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反击之计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082 2019.08.19 20:00

  白府已被查封,并有衙役守卫。

  凌七施展逍遥游,避开守卫悄然入府。

  府内一片狼藉,连花盆、窗户、家具都被统统砸烂,显然这已经超出了搜查的范畴,而是恶意报复。

  不过想想也是,李捕头身死,衙役们没一把火烧了白府已经不错了。

  天色已黑,凌七去白娘子和小青房间,收了几件还算完好的换洗衣物,塞进系统储物格。

  虽然任务世界的东西不能通过储物格带走,但临时装一装还是可以的。

  刚准备离开,一样东西突然出现在余光中,赫然是那把破伞,伞骨已被重新固定好,伞面也有修复的痕迹。

  原来白娘子一直保留着这把破伞,并一直在尝试修复!

  凌七哑然失笑,将破伞收入储物格,离开白府潜入县衙,趁着夜色先去大牢转了一圈,却没有任何收获。

  正想着要不要深入内衙,忽然瞥见一个扛着麻袋的诡祟黑影。

  心中微动,凌七悄悄跟了上去。

  黑影还挺矫健,一路飞檐走壁,直到西湖边才停下,四下窥探确认无人之后,放下麻袋开始找石头。

  凌七凑过去,用剑尖挑开麻袋,顿时吓了一跳。

  麻袋里竟然是一具尸体!

  从装束打扮判断,应该是县衙的丫鬟,双目圆睁脸色青紫,脖子上淤痕正好是两只手掌印。

  “看来是被掐死的,可谁会掐死一个县衙丫鬟呢?”凌七眉头微蹙,合上麻袋潜伏在侧,等待黑影回来。

  不一会,黑影抱着石块返回,打开麻袋往里塞。

  “别动!”凌七一闪而出,将剑锋搭在他的脖子上。

  黑影大骇,猛一哆嗦举起双手。

  “跪下。”凌七喝令。

  黑影麻利跪倒。

  “转过来。”凌七再次喝令。

  这一次黑影却没有听话,低着头一动不动。

  “听不懂人话吗?”凌七用剑锋去挑黑影脸上的蒙面。

  黑影反应极大,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侧身打了个滚,就要往水里跳。

  凌七岂容他得逞,施展逍遥游踏水凌波,闪到他前方,飞起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黑影倒飞而回,重重摔在麻袋上,睁开眼睛一瞧,丫鬟凝固着惊恐的青紫面庞近在咫尺。

  “啊!”一声惊叫,黑影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向后退,脸上的蒙面终于掉了下来。

  凌七走近一看,再次大吃一惊。

  黑影赫然是县太爷,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双颊竟然长着腮!

  “不,不是我,不是我!”县太爷急忙以手捂脸。

  “说,到底怎么回事,不说送你和她一起喂鱼!”凌七剑锋抵在县太爷喉咙上。

  县太爷本就惊慌害怕,被凌七一吓唬,哪里还敢反抗,断断续续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原来这一切果然是黑煞主使,而他则是帮凶。

  黑煞把他变成妖后,他一直闭门不出,研究变化掩藏之道。

  谁料被收拾房间的丫鬟撞见,于是他情急之下掐死了丫鬟,准备趁夜来西湖投尸。

  “李公甫是你的老部下,你竟拿他的命当饵,真是好狠的心!”凌七惊怒,剑锋前送鲜血乍现。

  “别杀我,我知错了!”县太爷连连告饶两眼泪花。

  凌七强压怒火:“知错?你敢当众说出真相?”

  “我……”县太爷顿时语滞。

  以他现在的样子,当众说出真相,无异于自曝身份。

  届时别说继续当县太爷了,连正常人的生活都不可能了。

  “黑煞现在在哪?”凌七问。

  县太爷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已经离开衙门了,他走之前还说,接下来只要看你们自相残杀就行了。”

  凌七重重哼了一声,“我问你,你想不想变回人?”

  “真的可以吗?大侠教我,大侠救我啊!”县太爷又惊又喜,一咕噜翻身跪倒连连叩首。

  “等我抓住黑煞之后,只要你站出来指认他说出真相,我就教你变回人的方法。当然,你可以说你是被他胁迫的。”凌七不动声色地说。

  县太爷本来还有点紧张,怕自己帮凶的事情败露,听完之后顿时松了口气,连连磕头道:“没问题没问题,多谢大侠,大侠就是我再生父母!”

  “我问你,黑煞有没有让你为他做什么?”凌七突然发问。

  县太爷明显迟疑了一瞬,才摇头如拨浪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绝对不会再帮他做伤天害理的事,大侠你一定要相信我!”

  “也罢,今天就当我们没见过,希望到时候你别让我失望!”凌七收起剑锋,几个起落消失在黑暗中。

  县太爷擦了把汗,手脚并用爬起来,赶紧将麻袋封口投入湖中。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麻袋迅速下沉,湖面重新恢复平静。

  ……

  回到山洞,凌七将今天发生的事和盘托出。

  虽然凌七没有复述许仙的话,但听到许仙剃度出家的时候,白娘子还是不禁心头猛颤。

  许仙这么急着出家,继承法海的衣钵,足以证明李公甫的死对他造成了多大的打击,同样足以证明现在许仙是多么恨她。

  从有机会成为夫妻,到失望看透形同陌路,再到变成仇人,这样的发展,实在是让她始料未及。

  直到听到县太爷愿意作证的时候,心情才终于略有好转。

  “据我所知,人一旦变成妖,就会失去人的精气,再也不可能变回来,难道官人有什么神通妙法,能够扭转乾坤?”白娘子问。

  凌七冷笑一声:“当然没有,即便有,这种人也不配!”

  “那官人届时如何给他交代?”白娘子又问。

  “送他去阎王面前交代。”凌七眼中闪过寒光,“我问他的时候他迟疑了,显然是在撒谎。黑煞必然别有所图,否则不可能留他一命。”

  白娘子罕见没有提出异议,点了点头说:“官人说的是,只是黑煞狡猾阴狠,想抓他可没那么容易。”

  凌七没有回答,突然拉住了白娘子的手。

  白娘子的手纤柔如水,就好像把整片天空的云絮都抓在了手中。

  “官人你……”这个举动太突然了,白娘子呆了呆,反应过来后顿时大为窘迫,赶紧将手拽回来笼在袖子里,撇过头不敢直视凌七的双眼。

  凌七的语气却变得格外郑重:“我有一计,但需要你的完全信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