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寻人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八章 突然感觉不对

寻人专家 衣山尽 2104 2019.03.19 09:16

  福利院财会室有两个人,会计、出纳。会计是洪燕,出纳是皮蛋。

  皮蛋,姓皮名洋,男性,今年二十五岁。

  这个人怎么说呢,人道是不错,活泼大方,说话也有趣。每天上班,就在各办公室乱蹿,逗得大家哈哈地笑个不停,是个开心果。

  他家庭条件不错,父亲是跃进渠管理处的干部,母亲在市区干洗店连锁店,住的房子也大。

  可惜,皮洋大约是家里条件太好了,读书的成绩不行,勉强考了个二本,学的是财会专业。

  毕业之后,被招聘进了福利院做出纳。每月工资三千多,勉强够他自己花消。

  父母的意思是让皮蛋一边上班一边温习功课,看能不能考进体制内。

  当然,以他老人家的学习能力和自控能力,考公务员是不可能的,至于事业单位,垫一下脚尖大约还有可能。为此,家里许愿,只要考上,就奖励他一台三十万的汽车。

  可惜,皮蛋同志参加工作之后,一下子进入了社会,工资也不低,家庭条件也好,顿时失去动力。成天和朋友同学到处玩,又迷上麻将不能自拔。什么凌云之志,什么体制内的雄心壮志,可去他妹的吧!

  至于汽车,我才没兴趣呢!反正将来谈恋爱结婚,男方要出房子出汽车,二老你想抱孙子,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

  这样,他爹娘拿他也没有办法,就让自己不听话的儿子在单位里混着,希望等他年纪再大一些能够变得成熟稳重。

  至于今后所需要的一切条件,家里人替他创造就是。

  前提是皮蛋得好好上班,不至于和社会脱节。

  如果皮蛋不上班,跑出去玩,父母绝对不会放过他。

  洪燕:“希望如此,可是,我觉得这事好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说:“什么地方不对劲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皮洋不见的?”

  洪燕:“周四下午的时候,办公室的插板坏了,我就上街去买回来。刚到福利院大门,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微面,里面坐了三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然后,皮蛋就笑嘻嘻地从院里出来,上了那辆车。”

  “看到,皮蛋和我打了声招呼,说那几个人都是他的朋友来找他玩,就先走了。这一走,就是消失了,周五也没来上班。今天本该发工资,按照往月的规矩,财会室的人要过来加半天班把工资发了,他还是没有来。打他电话,关机了。顾闯,我这心里总觉得不安,好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我们福利院在乡镇,服务岗位还好。像财会室这种部门,其实工作量很小。老马哥无为而治,院中文恬武嬉,大家有什么私事,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条件下,说一声提前跑了也没什么。

  我安慰洪燕:“别急,皮蛋太爱玩了,竟然不来上班,岂有此理,得扣工资。别急,我等下联系一下他的父母问问情况。”

  洪燕:“不急,不急,我能不急吗?每个月的工资都需要从皮蛋手中发出来,印鉴什么的都在他手里。今天是周末,还可以用不上班这个借口推脱,到了周一,大家问起来,我又从什么地方拿钱来发?”

  “对,我还忘记给皮蛋的父母打电话了,顾闯,你看,我一急都急糊涂了。”

  福利院有三十号工作人员,都眼巴巴地等着工作,到时候没钱给人家,一闹起来,问题就大了。

  福利院工作人员在入职的时候都留了挡案和紧急联系人联系电话。

  我找到皮洋父亲的电话,打了过去,说明情况。

  皮父听说儿子已经一天没去上班,大为震怒,咆哮道:“这个混帐东西,估计是跑到什么地方去打牌鬼混了,等我找到他非扒了他的皮不可。顾闯,不好意思,给单位添麻烦了,我这就去找人,揪着他的耳朵把人给你揪来。”

  据我所知道,皮蛋早在读初中的时候,他爹娘就为他准备了婚房。

  参加工作之后,皮蛋估计是在家里被父母管得烦了,就搬过去独立生活,最长的时候半个月没回家。

  如果他不来上班,家里人还真不知道。

  打完电话之后,我朝洪燕一摊手:“得,在没找到人之前就这样吧!大家散了,回家去欢度周末。”

  洪燕迟疑,道:“如果周一皮蛋还不来,大家问起工资的事情怎么办?”

  我说:“凉拌,你自己解决,希望周一我们能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皮蛋出现在我们面前。”

  洪燕无奈:“好吧,希望如此。”

  她性格火暴,比较凶,别人有事还真不敢去找麻烦。否则,呛死你。

  事情就这样了,离开福利院之后,第二天周日,我在热线办一口气从早上八点值班值到晚上十一点,累得够戗。

  原因很简单,按照单位的惯例,周一早晨要开朝会。也就是全福利院的管理人员要凑到一起总结上一周的工作,布置本周的任务。

  下个周一和往周不同,我和老马要去民政局开个月会。因为每个月十号领工资之后,新的一月开始了。

  明天的月会全区各大福利院、救助中心、未成年保护中心的主要管理者都要参加,传达上级精神。据说,最近国家的民政福利救济政策有微调,要开始全国联网,实行黑名单制度,打击跑站者。

  局里通知说,让大家尽快掌握精神,联网工程必须短时间做完做好。

  去参加这次会议的不是各院院长、站长就是副职、助理,我作为一个普通工作人员能够与会,看样子已经成为组织的培养对象,内心中感到一阵振奋。

  老马年纪已大,处于半退休状态,桂花镇福利院也需要年轻人扛起来,还有谁能比我更熟悉这里的情况呢?

  我不禁浮想联翩。

  “苦海泛起爱恨,这世界难逃避命运……”

  手机电话铃响了,惊心动魄。

  打电话来的是皮蛋的父亲。

  我道:“喂,是皮叔叔吗,皮洋回家没有,他跑什么地方去了,同事们还等着他发工资呢,我都穷得吃方便面了。”

  说着就吃了一叉方便面,故意发出吸溜的声音。

  热线办要值夜班,办公室常年放着一箱康师傅,一箱罐装八宝粥,以备不时之需。

  皮洋父亲:“没有回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