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西湖决战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039 2019.08.14 13:15

  三月后西湖

  两艘蓬船无风自动,在湖心相遇。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响彻湖面。

  凌七微微一笑,放下茶杯站起身。

  “官人小心!”白娘子关切叮嘱。

  一起品尝美食,一起逛街游玩,一起观星赏月,一起畅谈奇闻异事,一起探讨天地大道……

  短短三个月,对她来说却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就好像整颗心儿都自内而外打开了,连曾经的千年岁月,都变得不那么真切。

  有些时候,她甚至会怀疑这一切是梦,以至于不敢合眼入睡,生怕一闭眼梦就会醒。

  她还记得有好几次做梦,梦到凌七背着包袱离开,梦到凌七被黑煞洞穿倒在血泊中,梦到凌七迈过一扇门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每当做这样的梦,她总会从梦中惊醒,心慌气促遍体生寒,然后跑到凌七房间外偷偷窥探,听到凌七均匀的气息后,才放下心悄悄退走。

  这些事,她一直藏在心底,连小青都未曾告诉。

  一方面是因为羞于启齿,另一方面则是害怕一语成箴。

  “姐姐啊,又不是生死决斗,你担心个什么呢?如果凌官人输了,大不了我们逃之夭夭咯,那老光头难不成还能追我们到天涯海角?”小青倒是一点都不紧张。

  “嘘!”白娘子差点去捂小青的嘴。

  两艘船这么近,以法海的功力,肯定听的一清二楚。

  “放心,我不会输的。”凌七洒然一笑,走到船头站定。

  另一边,法海早已走了出来,袈裟、锡杖、紫金钵、佛珠,一样不落全在身上。

  “凌施主重信守诺,老衲佩服。”法海微微躬身。

  “大师还真是法宝尽出啊,不过这紫金钵对人无效,不如还是收了吧。”凌七道。

  法海摇摇头:“施主此言差矣,待老衲赢了施主,还要仗其收服妖孽,所以是万万不能收的。”

  “口气真大。”凌七呵呵一笑,左脚在船头一蹬,右脚踏在了湖面上。

  蓬船随之快速向后滑退,带起一串水波。

  “施主好身手。”法海也不示弱,脚底金光一闪,同样踏在了湖面上。

  “大师也不赖,我们这就开始?”凌七问,右手光华闪烁长剑出鞘。

  法海做了个请的手势:“施主请出招。”

  “那我就不客气了!”凌七举剑便刺,出手又快又急,宛如怒龙穿心直取法海心门。

  若换了普通人,恐怕反应都反应不过来,但法海毕竟是高僧,立刻移动紫金钵迎向剑锋。

  紫金钵乃是先代高僧传下来的法器,佛法加持坚不可摧,挡住凌七的剑绝无问题。

  谁料凌七这一剑竟是虚招,剑锋刺中紫金钵的瞬间,突然如龙抬头向上偏转,带着一串火花直指法海咽喉。

  这回用紫金钵防御是来不及的,法海当机立断一杖轰向凌七,希望以围魏救赵的方式迫使凌七撤招。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凌七的决心,面对呼啸而来的锡杖,凌七非但没有闪避,反而笑了出来,剑锋去势更快。

  法海大惊,急忙后仰侧首,锡杖力道骤减一半。

  噌!

  虽然避开了咽喉,但剑锋还是擦着脸颊掠过,留下了一条红线,还顺带将耳廓切开了一条豁口。

  与此同时,凌七也被锡杖打中腰部,贴着水面横飞十几米,一声闷哼脸色陡然涨红。

  远处蓬船中,白娘子一声低呼,小青也一改散漫模样,变得紧张起来。

  原以为只是一场切磋,没想到一个照面已是直触生死。

  “施主这是要分生死?”法海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语气转为低沉。

  这点伤对他来说倒没什么,却把他给吓到了。

  他修为高深,但归根结底还是凡胎,且不说漫天仙佛,九州各地比他强的高僧十只手都数不过来。

  刚才那一剑如果反应稍慢,是有可能当场圆寂去见佛祖的。

  “大师这么强,我不动真格的怎么行?”凌七捂着腰,似乎刚才那一杖砸的不轻。

  法海一顿锡杖,水面波纹涟漪散开:“施主还是认输吧,此杖虽长于追妖,但打在人身上,也是万万受不……”

  话音未落,凌七已经站直了身,长出口气自言自语地说:“好险,居然被打岔气了。”

  岔气?

  岔气……

  不止白娘子和小青懵了,连法海都懵了。

  虽说迫于自保,锡杖力道锐减,但依旧可断木碎石,打在普通人身上,百分百骨断筋折当场毙命,凌七居然只是岔了气?

  这是什么体魄?这还是人吗?

  “大师刚刚说什么?”凌七明知故问。

  岔气是真,但也不是完全没受伤,毛细血管损伤导致的淤青,应该算受伤吧?

  之所以能够硬抗这一杖,完全是体质等级2的功劳,若非将体质等级点到了2级,估计已经爬不起来了。

  “没什么……”法海语气多少有点尴尬,让他重复一遍刚才的话,那是万万拉不下脸的。

  “那就再来领教大师高招!”凌七踏水而行,再次提剑抢攻。

  这一次,法海完全收起了轻视之心,锡杖挥舞如伏虎金刚,大开大合气势雄浑霸道。

  剑锋锡杖不停碰撞火花四溅,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湖面一圈圈涟漪交错碰撞,不时激起一串串水珠,水珠晶莹剔透一颗颗向上升,还没来得及落下,又被剑气杖风打碎搅散。

  一颗水珠穿过重重凶险,终于升到了与肩同高的高度,却迎来了致命一击。

  剑锋和杖头破空断浪,锋芒相对同时刺中水珠,狠狠对撞在一起。

  砰!

  随着刺耳的嘀鸣,冲击波呼啸散开,掀起层层水浪,水珠被炸成肉眼看不清的碎屑。

  二人脚尖划水同时向后飞退,荷叶莲花随之飘摇。

  “大师好深厚的功力!”凌七一声闷哼,咽下涌上咽喉的甘甜。

  “施主也不差。”法海脸上涨红消退,吐出一口浊气肃然道。

  刚才一番交战,双方都没有祭出绝招,实则却极为凶险。

  凌七只攻不防,攻势凌厉剑法刁钻,好几次险些冲破了法海的防御,若非有袈裟护体,恐怕已然重创。

  法海则仗着功力优势硬碰硬,强行震伤凌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