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雄黄酒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036 2019.08.09 20:00

  许仙前前前世对白娘子有救命之恩,如果几件事就可以动摇她报恩的决心,那么她也不过是薄情寡义之徒罢了。

  显然,她不是这样的妖。

  正是因为重情重义,所以她才不会轻易动摇。

  凌七觉得,这就是她最有魅力的地方,甚至比外表更加动人。

  只是,这个许仙配得上这份情义吗?

  也不知道是因为和凌七的对话,还是因为粽子,许仙一路都没怎么说话,只顾闷头往前走。

  白娘子不可能撇下他,只能频频加快脚步跟上,完全没工夫逛街赏景。

  凌七遥遥缀在后面,东看看西逛逛,买了不少美味的小吃和有趣的小玩意,其中大多都分给了路过的孩子,尤其是那些衣服上有补丁的孩子,倒也收获了不少快乐。

  眼看要到中午了,许仙终于停下了脚步。

  前方碧波万顷清风拂面,视野为之一扩,赫然已经来到了西湖边,正前方不远处就是断桥。

  桥上挤满了人,各自举着不同的彩旗欢呼跳叫,给自己喜欢的龙舟加油。

  湖中一艘艘龙舟从桥下飞驰而过,鼓声激越号子雄壮,浆手们动作整齐划一,气氛热闹非凡。

  原来是在赛龙舟!

  “我们也去看吧。”许仙终于开口,指了指湖边树荫下的茶摊。

  见许仙好不容易停下,白娘子自然不会有异议,赶紧跟着许仙找了张空桌坐下。

  “店家,有酒吗?”许仙问。

  店小二一甩毛巾跑了过来:“虽然咱是茶摊,但今天过节,有茶也有酒,客官想喝什么?”

  “今天是端午,当然要喝雄黄酒。”许仙道。

  一听雄黄酒三个字,白娘子顿时脸色微变。

  虽然她道行高,喝一两杯雄黄酒不至于现原形,但痛苦是免不了的。

  许仙将她的表情变化看在眼中,再联想那天送雄黄,小青夸张的反应,顿时心中疑虑更甚,不露声色地问:“不喜欢吗?”

  “没,挺好的。”白娘子强笑着说,手指却已经搅在一起。

  “那就来一壶雄黄酒。”许仙对小二说。

  “得嘞,您稍等!”小二一声吆喝转身离开。

  “我去让他兑淡一点,我也不喜欢味太浓的。”许仙突然起身,追着小二离开。

  白娘子心下微松,兑淡一点应该可以挨得住,大不了难受几天。

  这时,凌七也走了过来,在白娘子对面坐下。

  “凌公子,对不住了……”白娘子低声道歉,没接凌七的粽子,一路又把凌七甩在了后面,她感觉非常过意不去。

  “无妨,挺有意思的。”凌七笑笑。

  茶棚后,许仙左手捏着酒壶,右手捏着一个小纸包,正在进行激烈的心里斗争。

  到底加还是不加呢?

  如果白娘子不是妖,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他就可以放心大胆去追求白娘子了。

  可万一白娘子真的是妖怎么办?缘分不就到此为止了吗?

  虽然法海承诺只要白娘子现原形,立刻会出手收服,但万一出了岔子,让白娘子逃跑了怎么办?届时白娘子能不记恨他,能不报复他?

  “哈哈哈,汉文快过来,天大的好消息,你姐姐有啦,我要做爹啦,你要做舅父啦!”

  “哎呦,这臭小子又踢我!”

  “死鬼,你说我们到底该不该告诉汉文,他爹娘其实是妖物所害?”

  和姐姐姐夫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最后定格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他起夜去茅房,途径姐姐姐夫的房间,正好听到了一段让他彻骨难忘的对话。

  原来他的父母是妖物所害,姐姐姐夫害怕影响他,所以一直隐瞒。

  “妖物终归是妖物,如果她真的是妖,我必须和她划清界限,如果她不是,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终于,许仙一咬牙说服了自己,打开小包将里面的粉末倒入酒壶中。

  “酒来了!”许仙回坐,斟满三杯。

  “这味,雄黄酒?”凌七闻了闻,眉头顿时蹙了起来。

  许仙一改之前沉默寡言的样子:“端午佳节,当然要喝雄黄酒。我怕你们喝不惯,所以已经让小二兑淡了。”

  凌七看向白娘子,这要是一杯酒下肚现原形,那可就糟糕了。

  “一杯应该没问题。”白娘子冲凌七苦笑了一下,不知情者肯定以为说的是酒力,但她知道凌七肯定能听懂。

  果然,凌七没有再说什么。

  既然白娘子说一杯没问题,那就应该没问题,毕竟最不愿意在许仙面前现原形的就是她自己。

  “先生舍身相互,小生感激不尽,先敬先生一杯!”许仙举杯。

  凌七淡淡嗯了一声,举杯一饮而尽。

  他给许仙顶罪,只是为了改剧情而已,否则许仙发配,白娘子和小青也得跟去苏州,苏州剧情线就开启了,那就更麻烦了。

  所以对于许仙的感谢,他根本不在意。

  许仙见凌七一点反应都没,心下稍安,至少凌七不是妖。

  “白姑娘赠银助我,用心良苦,小生敬姑娘一杯!”许仙再次举杯。

  “好心办错事,何谢之有……”白娘子叹了口气,以袖掩口昂首发泄似的一饮而尽,两缕柔顺的鬓发和发带也一并扬了起来。

  这一刻,许仙和凌七都注视着白娘子。

  所不同的是,凌七担心白娘子遭不住,许仙则是在等待药物是否会生效。

  白娘子放下酒杯,轻轻蘸了蘸嘴角,眉眼间神色平淡中带着几分怅然,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

  “呼,看来是法海禅师看错了。唉我也是耳根软,怎么就信了呢?”见白娘子无甚反应,许仙松了口气的同时暗暗自责。

  便在这时,白娘子脸色骤变,双颊浮现出一抹浓烈的炽红,瞳孔急剧放大,肩头簇簇发抖,坐立不稳一挥手将酒杯打飞了出去。

  凌七大惊,赶紧去扶白娘子,入手忽而森冷如冰,忽然炽烈如炎,气息极度不稳定。

  许仙则是整个人都傻了。

  白娘子有反应,而且是这么大的反应,这岂不说明白娘子真的是妖?

  这个美丽绝伦温柔优雅宛如仙子的女人,这个让他魂牵梦绕夜不能寐的女人,竟然是人人喊打的妖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