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寻人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比武现场

寻人专家 衣山尽 2007 2019.04.05 00:14

  只见,战况已经达到了最激烈的时刻。

  包小进手中挥舞着拐杖,不要命地朝郭英砸去。状若疯虎,拐影如同疾风。一边打,口中一边悲愤地大叫:“我打死你这个恶婆娘,我要打死你!”

  他姿势极其优美,颇有广场舞小苹果的架势。只可惜因为瘸了一条腿,身体摇摇晃晃,露出不少破绽,每记招式都用得老了,被郭英轻易招架。

  但见那郭英手执一个搪瓷面盆,如同擎开一面盾牌,将门户守得极严。

  只可惜,对手力大,速度又快,且招式奇奥。她被动防守,终究是抵挡不住,一步步被逼得朝后退去。

  手中的搪瓷面盆也被砸得跳漆凹陷,她头发也散乱了。

  口中惊声尖叫:“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救命啊!”

  如此热闹引来无数围观的病员,几乎每个病房门口都挤满了人,都在探头探脑张望。

  这里是外科楼,住进这里的都是人人身上带伤。有人脑袋扎着绷带,有人手肘上着夹板,有人柱着拐杖,恍惚中让人如同置身于惨烈的冷兵器古战场。

  打斗实在太激烈,护士们都惊得不住大叫,却没有一人敢挨上去。

  我一看,麻痹,包小进你这个渣男,还打老婆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汲取了上次劝架的教训,我直接朝包小进冲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拐杖:“干什么,干什么?住手!”

  郭英乘这个机会,一面盆打过来,正好砸到包小进的肩膀上,打了他一个趔趄。

  包小进怒啸:“顾闯,拉偏架,放开!”

  我如何肯放开他,郭英是个女人,力气小,被她打了也没事。可包小进这拐杖如果砸出去,谁也不敢保证是什么后果。

  转眼,包小进又中了几盆,痛得哇哇大叫。

  小陈喊了几声,无论如何也制止不了已经疯狂的郭英。见形势不妙,不顾个人安危,冲上去一把把她抱住,拖到了一边,总算制止住这一场闹剧。

  我心中一个激灵:小陈有麻烦了……上次我抱开郭英已经弄出问题来,你还抱,不怕被人家老公投诉吗?

  果然,看到这情形,包小进愤怒得眼珠子都红了,恶狠狠地盯着我。

  我感到一阵莫名其妙,抱你太太的是小陈,你瞪我做什么?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左拐派出所。

  见控制住了局面,小陈威严地喝道:“干什么,你们又在闹什么?”

  我忙向他说明了郭英和包小进的关系。

  小陈:“原来是两口子打架,要打回去打去,这里是公共场所,而且都是伤员。你们一通乱打,伤到其他病人,那是要负责任的。还有,郭英,你丈夫都伤成这样了,你还打他,太不象话了。”

  见派出所的人站在自己一边,包小进骂道:“警官你这句话说得,你看看我都伤成这样了。别人娶老婆,工作了一天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大家再看看我,平日里的好歹我也不说了。我现在出了车祸,只剩下半条命了,这疯婆娘还跑过来打我,还有人性吗?”

  我实在是太明白包小进是个什么样的混帐东西,自然不会让他带节奏。反问:“包小进,你说郭英跑过来打你究竟是为什么,她又不是疯子?”

  包小进:“她就是个疯子,我住院不是要医药费吗,医院让交钱,不然明天就要断药。我打电话让她过来脚钱,这婆娘,这恶婆娘竟然说一分钱没有,这不是想看着我去死吗?你说,这样的婆娘该不该打?”

  众人听到这里,都鄙夷地看了郭英一眼。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婆娘连自己丈夫的药钱都不肯出,简直太没有人性了。

  小陈严肃地对郭英说:“郭英,你丈夫的药钱该出还得出,这也是你必须要尽的义务。否则,就是违法。”

  被众人一阵指指点点,郭英气得脸都白了,气愤地叫道:“警官,各位,事情可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样,这事顾闯,顾书记最清楚。你们要问就问他,包小进干的脏事,我可说不出口。”

  包小进暴跳如雷:“你这婆娘又要诬陷我。”

  我再也忍不住了,冷笑道:“包小进,你自己做得,别人就说不得?”

  包小进:“姓顾的,我们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开口?”

  我道:“包小进你别忘记了,我还是城南村第一书记,你是城南村的人吧?我现在还是拆迁办公室的成员,你家拆迁的时候我在负责,你说,你们家的事我能不能说?”

  其他人都点头:“原来是村两委的领导,村民家庭纠纷他自然是可以调解的。”

  包小进:“嘿,你是官儿,想仗势压人吗?我也不知道郭英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替他这么说话。对了,下午的时候,你们还抱在一起,当我这个做男人的眼瞎子啊?”

  “啊!”围观群众都是一脸精彩,村干部抱村民家的小媳妇,这不是乡村小H文中的经典情节吗?

  一般来说,在小说中,这种好色的村干部都会被主角一通痛扁猛踩的。

  已经有人默默地拿起手机录视频,准备发朋友圈。

  小陈抽了一口冷气,急忙朝后挪了挪身体。方才他劝架的时候也抱开了郭英,如果真被投诉,那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心中也是后悔,早知道让老王过来了。他是临时工,不怕的。

  郭英气得眼睛里都是泪水:“包小进,想不到你是这样你一个人,你血口盆人!”

  我气往上冲:“包小进,你老婆不给你出医药费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非要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包小进还在犟嘴:“我光明磊落,怕你什么?”

  我嘿嘿冷笑:“好好好,那我就说了。”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郭英朝我摇了摇头,凄然道:“顾书记,别说了,别说了,这毕竟是家丑,家丑不可外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