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申公豹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008 2019.08.30 13:29

  东海龙宫

  龙王敖广正在摆宴待客,客有二人,一为十七八岁模样的年轻公子,锦衣华服玉树临风,一为道服男子,肩阔腰细面有凶相。

  酒到酣时,一位公子打扮的靓丽少女蹦蹦跳跳走了进来,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

  如果凌七在,一定会立刻认出来,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集市维护哪吒的龙芮儿。

  “丙儿,你怎么才回来!”龙王敖广责问。

  “反正人家时日无多,不抓紧时间好好玩怎么对得起自己?”少女对斥责嗤之以鼻,不满地说,“还有啊,说了叫我芮儿,丙儿难听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饼子的饼呢!”

  “好好好,芮儿就芮儿,来父王给你介绍,这位是西海龙王三太子敖夜,这位……”敖广还没介绍完,少女已是忍不住笑出声。

  “敖夜,熬夜,哈哈哈……”少女尽力绷住,却还是没绷住。

  敖夜起身,正准备拱手见礼,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有梗,但他是龙王三太子,谁敢拿他的名字玩梗?

  现在可好,第一次见面就被嘲笑了,偏偏对方是龙公主,他生气也没办法。

  “抱歉啊,不是故意的,实在是你的名字太有意思了!”敖芮儿尽量忍住,东西两大龙王,起名字果然没一个靠谱的。

  “不许笑!”敖广拂袖呵斥,转身冲敖夜歉意笑道,“小女顽劣,还望贤侄不要介意。”

  “叔叔言重了。”敖夜恢复常态,冲敖芮儿拱手,“久闻三公主端丽贤淑,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端丽还成,贤淑可就值得商榷了。

  敖芮儿觉得这话有讽刺的味道,不由板下脸哼了一声。

  敖广赶紧接着介绍:“这位是天尊门下申公真人,申公真人是来救你命的!”

  申公豹取出一物郑重地说:“此乃坤元精魄,可以补足公主的先天缺陷,乾元精魄已由敖夜吸收,只要你们一起修炼,不但可以延长寿数,还可功力大进。”

  “还不快谢过真人?”敖广催促。

  原以为敖芮儿会欣喜若狂,谁料居然没什么反应。

  “真人好意芮儿心领,但我并无延寿之意,二位这就请回吧。”冷冷盯了敖夜一眼,敖芮儿说完转身就走。

  一时间,三人全愣住了。

  千载阳寿都不在乎,这丫头莫不是疯了?

  ……

  陈塘关李府

  哪吒体质特殊,半个月后已然能走能跳能说话,熊孩子本质显现,开始在府内上蹿下跳。

  自此殷夫人再也没办法把哪吒抱在怀中,只能追着哪吒满府乱跑,每天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简直比守卫要塞还辛苦。

  下人们车前马后,也是苦不堪言。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哪吒只在府内折腾,哪怕翻过院墙就是更加广阔的世界,却从未逾越院墙一步,顶多在墙上坐一坐。

  对此殷夫人很是庆幸,凌七却若有所思。

  又过半月,在李靖,殷夫人和太乙的见证下,哪吒正式给凌七行礼拜师,告别没人管的撒欢日子,开始学习生活。

  凌七是个冒牌货,术法修炼无物可教,于是兑现承诺,将早间的术法修炼课交给太乙,自己不但当甩手师父,还坐在假山上观摩,美其名曰监督,实则是在偷学。

  虽然太乙是从基础开始教,并不一定都有用,但凌七听的很认真,一方面可以从基础了解这个小世界的修炼体系,另一方面也能帮自己积累更多知识,建立更加完整的修炼体系。

  哪吒可就没那么老实了,各种敷衍,还动不动就想开溜,整的太乙头痛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最后还是凌七出手,按住哪吒一通弹脑门,才让哪吒暂时老实。

  哪吒也不是完全没反抗,但一则年纪太小修为有限,二则被凌七弹出心理阴影了,凌七脸一板手一抬就感到害怕。

  凌七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须知童年阴影会伴随一生,而且会随着年纪增长放大固话。

  想收拾住哪吒,必须得让他潜意识感觉敬畏。

  当然,有罚也得有赏,对小孩子来说,奖赏往往比惩罚更有用。

  每天结束早课,只要哪吒表现好,凌七就会做点好吃的予以奖励。

  在美食的吸引和弹脑门的威慑下,哪吒的野渐渐收敛,越来越认真投入学习之中。

  唯独苦了太乙,每次看哪吒狼吞虎咽,自己只能眼巴巴看着,心中那叫一个猫挠。

  辛亏凌七念他辛苦,有时候也会分他点,才不至于心态崩溃。

  拜师后的第十天,李靖启程前往朝歌,殷夫人不得不顶替李靖守卫要塞,其实早在十天前夫妇二人就该启程,只是担心哪吒,才一直拖到现在。

  临行前,李靖设宴款待凌七和太乙。

  哪吒也不知怎么了,一反常态坐在凳子上不说不动,情绪显得特别低落。

  “多谢二位真人悉心教导,我李靖敬二位真人一杯!”李靖满饮而尽,虽然心中不舍,但看到哪吒听话,他终于可以放心前往朝歌。

  唯一遗憾的是,至今都没有听哪吒喊自己一声爹。

  “好吒儿,一定要乖乖听二位真人的话,为娘保证早早回来,好不好?”殷夫人轻抚哪吒的头强笑着说。

  哪吒不答,只是低着头。

  知道哪吒对自己有敌意,抱着来日方长的心理,李靖一直没有太过亲近。

  此一别不知要多久,终于深吸口气,用希冀的语气说:“吒儿,爹爹没别的愿望,只想听你喊一声爹,可好?”

  哪吒依旧低头不答。

  李靖面露失望之色,故作豁达摆摆手:“不妨不妨,来日方长。”

  殷夫人心疼丈夫,压低声音:“吒儿!”

  哪吒猛地挡开殷夫人的手,跳下凳子头也不回跑了出去。

  “吒儿!”殷夫人起身呼唤,却已没了哪吒的踪影。

  “是我的错,那一剑应该由我来。”凌七道,他只是按传说故事的剧本走,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显然那一剑的心理阴影远比弹脑门深。

  李靖摇摇头,苦笑一声再也没说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