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痴心妄念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066 2019.08.10 20:00

  目前已知的敌人,只有黑煞和法海。

  黑煞一不可能这么快养好伤,二不可能只造成这么点破坏就把小青拿住,所以只可能是法海。

  法海不但功力高深,而且手持克制妖族的法宝,完全有能力在不闹出太大动静的情况下擒住小青。

  “好你个法海,原来让许仙邀请白娘子同游,还是一招调虎离山之计!”凌七一把攥住青绸,返回闺房照看白娘子。

  白娘子的状态依旧非常糟糕,忽而遍体结霜,忽而烧红炽烫,黛眉拧作一团,蛇尾在痛苦中无意识甩动,将床架桌椅统统抽碎,甚至连墙面都被打出一条条裂纹。

  凌七能看出白娘子的妖力属冰,这种冰火两级的变化,正是失控的妖力和侵入的药力斗争所致。

  想稳住她的状况,就必须将药力逼出来!

  想到这凌七当机立断,扶起白娘子,准备为她输送真元逼出药力。

  然而要命的是,白娘子没有意识,蛇尾乱动根本坐不稳。

  无可奈何,凌七只能道了声得罪,一咬牙将白娘子抱入怀中,紧紧箍住她一点点输送真元。

  法海的佛门功力阳刚炽烈,加持雄黄药力,正好克制白娘子的冰属妖力,却对凌七的真元无能为力。

  在凌七真元的帮助下,节节败退的妖力终于稳住阵脚,进而展开反扑,一点点将侵入的药力逼了出去,化为一缕缕橙红色的烟气,从白娘子的七窍中溢出飘散。

  大约两刻钟后,不正常的炽烫终于缓解,蛇尾收回重化人形,白娘子不再颤抖,气息趋于稳定,拧在一起的眉头好不容易舒展开。

  凌七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松开手准备带她离开这里。

  谁料手刚松开,白娘子再次发出痛苦的轻哼,缩成一团往他怀里钻,鼻呼寒气,面结冰霜。

  凌七一贴她的额头,才发现冰的吓人。

  蛇是冷血动物,没有调温系统,需要通过晒太阳存储热量保持体温。

  蛇妖固然修炼有成,却不可能完全摒除原始机能。

  药力发作已经破坏了冷热平衡,逼出药力的过程中,又被带走了大量热量,再加上白娘子修炼的是冰属妖力,体温暴降完全是必然的结果。

  “这可怎么办?总不能出去晒太阳吧?”凌七头疼,拽了一床被子将白娘子裹紧扛在肩上,挑了一条相对隐蔽的路线,施展逍遥游朝城外奔去。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话并非绝对。

  虽然利用玄金斩和逍遥游甩脱了法海,但难保法海不会找回这里,毕竟小青就是在这里被捉走的。

  出城很顺利,凌七一头扎进荒郊野岭,找了个山洞放下白娘子。

  虽然裹着棉被,但棉被本身并不能产生热量,白娘子还是冷的直打哆嗦,呼出的寒气越来越重,挂着白霜的侧颜,憔悴的让人心疼。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凌七赶紧点了一堆篝火,打开系统商城,开始筛选普通商品。

  现在他的余额只剩50诸天币,不过好在普通消耗型商品价格便宜,只用诸天币即可购买。

  【鹿血酒

  功效:大热祛寒,温阳和血

  售价:诸天币5】

  “就是这个!”凌七赶紧买了一瓶,给白娘子强灌了下去,然后再次将她抱在怀中裹紧棉被,窝在篝火旁取暖。

  白娘子不止体温低,还在不断往外散发寒气,凌七感觉就好像抱着一块人形冰坨,不一会就冻得牙齿打颤、双臂发木、脸色发青。

  鹿血酒生效需要时间,这个节骨眼上凌七无路可退,只能一咬牙运转真元,加速血液流动,尽可能驱散寒气,维持自己的体温。

  渐渐地渐渐地,困意上涌,凌七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凌七悠悠转醒,篝火已然熄灭,洞里黑漆漆的,只有几只萤火虫在黑暗中飘来荡去。

  “咦,人呢?”下意识看向怀中,却发现白娘子已经不见了。

  躯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肌肉关节都很僵硬,凌七却顾不得那么多,赶紧爬起来钻出山洞。

  天色已黑,群星璀璨。

  银白的星光下,一抹倩影偏偏而立,鬓发和发呆随风轻扬,仿佛随时都会飞升而去。

  只是,以无尽的冷夜为背景,这背影莫名让人感觉有点孤独忧伤。

  看到白娘子还在,凌七顿时松了口气。

  白娘子似也觉察到了凌七,却没有转身,只是微微侧了一下头。

  “你别误会,我只是……”凌七走过去,想解释却被白娘子打断。

  “我明白。”白娘子道。

  “你……明白?”凌七试探着问。

  正常情况下,任何女孩子醒来发现被男子抱着,不都会将对方当成禽兽吗?

  白娘子不答反问,其声幽幽:“公子你说,这人世间的恩情究竟算什么?当真就如蝉翼般脆弱吗?”

  凌七一怔,随即明白了她问的是什么。

  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钱塘县万家灯火依稀可见,与此处冷寂幽暗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等凌七回答,白娘子接着往下说:“一千五百年前,他曾救过我的命,如今我只是想还他一世恩情,为何就这么难呢?”

  “是我哪里做错了吗?”

  “还是,只是因为我是妖?”

  “生而为妖,错了吗?”

  问到最后一句,声音已是哽咽。

  “错了!”凌七颔首。

  白娘子蓦地颤抖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凌七会这样说。

  凌七话锋一转:“但并非因为你生而为妖,而是因为你渴望为人,渴望以人的方式生活。”

  这回轮到白娘子怔住。

  凌七抬手指着钱塘县的万家灯火:“人多妖少,妖必是异类,但如果妖多人少,异类还会是妖吗?”

  白娘子摇摇头,如果妖多人少,异类将是人。

  “就是这个道理,人有人生,妖有妖道,你企图伪装成人,融入人的世界,还希望不被排斥,这本身就是一种奢望,是不合道理的,至少在现有的大环境下,是不可能的。”凌七道。

  “可是,我只是想报恩……”白娘子低下头,声音弱了许多。

  凌七收回手,再次语出惊人:“你想报恩,你考虑过他需要你的报恩吗?一厢情愿,不也是奢望的一种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