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 不认命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005 2019.09.06 11:53

  天尊果然存在,而且还是个觉醒者!

  “不一样的,时空的囚笼不可超脱,而人造的囚笼可以超脱,这个囚笼是人造的,不是吗?”天尊道。

  凌七不答,觉醒者可以提问,但他不能再说了,否则就涉嫌违规了。

  天尊一指边界控制器:“这些东西,就是用来控制我们的,只要接近世界的边界,就会被强行控制。”

  “你为什么不会被控制?”凌七问。

  “这是我的秘密。”天尊话锋一转,“我们还是来说说他们吧,我劝你不要杀龙王。”

  凌七:“三年后,灭陈塘,斩哪吒,化解龙族大劫,这是你给的预言。”

  “你若杀龙王,则龙族大劫自然应验。”天尊道。

  凌七一怔,随机恍然大悟,眯起眼睛说:“原来你所谓的龙族大劫指的竟然是我!”

  原以为龙族大劫是哪吒闹海导致,现在才明白,其实天尊的目标根本不是哪吒。

  天尊颔首:“且勿动怒,这是你我唯一私下见面的机会,只有在这里,在这些金环旁,我才能屏蔽外界的感知。”

  “那斩哪吒又是怎么回事?”凌七又问。

  天尊沉默片刻,语气陡然变得无比郑重:“哪吒必须死,肉身无法超脱,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什么意思?”凌七蹙眉。

  “不可说,届时你自会明白。”天尊摇头。

  凌七:“那陈塘关百姓以及哪吒的父母呢?他们也必须死?”

  天尊:“天道无情,他们有他们的命。”

  “愚者固然可气,却罪不至死,哪吒的父母更是无辜。你不是天道,你无权定他们的命!”凌七抬起剑峰直指天尊。

  “创造这个世界的人就是天道吗?就可以定命吗?”天尊反问。

  “他不同。”凌七道。

  天尊再问:“哪里不同?”

  “……”凌七无言,他不能再多说。

  从道理上来说,的确没人有权定他人的命,但创世神的职责,就是当天道,定人命,这是诸天大世界形成后既定的规则。

  想要打破这个规则,难度可是比觉醒逆天、脱离世界、挑战创世神困难多了。

  要知道,创世神可不止一位,强横的诸天内测员更多,在这之上还有管辖一切的诸天理事会。

  与这样强大的“命运”比起来,别说小世界中的傀儡,即便诸天内测员也渺小无比。

  “你回去吧,我会将他们送回龙宫,忘记此事。”天尊不再探讨命运的问题,也不再旁敲侧击。

  凌七沉思了一会:“你想怎样随你,但我一定会改变哪吒的命运,无论是你定的命运,还是他定的命运!”

  说完,扛着敖芮儿转身飞驰离开。

  望着凌七的背影,天尊喃喃自语:“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外来者了,你是我唯一的机会,哪怕形神俱灭天地翻覆,我也绝对不会放弃!”

  ……

  李府

  哪吒一看凌七居然把敖芮儿给扛回来了,急忙追问发生了什么。

  “等她醒过来,你自己问她吧。我去给她做点吃的。”凌七将敖芮儿安顿在厢房。

  哪吒无奈,只能蹲在床边等待,望着敖芮儿昏睡的侧颜,心中五味杂陈。

  他不知道也没想过,自己对敖芮儿是怎样一种感情。

  对他来说敖芮儿不止是唯一的朋友,更会给他带来莫名的安全感,只要见到她就会特别舒心。

  可是,上次吹了半个时辰海螺,敖芮儿也没出现,又让他有点生气失望,感觉自己被骗了。

  现在看着敖芮儿憔悴的样子,感觉忽然又没那么生气了。

  “哎呀我这是怎么了?”哪吒抓头发。

  当凌七端着美食回来的时候,敖芮儿正好幽幽转醒。

  “我在哪?”敖芮儿似乎很不舒服,皱褶小脸撑起身。

  “我家。”哪吒答。

  敖芮儿闻言转头,不由微微一愣:“是你?”

  “你为什么没来?是没听到还是不想来?如果是不想为什么要和我拉钩?”哪吒取出海螺。

  敖芮儿面露为难之色:“其实,我……”

  还没说完就被哪吒打断:“我知道你的身份,师父都已经告诉我了。”

  敖芮儿这才注意到凌七:“是你救了我?”

  凌七颔首道:“你是敖广的女儿,东海龙宫公主,为什么会被禁锢?”

  “此事说来话长。”敖芮儿面露哀伤愤懑之色。

  “不嫌长,边吃边说。”凌七放下托盘,将碗端给敖芮儿。

  敖芮儿下意识接过,只一眼就看呆了。

  只见碗里米粒颗颗如玉,上面摆着三根炸虾,炸虾足有匝长,裹着厚实的金色面衣,橘色的虾尾翘起,看着都能感受到其中酥脆。

  青葱海苔碎撒其上,配以淋在炸虾上的棕色酱汁,真的可以说是色香味俱全。

  “好香啊,这是什么?”即便身为龙宫主,敖芮儿也被香气勾的有点受不了,不自觉馋涎狂涌。

  “天妇罗盖饭。”凌七道。

  “师父你偏心,我怎么没吃过?”哪吒跳起来一看碗里的内容,立刻大声抱怨。

  凌七白眼一翻没好气地说:“偏心?这一年你吃的还少吗?”

  “我不管,你就是偏心!”哪吒撅嘴。

  敖芮儿拿起快起夹了一根递给哪吒:“喏,分你一根。”

  哪吒瞬间收敛,甚至变得有点忸怩:“不了不了,还是你吃吧,多吃点。”

  “那我可都吃咯。”敖芮儿故意逗哪吒,作势往嘴里送。

  哪吒眼巴巴看着咽口水。

  “呵呵,瞧你的样子,还是分你一个吧。”敖芮儿忍俊不禁。

  “快点,凉了就不好吃了!”凌七在哪吒脑袋上拍了一下。

  哪吒这才闪电般伸手,接过啊呜一口闷,咔嚓咔嚓满口生香,眼睛都眯了起来。

  敖芮儿见状也赶紧品尝,她的吃相可就文雅多了,只是一小口,但就是这一小口,让她瞬间味蕾绽放,感觉暖洋洋的,有种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感觉。

  面衣酥脆虾肉细腻,酱汁咸鲜可口,不但解腻而且恰到好处烘托出虾肉的鲜美,让人留恋其中无法自拔。

  太好吃了!

  实在是太好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