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寻人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章 成就感

寻人专家 衣山尽 3078 2019.05.07 00:05

  陈佳:“你给我开罚款单,我交钱就是。现在钱给你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说:“按照制度,你得去局里交钱,我又不是财会人员,收你什么钱。”

  “你可以自己去交啊,记得把发票带回来。”

  “我帮你交,陈佳你不觉得自己过分吗?”

  “我院当是经营困难,你还罚款,也下得了那个手,你不觉得自己也很过分?”陈佳气呼呼地看着我。

  我道:“陈佳,我可是帮你大忙的,从给你出主意,到联系残联,最后送人过来安排工作,都是我一手一脚做成的,现在你院一分钱的税不用交。我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没有苦劳也疲劳了。你不但不说一声谢,现在还给让我帮你交罚款,你这是故意为难我胖虎,又你这么做人的吗?”

  “我不会做人,是是是,我是不会做人,不知道知恩图报。”陈佳点头:“顾闯,我提醒你一句。”

  “你说。”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希望你不要有其他想法。”

  听到这句话,我气得眼珠子都红了,一刹那又想起当初陈力住院时的往事,她也说过同样的话。

  现在又提,反显得我顾闯帮她这个大忙是有所企图似的,人品都被人看低了。、

  这口气,我忍不下去。

  “陈佳,你当我顾闯挟恩图报的小人吗?你想错了,我也看错了人。”

  陈佳:“不管,反正我钱转给你了,自己看着办。”

  我们两人就这么对视,谁也不肯服输。

  办公室那个小姑娘见情形不妙,不敢来劝,偷偷地溜了出去。

  办公室本有四人,解聘了两个,小姑娘还留着。

  “顾哥,你和陈领导生气呢!”一个中年人瘸着一条腿过来。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图麻子的侄子图拐子。

  他现在在办公室做保洁,每月工资三千。

  我忙客气地说:“图哥,你年纪比我大,应该我叫你一声哥,有事吗?”

  图拐子:“顾哥,大家听说你来院里,想起你去看看大家工作时的情况呢!”

  “好,我这就去看,陈经理,你不会反对吧?”这么多残疾人在健福院上班,他们是否胜任,是否适应这么的生活我心中也没数,自然要亲自去看看。有问题立即解决问题,绝不能把一件好事办砸了。

  陈佳:“腿长在你身上,谁管你?再说,你是上级机关领导,要检查工作,我们也要敢管。”

  “你……”

  图拐子:“顾哥,算了算了,您请!”

  我气愤地对陈佳说:“你我还真是话不投机,以后别说话了。”

  陈佳眼圈突然微微一红:“我也不想和你说话。”

  这姑娘,怎么那么爱哭,还总经理呢?

  想陈力何等豪气的汉子,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女儿,说好的DNA遗传呢?

  我们先去的是食堂,这里解决了六个残疾人用工。

  以前的食堂大师傅带的是一个团队,六个人同进共退,听说要安排新人,很不开心,集体走人,把一个大摊子扔给了陈佳。

  民以食为天,院里这么多人要吃饭,一顿不吃,那可就是要出大事的,我很是担心。

  到了食堂,一看眼前的情形,才放心了。

  六个人正在食堂里忙碌。

  这六人中领头的是一个坐轮椅的残障老人,正提着铲子在锅里飞快炒菜,异香扑鼻,看起来手艺不错。

  我用筷子夹了一根肉丝,尝了尝,竟是说不出的鲜美,忍不住赞了一声:“好吃。”

  那大师傅得意地说:“好吃吧,看来你舌头不是摆设。”

  图拐子忙介绍说,这个大师傅以前在一家国企做厨师,后来去非洲搞建设,不小心踩了地雷被炸断了腿。

  回来之后,也没有饭馆用他,在家闲得无聊,一听说到这里来上班,激动得很。

  我笑道:“难怪手艺这么好。”

  又看了看其他五人。

  其中三人都是行动障碍人士,要么柱拐要么坐轮椅,在旁边帮工打下手,动作倒是麻利。

  至于两外两人则负责给老人打饭,他们都戴着墨镜。

  我有点担心,问,他们视力不好,工作起来方便吗?

  图拐子回答说,什么视力不好,根本就是看不见了。哎,顾哥你别动这里的桌椅和摆设,这些东西都有固定位置摆放的。他们虽然看不见,耳朵却好,而且这里面的路怎么走,早就记熟了,没任何问题。

  我这才放了心。

  又问,厨房也没有好担心的,但卖菜怎么办?

  伙食由厨房大师傅置办,每天该做什么菜式,买什么菜都要他亲手经办。

  这买菜的事情怎么办?

  图拐子又笑道,有个瘸子开车去市场买。对了,咱们健福院的两个司机都换成了腿脚不便的。

  我吓了一跳:“腿脚有问题还能开车,难道用拐杖去杵油门和刹车,这不是胡闹吗?”

  图拐子:“顾哥你这就不知道,可以改装啊。只需装个连杆,把油门和刹车改成手柄。”

  我恍然大悟:“这事倒不复杂,手动连杆淘宝上就能买到。对了,司机有开车的资质吗,腿脚不便的人可是拿不到驾驶本的。”

  图拐子说没问题,有两个残疾人以前是开大货车的,出车祸断了腿,现在重新干回本行,不知道有多高兴。他们每天开车带食堂大师傅上街买菜,砍价可厉害了,菜贩子说不多他们,通常会送上一捆葱。

  要不,顾哥你等下做他们的车感受一下?

  我心中意动,想了想:“算了,我相信他们。”

  还是没有勇气啊!

  至于其他残疾人的工作情况,都正常。

  他们现在都在磨合当中,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新岗位,院里的一切还显得凌乱。

  我又问图拐子:“图哥,安排了这么多残疾人进院工作,顶了老员工的岗位,让他们失业,我感觉有点过意不去。”

  图拐子咳一声,笑道:“顾哥,现在的人只要有手有脚,哪里找不到工作?你可不知道现在的单位用工荒到何等程度,特别是传统制造业,年轻人嫌工作时间长,封闭式管理生活无聊,或者渐渐是因为工厂姑娘不多,还有就是不想加班,根本就不肯进厂。制造业也头疼,就差上街抢人了。”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图拐子又说:“健康人不愁工作,我们残疾人找不到工作。能够进来上班,老员工也理解,都说这是行善积德的好事,走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怨言。”

  说完,他尊敬地朝我一鞠躬:“顾哥,同事们都很感激你的。”

  我一把将把扶起,心中突然生起了一种崇高的情感:这或许就是我工作的意义吧,这么多天的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成就感这种东西果然让人愉快啊!

  我感觉自己天生就是干民政工作的人,能够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这样的人生很有意义。

  我祖籍所在地是有名的佛教胜地,目濡耳染,受到了不少影响。

  我现在是共产党员,党员是唯物主义者,不信仰这套。但是,作为一个党员,作为一个人,也应该有慈悲之心。

  正高兴着,就看到一个工作人员推着一辆轮椅过来。轮椅上那个老人戴着墨镜,用一张丝巾蒙了面。

  看到我,那个正在推车护工激动地叫了一声,口中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然后用手不住比画。

  图拐子在旁边翻译:“是不是顾领导,谢谢党和政府,谢谢你为我们残疾人解决了就业问题。我现在终于不用在家里吃闲饭,也能为家里解决经济负担了,谢谢,谢谢!”

  原来这人是个笼哑人士,他不住鞠躬。

  我笑了笑,正要勉励他几句。

  突然,轮椅上的人一动,摘下面巾和墨镜,叫道:“拉屎。”

  那个残疾人又继续不住比画,

  图拐子翻译:“陆永孝,你是想解手还是已经拉出来了?”

  原来这人就是陆永孝,我定睛看去,却见是一个中等身材的老头,有点发福。很大的眼泡,看起起就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偏激之人。

  失火那天一片混乱,我背上他就跑,倒是没有记住他的模样。

  陆永孝挪了挪屁,指着自己身下:“已经拉出来了。”

  不等那个护工比画,图拐子很是无奈地说:“老陆,你也不是不能动,就不知道自己上厕所吗?还有,你想解手,可以提前说一声,何必拉裤子里。”

  “老了,糊涂了,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陆永孝一副痴呆模样,嘴角流出一线晶莹的口水。

  护工没有办法,只得把陆永孝推进了房间。

  陆永孝原先住二楼,他故意纵火之后,陈佳有点害怕,把他调换到一楼,就在办公室对面,以便随时关注。

  本来,养老院是两人一个房间的。可是,没人肯和他共处一室,都说这老头是疯的,和他住一起,说不准哪天被他给杀了。

  没办法,陆永孝就占据了一个单间。

  我这次来健福院主要工作是调研,了解残疾人是怎么工作的,也跟着进了房间。

  那个残疾人护工手脚倒是麻利,力气也大,先是将陆永孝扶得站进卫生间。然后放了热水,准备好卫生纸和香皂。

  然后脱掉他的裤子。

  这一脱,骇然的一幕出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