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寻人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稳住我们能赢

寻人专家 衣山尽 2207 2019.01.01 06:10

  我叫顾闯,顾此失彼的顾,闯祸的闯。

  我今天二十五岁,正风华正茂,人生有无限的可能。

  我工作干得有滋有味,收入稳定,感觉自己过得非常爽,可从来没想到过要谈恋爱!

  是手机不好玩,还是美剧不好看,我干嘛要有个女朋友给自己请个祖宗回家?

  老实说,如今男人的地位实在不太高,我省尤其如此。单位的同事已经有了血的教训,比如老马哥,又比如米家成……

  香气袭来,就看到邢云端着一盆萝卜炖肘子过来,放在桌上。大约是做饭有点累,她的脸红扑扑的,额头微微带汗。

  “饿死了,饿死了!”萧萧欢呼一声,如同轻盈的燕子跑去盛饭。

  我也不客气,坐下来提着筷子就去夹肉。

  突然,邢云伸出筷子把我架开:“你不能吃这个?”

  我:“怎么就不能吃?”这个时候才想起要用公筷夹菜的,真是麻烦啊!

  又换了公筷,还是被打开。

  “反正不行,不许动筷子。”

  我抽了一口冷气:“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邢云淡淡地说:“你另外有饭,这份萝卜炖肘子不许动。”

  我:“敢问,有肉吗?”

  “没有。”

  我恼了,忙了一天,又累又饿,顿时压不住火。:“还开小灶吗,邢云,过分了啊,我每天二十块钱的伙食,难道连肉都不能吃?我不搭伙了,退钱我自己上街去解决。吃吃吃,吃个鬼啊!”

  邢云哼一声盯着我,很干脆地说:“不退钱。”

  这个时候,萧萧端着一份热气腾腾的面条过来,放到我面前:“大哥哥,刚才姑妈听到你今天生日,特意煮了一碗长寿面,快吃,快吃。按照我们老家的风俗,得把这碗面全部吃完才能去夹其他菜,否则就是不吉利。”

  我这才恍然大悟,忙对邢云道:“对不起,我误会你了,给你道歉。”心中突然有点温暖。

  邢云还是那副淡淡的样子:“你既然和我搭伙,给你做饭也是应该的。快吃吧,一点都不要剩,浪费是极大的犯罪。”

  一说起“犯罪”二字,她大约是想起刚才我父亲在电话里说“单身就是犯罪,应该通通抓起来”的话,再绷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

  这一笑,宛若楼下花坛里正开放的蔷薇花,晃得人眼花。

  我心脏蓬地跳了几下,暗道:想不到这邢云还这么好看,忽略了忽略了。

  萧萧也笑起来,我也咧嘴嘿嘿了好一气,然后埋头将一碗长寿面连汤带水吃了个干净。

  而邢云也不动筷子,就坐在那里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我,里面似有一汪清泉在波动。

  我心中突然有点害怕,又有点点甜丝丝的感觉。

  屋中的气氛突然有点诡异,再没人说话。

  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我打开手机。毕竟是工作电话,必须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否则,若是养老院那边的老人有什么事,又找不到人,那可是要摆摊子的。

  电话刚开,就有微信进来,是洪燕发过来的语音:“顾闯,我和表妹联系上了,明天晚上六点,世豪广场粤乐餐厅吃饭,你给我换件好衣服,把头发弄整齐点,好好表现。人家可是大美女,人品好,性格好,家庭经济条件好,你得把握好了。对了,我发张照片给你,不许流口水。稳住,我们能赢!”

  我哈哈一笑,回话:“洪燕,我什么人你不知道,就算你发个天仙,我也是其稳如山。”

  接着,一张照片发过来,萧萧也好奇地将头探过来看。

  洪燕果然是个信人,说发素颜照就发素颜照,索性就是一张证件照片。

  照片上是一张典型的我省女孩子的照片,五官娟美,眉目疏朗,既有小家碧玉的秀气,又有本地女孩子特有的灵气。

  “好美,老顾,这是你对象吗?”萧萧低呼一声。

  还没等我说话,洪燕的语音又过来,尽是得意:“怎么样,满意吧?”

  我:“挺好看的。”

  “那好,说定了,明天晚上六点,不见不散。”

  “我敢拒绝吗?”我苦笑,实在是没有谈恋爱的心思,可如果不去又得罪同事。得,就当是完成个政治任务,充个人数。

  说着话,我伸出筷子去夹肉。

  “啪!”邢云的筷子伸出来又将之打开。

  我愕然抬头:“怎么了,还不许吃,你又安排了什么节目。我肚子都被刚才那碗面撑圆了,你如果再弄一碗,这萝卜炖肘子我就别吃了。”

  邢云冷冷道:“没有另外一碗面了,你今天的晚饭已经结束,这肘子可不是给你的。”

  “结……束了?”

  邢云点点头:“你想呢?你一天才二十块伙食,我的面可金贵了,你今天的饭钱已经吃完,回你自己房间去吧,你的脚臭得很。”

  我实在经受不住肉的诱惑:“我冲值行不行?”

  “不行,大家都别吃了。”邢云夹了一大块肉放到萧萧碗里,就把菜撤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叫道:“大姐,做人可不是你这么做的!”

  第二天一大早,早饭照例是一碗面,这回连臊子都没有放,就放了点辣椒油和酱油,佛系到极至。

  连续两顿饭都是吃面,还不带荤腥,我满嘴都是碱味,心中窝火。

  这邢云,我又没有招你惹你,至于这样吗?

  今天一天的工作其实挺简单,就是和工作组的人一起下到村民的家里,和他们谈话,做做思想工作,然后布置明天村民大会的会场。

  思想工作自然是没办法做的,我又不能对他们承诺什么,明天才是关键。

  忙了一上午,在城南村吃了午饭,午休之后,我又骑着那辆油蚱蜢回到福利院把这头的事情也办了。

  时间很快到了五点,洪燕还是没有放过我。她怕顾闯同志反悔,时间一道就跑过来盯着我,指了指摩托车:“顾闯,你就打算骑这车去相亲,怎么也得借辆好车,要不我们给老马打个电话开他的车去?”

  我摆手:“别,咱就是个普通人也不用装什么富二代,借车去相亲那不是骗人吗?一次两次还行,又不可能每次都借车,反叫人看轻了。”

  “也对,随便你吧!你自己先骑车进城,咱们在世豪广场粤乐餐厅汇合。”洪燕突然咯咯一笑:“还一次两次,次次?怎么,动心了,美吧?”

  我点点头:“美。”

  “白净吧?”

  大姐,拜托,证件照能看出皮肤白不白吗?出于礼貌,我还是点头,肯定地说:“白!”

  洪燕捏紧拳头:“稳住!”

  “我们能赢。”

  我们相视大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