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最珍贵的人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134 2019.08.22 13:00

  “当年我们都是道行低微的小妖,全仗蛇母庇护,才能有个安全之处修炼生存。”

  “后来突然有一天,蛇母重伤而归,急需活人精气救命。我便出去夺取精气,好不容易攒够数量练成元丹,却被你盗走远遁,导致蛇母命丧黄泉。”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从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找到你,掏出你的心以慰蛇母在天之灵!”

  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已是声嘶力竭唾沫横飞,眼神直要择人而噬。

  凌七微微蹙眉,难怪黑煞如此憎恨白娘子,不择手段也要置白娘子于死地,原来竟然有这样一段恩怨。

  “不是这样的。”白娘子终于开口。

  “不是这样的?敢做不敢当,我呸!”黑煞吐了口唾沫。

  白娘子轻咬下唇,见凌七并未用异样的眼神看自己,这才往下说:“蛇母不是你想的那样,她之所以一直收留无处可去的小妖,并不是出于慈悲,而是为了修炼。每当有小妖的功力达到一定程度,她就会从中挑选出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将其吞噬掉,然后找各种借口推脱给人类修士。”

  “你放屁!”黑煞大怒,立刻就要爬起来,却被凌七一脚踏在脑袋上按了下去。

  “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但这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你还记得阿莲吗?”白娘子问。

  听到阿莲这个名字,黑煞瞬间全身一僵,随即眼中流露出深深的痛苦.

  这个名字是他心中最深的一道疤,即便过了这么多年,揭开后依然鲜血淋漓。

  白娘子面露追忆之色,微微仰头仰望天空:“在所有小妖之中,阿莲是最温柔的,当时所有小妖都怕你,阿莲是第一个主动接近你的,虽然我记得当时你狠狠推开了她,害她磕伤了额头,但她并没有责怪你……”

  随着白娘子的讲述,黑煞心中尘封的记忆也随之缓缓开启。

  当年他不过是一条小黑蛇妖,被捕蛇人追杀差点没命,幸好遇到了蛇母,蛇母杀掉捕蛇人,将它带进了黎山洞窟。

  洞窟中有许多小妖,由于他脾气暴躁凶狠,别的小妖都很怕他,没有人敢接近他,也没有人和他说话,除了阿莲。

  阿莲是一只莲花精,既可爱又温柔,主动送给他一块莲藕当见面礼。

  蛇是吃肉的,他才不会吃这种东西,于是他很是粗暴的将阿莲桑倒在地。

  阿莲磕伤了额头,却既没有哭,也没有责怪他,而是爬起来,捡起莲藕,用肉嘟嘟的小手擦掉上面的灰尘,再一次微笑着递给他。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差点第二次推开她,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单纯可爱的笑容,他再也下不去手。

  于是他一把夺过莲藕,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并严厉警告她不要再过来。

  阿莲笑着点点头,却一转眼的功夫又凑了过来,也不说话,只是蹲在他身边,歪头冲着她笑。

  他感觉既无奈又恼火,问她到底有何目的。

  阿莲在地上画了一朵莲花,指了指自己,然后又在莲花旁画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蛇,指了指他。

  他当时并没有理解阿莲的意思,只知道了一件事,原来阿莲不会说话,她是一只哑巴莲花精。

  或许是出于内心深处的一点点同情,他没有再排斥她,她愿意跟着就让她跟着,愿意蹲在他身边就蹲在他身边,愿意傻笑就随她傻笑……

  时间一天天推移,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习惯了身边有她的日子,虽然她就像影子,一句话都不会说,从不主动打扰他,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陪伴让他不再那么孤独了。

  也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久,有一天洞窟里来了一只小鳄鱼精,行事霸道,扬言要做所有小妖的老大,谁敢不服拳头伺候。

  大部分小妖都低了头,阿莲却没有,结果被鳄鱼精狠揍了一顿。

  他回来之后,看到阿莲的伤痕,突然没由来一阵狂怒,抓着阿莲的胳膊,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和阿莲说话,阿莲却无法回答,只是摇头。

  他没那么笨,冲进洞窟一看,立刻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当场和鳄鱼精厮打在一起。

  鳄鱼精的确很强,但他更加凶狠,更加不要命,最终虽然落了一身伤,但还是把鳄鱼精给揍成了猪头。

  自那之后,小妖们更怕他了,阿莲却对他更亲近了,经常趁他独自打盹儿的时候,悄悄靠在他的身上。

  其实每次他都能感觉到,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只是觉得每当和她在一起,就会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不再孤独,不再憎恨,也不再彷徨。

  可惜好景不长,那是一个雨天。

  阿莲修为进阶,终于退去了孩童模样,变成了美丽少女。

  为了纪念这一天,他决定离开洞窟范围,去几十里外的湖中,采一朵莲花作为礼物送给阿莲。

  当他精挑细选,摘了一朵最美丽的莲花回来的时候,却怎么都找不到阿莲的身影。

  起初他还以为阿莲在和他开玩笑,故意藏了起来,直到蛇母告诉他阿莲已经被人类修士斩杀的噩耗。

  对此他自然是一万个不相信,阿莲从来不会离开洞窟范围,怎么会遇到人类修士呢?

  蛇母却说,阿莲是去找他,所以才离开了洞窟。

  并说当她发现不妙赶到的时候,阿莲已经惨遭不测,她所能做的只是杀了那两个人类修士为阿莲报仇。

  道出前因后果,蛇母将阿莲的发带交给了他,这是她唯一留下的东西。

  捏着阿莲的发带,他在雨中跪了下来,任由冷雨扑面,仰天发出痛苦的嘶吼。

  一直以来,他都将阿莲待在自己身边,当成了一件再正常再自然不过的事,就和吃饭睡觉一样,不需要太过在意。

  可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就是这样一件再正常再自然不过的事,就是这样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小妖,早已成为他心中最珍贵的东西。

  此时此刻,这份最珍贵的东西消失了,而他从来没有好好珍惜过,甚至连和她说过的话,都屈指可数。

  他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更珍惜一些,为什么没有多和她说说话。

  可惜一切为时已晚,凋谢的花不会再开,逝去的人不再归来。

  纵然这世间的莲花都修炼成精,世间也再无阿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