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闯县衙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072 2019.08.06 12:46

  静静地坐在窗前,望着宛若银勾的玄月,白娘子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

  为了修成正果,她必须了却尘缘。

  许仙就是她的尘缘,她原打算嫁给许仙,相夫教子还许仙一世恩情。

  可是现在,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闯入了她的生活。

  他拾金不昧心地善良,他气宇轩昂临危不惧,他学富五车谈吐风趣,更重要的是,他洞彻世俗明辨是非,对妖没有任何偏见。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可否认她对他产生了兴趣,甚至是一丝丝好感。

  正是这一丝丝好感,让她感到慌乱内疚,不知该如何面对小青,不知该如何面对许仙,更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

  她害怕,害怕报恩之心动摇,害怕……

  砰的一声,房门被大力推开,打断了她的思绪。

  “小青你……这是怎么了?”白娘子正想训斥,忽然发觉小青脸色不对劲,不由一阵诧异。

  小青阴沉着脸,二话不说拿起桌角的油纸伞,五指用力捏的伞骨咯咯作响。

  “小青你到底怎么了?”白娘子赶紧起身追问。

  “卑鄙小人,他的伞,不要也罢!”小青狠狠将油纸伞摔在地上,油纸伞登时崩裂,伞面嗤啦一撕到底,伞骨都崩飞出去几根。

  “小青你!”白娘子大惊,完全不明白小青为何会突然拿一把伞撒气。

  小青深吸口气,将自己心存怀疑逼问凌七的经过和盘托出。

  白娘子听后顿时惊得花容失色,脸色发白脚下一软跌坐在椅子上。

  “现在姐姐你明白了吧,他分明就是有意接近我们,枉我们还将他当作好人,其实他就是个居心叵测卑鄙无耻的混蛋!”小青咬牙切齿,说完还在油纸伞上狠狠踩了一脚。

  “可是,可是……”白娘子明显慌了神。

  这个转折实在太突然了,让她一时间措手不及,不过她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如果凌七真的居心叵测,为何要说破小青的身份呢?

  “没什么可是的,这钱塘不能再呆了,我们必须立刻离开!”小青见白娘子还是有些踟蹰,拉住她的手放轻语气,“姐姐,许仙可是个普通人,你就不怕把他牵连进来?”

  白娘子顿时不说话了。

  宿敌黑煞,金山寺高僧,再加上凌七,这小小杭州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如若出事,的确可能害了许仙。

  “姐姐!”小青又喊了一声。

  “好吧,我们走。”白娘子深吸口气终于做出决定。

  起身打开柜子,取出一袋沉甸甸的银子,白娘子幽幽地说:“不过在走之前,我得先把这些银子交给许官人,有了这些钱,他就可以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药铺了。”

  “小事一桩,交给我吧。”小青伸过手来,却被白娘子侧身躲开。

  “这次我自己来,你去城南十里印月井等我!”白娘子语气坚决,低头用有些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崩坏的油纸伞,收回目光来到窗前,轻轻一跃约为一缕白光隐没在夜色中。

  ……

  县衙

  随着低沉浑厚的“威武”长音,留着八字胡的县太爷迈着四方步走入正堂,在“光明正大”的牌匾下坐定。

  “来人,把犯人带上来!”县太爷拔高音调。

  清脆的锁链声由远及近,许仙被两名衙役押了进来,手脚都带着镣铐,脸色发白神情慌张,显然受惊不轻。

  “许仙,你可知罪?”县太爷睨了一眼跟在后面的捕头李公甫,稍微放缓语气。

  “大人,真的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许仙跪倒在地,刚用膝盖向前挪了几步,就被衙役按住肩膀。

  这还是给李公甫面子,否则直接就上杀威棒了。

  啪!

  惊堂木拍在桌上,县太爷双眼一瞪,将银元宝丢在许仙面前,戟指喝道:“你说不是你,那这库银为何会在你手中?”

  “我,我……”许仙吓得一哆嗦,却不知该作何解释。

  白娘子赠他银子的时候,他真的高兴坏了,倒不是因为银子本身,而是因为白娘子的看重和信任。

  有了这些银子,他就能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药铺,进而也就有了向白娘子提亲的资本。

  哪曾想银子还没捂热乎呢,就被姐夫李公甫抓个正着,直接就给送进衙门了。

  李公甫实在忍不住,冲着许仙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你倒是说啊,你是不是想蹲大狱啊你,你让我和你姐怎么给你爹娘在天之灵交代?”

  许仙缩着脑袋,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心中纠结挣扎无以复加。

  如果说出真相,等待白娘子的将是牢狱之灾,可如果不说出真相,面对牢狱之灾的将是自己。

  县太爷有点不耐烦,从签筒中捏起一根令签,随手掷了出去:“先打十大板,看你还嘴不嘴硬!”

  令签坠地掷地有声,许仙不由再次打了个哆嗦。

  李公甫则是急了,许仙从小体弱,十大板下去,真有可能打出个好歹。

  衙役有些不忍,却不敢违拗县太爷的命令,立即将许仙按在凳子上,扬起杀威棒就要开打。

  便在这电光石火之际,一声断喝从衙门口传来:“住手!”

  杀威棒定格,众人齐刷刷转过头,都想看看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扰乱公堂。

  只见一位器宇轩昂的青年从晃眼的光晕中出现,右手中提着一个包裹,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凌七!

  许仙一眼就认了出来。

  “大胆何人!”县太爷喝问。

  凌七径直走进正堂,随手将包裹向前一丢:“你们正在找的人。”

  包裹落地发出一声闷响,里面的东西哗啦啦散了出来,赫然全都是银元宝。

  衙役赶紧捡起一个递给县太爷。

  县太爷翻过来一看,登时腾地站了起来,瞠目怒道:“好哇,原来盗取官银的是你!”

  凌七点点头:“不错,是我,他的银子也是我给的。”

  此言一出,许仙登时傻了。

  银子明明是白娘子给的,凌七为什么会主动出现认罪?难道白娘子是从凌七那里得到的银子?

  “来人,给我把这个歹人拿下!”县太爷怒。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他发誓今天定要让凌七狠狠吃些苦头,让凌七知道一个罪人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县太爷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