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龙火斗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022 2019.09.01 14:20

  哪吒生日,凌七下厨。

  殷夫人难得留了一夜,翌日清晨方才依依不舍和哪吒告别,启程返回要塞。

  望着殷夫人远去的背影,哪吒再也忍不住,突然就掉下泪来。

  “想哭就哭吧,没人会笑话你。”凌七将手覆在哪吒头顶。

  “谁哭了,是沙子进眼睛了!”哪吒低头抹泪,却越抹越多,怎么都止不住。

  凌七望向朝歌的方向,道:“徒儿,你降生之时,那一剑是为师让你爹劈的,不劈你出不来,他并非想害你,这一点你必须明白。”

  “那又如何?说不定他在朝歌流连忘返,早把我和娘亲忘了!”提起李靖,哪吒顿时满腹怨气,挡开凌七的手,跳出院墙朝东海边跑去。

  凌七无奈,不过李靖这么久音信全无,实在有点奇怪。

  “不知道这个小世界地图多大,有没有朝歌,如果没有,李靖应该正在被边界控制器控制,再等些时日,我抽空去看看。”

  心中暗暗思忖定下计划,凌七没有去追哪吒,正好太一外出办事,就当给哪吒放几天假吧。

  却说哪吒,一路飞奔来到东海边,取出海螺用力吹响。

  殷夫人匆匆来去,让他感觉更加孤独,迫切想找个人陪陪自己,而少女龙芮儿无疑是最佳人选。

  低沉悠远的海螺声在海面上悠悠传开,哪吒抱着海螺,怀着期盼的心情四下张望。

  等了好一阵,周围静悄悄的,别说人影了,连只兔子都没有。

  “或许是她没听到。”哪吒想起少女说过的话,将海螺凑到嘴边继续吹。

  这一口气格外长,足足一分多钟才松开,整个海岸线都是海螺声在回荡。

  “这回总该听到了吧?”如是想着,哪吒再一次开始了等待。

  可是足足等了一刻钟,还是没有看到少女的影子。

  哪吒有点心急了,第三次吹响海螺,一口气接一口气,不停不休,一副吹到少女听见的架势。

  半个时辰后,哪吒终于坚持不住,眼前发黑跪伏在沙滩上大口喘气。

  “她不是没听见,而是骗你的。”

  “她根本不会来。”

  “她当时急着走就是想打发你。”

  “你蠢不蠢,她连住哪都不肯说,你还真信了?”

  “白痴,活该被骗。”

  心中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声音接连响起,吵的他头大如斗愈发烦躁,小手抓紧沙砾,猛然一声大吼:“闭嘴!”

  “你说谁?”身后突然有人应声。

  哪吒猝然一惊,急忙爬起来转过身,这才看到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长身而立俊逸非凡,额角顶着两根短短的珊瑚状犄角,一看就知道不是凡人。

  “你是谁?”哪吒警惕。

  “西海龙宫三太子,敖夜!”敖夜完全没有隐藏身份的意思。

  哪吒心情不好,闻言随口就来:“我道是谁,原来是海里的长虫。”

  敖夜脸色都沉:“你再说一遍试试!”

  “试试就试试,怕你啊!”哪吒也是杠上了,立刻又说了一遍。

  小时候被人群围攻的心魔已在凌七的帮助下解除,现在的他除了凌七,还真就天不怕地不怕。

  “你找死!”敖夜勃然大怒,脚下微动中宫直进,右手并掌如刀凶狠劈落。

  哪吒天生肉身强横,再加上已非首战,自然不会畏惧,一声冷笑灵巧翻身闪过掌刀,高高跳起小拳头砸向敖夜英挺的鼻梁。

  敖夜的反应也不慢,仰头让过哪吒的拳头,膝盖如炮弹般轰出。

  哪吒身在空中无处借力,根本躲不开。

  既然躲不开,那就硬刚好了。

  只见哪吒头发炽亮燃起,凌空翻身一头撞在敖夜的膝盖上。

  砰!

  火花四溅气劲横扫,哪吒飞旋而起摔进树林里,敖夜则是脸色微变,膝盖一软差点跪下。

  他万万没想到哪吒的脑袋居然这么硬,不过也就如此了,这一下足以让哪吒晕厥。

  谁料念头刚起,哪吒便爬了起来,捂着额头指着敖夜:“好好好,除了师父,敢敲小爷脑门的你是第一个!”

  敖夜脸一黑,是你自己用额头接的,关我屁事?

  “现在小爷我要认真了,一会你可别哭!”哪吒是真的生气了,说完大喝一声变,原地火焰升腾,化为少年站了起来。

  红兜化为绸带缠在身上,赤发朝天烈烈燃烧,气势和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敖夜脸色一肃,终于明白为什么红毛夜叉会被打成那样,对方的确不是易于之辈。

  “你伤我海族在先,辱我龙族在后,今日我必不和你善罢甘休!”敖夜面冷如霜,压低语气双手虚抓,掌心金光闪烁,拉长形成三尺锐芒。

  哪吒心中微动,问:“伤你海族?那红毛夜叉你认识?”

  “正是!”敖夜答。

  “果然都不是好东西,今天我们新账老账一起算!”哪吒勃然大怒,火焰汇聚双拳,卷起一道热浪直扑敖夜。

  转眼间,二人缠斗在一起。

  哪吒恼火红毛夜叉差点吃了人还跑了,满腔怒火全发泄在了敖夜身上,拳拳凶狠一副要捶死人的架势。

  敖夜也是一肚子气,锐芒如灵蛇狂舞,角度刁钻招招致命,摆明了要把哪吒大卸八块。

  二人一边打一边移动,所过之处火焰轰鸣树木倒塌,鸟兽四散而逃。

  不多时,二人便从海岸打到了渔村。

  渔村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栅栏为墙,土块做屋,茅草盖顶,虽然清苦了些,但每天捕鱼晒鱼卖鱼,闲下来老人抽带烟,妇人织张布,男人打几只野味,倒也过得逍遥快活。

  然而宁静祥和往往是最经不起摧残的,就好比美丽的肥皂泡,轻轻一戳就碎了。

  轰的一声巨响,一颗火球将栅栏炸得粉碎,周围的栅栏、船模、房屋纷纷跟着燃了起来。

  “是哪吒!”

  “哪吒发狂啦,大家快跑啊!”

  “妖孽,老夫和你拼了,松开我,松开我!”

  虽然哪吒变了身,但还是被认了出来。

  村民们惊呼着四散奔逃,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孩童,则由青壮年男子扛起来跑,至于家当那是万万来不及收拾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