快乐。”

  我哎一声:“我二十五岁了,真是岁月催人老啊!这几天工作实在太忙,倒是忘记了。早知道我就出去大吃一顿,妈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啊,大哥哥你今天生日?”萧萧低呼一声,做出一个吹蜡烛的样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妈妈:“你那边还有人吗,是谁呀?”

  我故意开着玩笑道:“是个美女,专门跑过来祝我生日快乐呢!”

  妈妈:“你就吹吧,我自己的儿子自己不清楚,就是个丑丑,哪家姑娘瞎了眼能够看上你?”

  我继续调侃道:“你还真说错了,真的是美女,肤白貌美,大长腿,大眼睛。”

  听到我夸奖,萧萧很得意,先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长腿,然后双手托腮,眼睛不住BIUBIU闪做可爱状,然后咯一声笑起来。

  我也忍俊不禁,哈哈笑道:“是一个可爱的小孩子。”

  萧萧撇撇嘴,小声嘀咕:“人家才不是小孩子呢!”

  妈妈:“我就说嘛!”

  “你就这么对你儿子没信心?”

  突然,电话里传来一声咆哮:“老婆子,你跟这个废物说这么多屁话做什么?”

  正是父亲的声音。

  因为工作需要,又怕漏过有用的信息,我的电话声音都开到最大,因为领导布置工作的时候不可能给你复述一遍。

  如此,父亲这一声吼当真是回肠荡气,震得我下意识地将头朝后畏惧地缩了缩。

  老爹脾气有点坏,小时候对我的期望也高,管教极严,都给我留下心理阴影了。

  听到父亲吼我废物,母亲不高兴了:“老头子你喊什么喊,儿子怎么成废物了。人家不是考上公务员,工作得好好的吗?”

  老爷子的声音继续咆哮:“瘌痢头儿子自家的好,你当他是个宝贝啊?二十五岁了,都二十五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看看隔壁老孙家的儿子,才二十三岁,结婚半年就给他生了个大胖孙子,把老孙乐得。整天在我面前炫耀,说他这辈子的任务完成了,圆满了。”

  母亲:“二十三岁就是个毛孩子,自己都没活明白,怎么当爹?”

  “什么二十三岁还是个孩子,当年我不是二十二岁结婚的。那一年你十八岁,还是改了户口才扯的结婚证,不一样把这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你少在我面前说顾闯还小,等几年再说。一年复一年,再过几年,他就三十岁了。三十岁的人,又是个废物,谁家姑娘肯嫁他?”

  “我儿子怎么就是废物了?”

  “怎么就不是废物,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不许说我儿子。”

  “说了又怎么样,废物废物废物。你这个老太婆懂什么呀,这男人和女人一样,年龄是个宝,越老越不值钱。过了二十七岁就得打折,知道别人说这种高龄未婚什么?”

  “说什么?”

  “单身狗,都变成狗了,你说有多难听?”父亲继续咆哮:“顾闯,你给我听着,还有两个多月就过年,到时候如果你没女朋友,就别回来了,少给我老顾家丢人。”

  我终于忍不住了:“爸爸,你这是强人所难。”

  “强人所难又怎么了,我就强人所难了。”父亲听到我的反驳,更是来劲:“以前你一回家,整天不是睡懒觉,就是躺沙发上玩手机,你好歹约个姑娘出去逛街啊!你就是废物,国家就得出个法律治治你们这些单身狗,单身就是犯罪,应该通通抓起来!”

  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顾不得手上全是水,挂掉了电话,并顺手关了机。

  旁边,萧萧捂着肚子在沙发上打滚:“笑死人了,笑死人了,大哥哥好可怜啊!”

  “不许笑,不许笑。”我恼羞成怒,一整面皮,扭头对着厨房喊:“邢云,萧萧的成绩不太行,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这样好了,我抽时间帮她补补课。最近有一套《新课堂》习题集不错,大概十几本,我去借一套回来给她做。”

  邢萧萧惊得面色苍白,大叫:“老顾,你不讲义气,你还是我的哥们儿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