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寻人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章 佛系

寻人专家 衣山尽 2084 2019.05.13 11:59

  “后来陆永孝怎么了,回院之后。”

  照例到了我和邢云在QQ上聊天的时候。

  我躺在床上,回答说:“老陆回来之后终于变成了一个正常老头了,守规矩,懂礼貌,通事理,简直就好象是变了一个人。可见,这次经历对他的打击是何等之大。邢云,你这个办法不错,真不知道你脑袋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妙计,妙计!”

  “我也是根据常理想出来的,你想啊,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正年轻,怎么可能嫁一个七十岁的老头。陆永孝品性恶劣就是个老流氓,长得又不行,别人凭什么看上他。不就是有套房子吗,可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爱钱。”

  我说:“这事还是有点冒险,如果桂花嫂正答应嫁给了陆永孝,我还真没办法交代了。”

  “如果不这么干,你不也是没有办法了吗?不如以毒攻毒试是试,反正事情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也是这个道理。”

  没错,这事就是我和邢云商量出来的。

  我和邢云每天晚上都会聊天,说说彼此今天又遇到了什么事。

  听我说起了陆永孝,邢云建议不妨让陆永孝和桂花嫂相处一段时间。以前二人在一起不过是雇主和保姆的关系,桂花嫂答应和老陆在一起有赌气的成分。只要真正面临谈婚论嫁的时候,她才会权衡利弊。

  这事不外是两个结果,一,桂花嫂不同意,陆永孝灰溜溜地回养老院。如此,那就是皆大欢喜;二,桂花嫂同意,陆家人来找养老院麻烦。现在养老院的麻烦还少吗,也不多这一桩。

  于是,在我的暗示下,陆永孝偷偷溜出养老院,跑去桂花嫂那里。

  桂花嫂答应和陆永孝交往,说出口的话收不回来,只能收留了陆老头,试着和他磨合。

  可她毕竟是个四十岁的女人,在如今的营养条件下,四十岁的女人还很年轻,和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在一起,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生理上都非常不合拍。

  两人隔了代,坐一起根本就没有话说。

  可想生活在一起是何等痛苦异常。

  而且,她当初本就没打算和陆老头在一起,只不过是说了一句气话,就弄成现在这样的结果。

  而桂花嫂因为是寡居,平日里也不乏追求者。

  和其他健康的有共同语言的同龄人比起来,陆永孝简直就是面目可憎了。

  拿桂花嫂后来透露出的话来说,就是:“泥马,我一摸到姓陆的身上松弛的皱纹就恶心得想吐。不就是一套房子吗,老娘也不是没地方住,凭什么要委屈自己?”

  最后,她说出一句很有哲理的话:“两个人在一起应该有爱情,我为了钱和他在一起,这和卖身又有什么区别,老娘不干这种事。”

  就在会议的最后一天早上,桂花嫂醒来,看到苍老的枕边人,感觉这老头随时都像是要断气的样子,突然心生恐怖。

  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不协调和难受,桂花嫂恶向胆边生,一巴掌扇去,就把他扇醒了,骂道:“老娘上了你的当,平白侍侯了你几天,恶心死个人!马上收拾东西,滚蛋!”

  “于是,陆永孝就回健福院了?”邢云问。

  我回答说:“不回来又能怎么样?回家,儿女平日里又忙,没办法照顾他,不还得送到养老院。与其叫人送,还不如自觉些。养老院不好吗,有人提供一日三餐,几百上千个同伴,热闹。”

  邢云:“我的意思是问,陆永孝是脾气古怪的人,他到养老院后没有继续做妖?”

  “没有没有,陆老头受到如此沉重打击,整个就好象变了一个人。”我想起陆老头的情形,忍不住扑哧地笑出声来。

  陆永孝回到健福院之后发生了巨大改变,他换上了一声唐装,脚穿元宝布鞋。脖子上挂了一串念珠,手中时刻搓着两个被盘得油光锃亮的核桃。

  逢人就带三分笑,口呼“阿弥陀佛。”

  和以往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同,没事就跑去找其他老人聊天。

  说起话来细声细气,一副慈眉善目模样。

  遇到有人问他往日和保姆的感情生活时也不避讳,讲完,叹息一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到了咱们这种年纪,对于女色丝毫不能放在心上。”

  一句话概括:陆永孝整个人都佛系了。

  说完,我感慨一声:“邢云,幸亏你想出这个治本的法子,否则这一关我还真过不去了。对了,你的店现在经营得怎么样了?”

  邢云:“已经有点起色,恰好抹平所有开支。”

  我精神一振,打过去一行字:“做生意这种事情急不得,也别想一口吃出个胖娃娃。你以前一直亏损,现在终于抹平了所有开支,这可是一个让人高兴的变化。说明你终于有回头客人了,也做出了口碑。不要急,总会有拨得云开见月明的那天。”

  邢云:“哎,能不急吗?你说拨得云开见月明,可这一天究竟是哪天。”

  我道:“你急我更急啊,我这不是急着结婚吗?你早一天成功,我早一天脱单。”

  “讨厌啊你。”

  我继续调侃:“邢云,我都要二十九岁了,已经是大龄未婚,平时别人看我的目光都是怪怪的。觉得我这么大年纪还不结婚,是不是性格和生理上有什么问题。再说了,我血气方刚,长期独阳不长也不是办法。”

  “真是讨厌,顾闯,不许你耍流氓。”QQ那头,邢云发出来一个发怒的表情。

  虽然见不着面,我还是能够想象她害羞的样子,心中不禁大乐。

  这个时候,有人在敲房间的门。

  母亲的声音传来:“顾闯,你怎么每天晚上都把自己关屋里和人聊天。不对,不对,你一定是在谈恋爱了,网恋?妈跟你说,网上的东西可靠不住,小心被别人给骗了。恋爱结婚可是大事,还得知根知底,我明天就找人问问又没有合适的姑娘介绍给你。”

  我吓了一条:“妈,我睡了,你别没事就骚扰我好不好?”

  我给邢云发过去一个信息:“邢云,时间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最近大降温,我脑袋有点疼,别感冒了。”

  邢云:“多喝热水……哈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