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法海心态崩了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036 2019.08.11 13:42

  凌七一席话真可谓振聋发聩,当场就把白娘子给镇住了。

  是啊,如果不考虑对方是否接受,报恩不就是一厢情愿吗?

  一厢情愿的报恩,还奢望对方接受,本身不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吗?

  “报恩的方式有很多,并不一定要以身相许,你应该挑一个对他对你都好的方式,否则……”凌七没有说下去。

  他相信以白娘子的资质,只要稍加点醒,应该就能自己想清楚。

  果然,白娘子若有所思喃喃自语:“否则就是今天的结果。”

  “其实很多事,只要换个角度,自然柳暗花明。”凌七笑笑,不再多言转身返回山洞。

  白娘子仰头望向天际玄月,忽然感觉云开月明,笼罩心头的迷惘和伤怀都被拂去。

  人有人生,妖有妖道。

  缘法未至,何必强求。

  只要报恩之心不变,成不成夫妻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白娘子终于露出一抹释然的笑意,虽然多少还是有些惋惜,但放手之后,真的感觉一下轻松了许多。

  “我是妖,那又如何?”从怀中取出两个香囊,分别握在手中,静静看了一会,随手将其中一个丢进草丛,转身朝山洞走去。

  山洞中

  凌七重新生起了篝火,仰躺在铺开的棉被上,线条分明的轮廓在明灭的火光映照下多了几分神秘感。

  白娘子在凌七旁边一尺远的地方躺下,侧身枕着胳膊,另一只手将香囊递到他面前:“多谢公子提点,一点小礼聊表谢意,还望公子不要嫌弃。”

  “手艺这么好,怎么会嫌弃呢?”凌七也不矫情,直接将香囊系在腰间。

  “公子喜欢就好。”白娘子浅浅一笑。

  凌七忽然问:“我记得你不是做了两个吗?另一个呢?”

  “也许,不小心掉了吧。”白娘子转过身,背对着凌七。

  凌七心下了然,翻了个身继续思考救人之策。

  如果小青真的是被法海捉走,金山寺必然已布下天罗地网,哪怕和白娘子合力,贸然硬闯恐怕也没有好结果。

  “既然不能硬闯,那就只能智取了,法海啊法海,这回你可真是惹错人了,希望你到时候别哭出来!”凌七暗暗冷笑,已然计上心头。

  ……

  金山寺

  “死光头,你不得好死!”

  “老秃子,本姑娘咒你这辈子修不成正果!”

  “赶紧放了本姑娘,你听到没有,你个……”

  “啊,别念了,吵死了!”

  龙王堂,佛像前,蒲团上,法海一身袈裟盘金刚座,左手捻佛珠,右手敲木鱼,清脆的咄咄声片刻不停。

  木鱼旁摆着紫金钵,紫金钵内禁锢着一条小青蛇,青蛇来回翻滚撞击,口吐人言叫骂不跌。

  法海心志坚定不为所动,守在门外的两个武僧却头大如斗,简直恨不得冲进去一棍子将小青敲晕。

  便在这时,寺门突然传来喧闹之声,举目望去竟是一帮孩子。

  孩子们后面跟着一对男女,女的白衣飘飘,男的气度沉稳,可不正是白娘子和凌七吗?

  木鱼声戛然而止,法海头也不回地说:“你们果然来了。”

  “大师盛情相邀,我们怎好意思拂了大师的好意?”凌七拱手。

  “老衲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会以孩童为质,如此卑劣行径,实在与妖邪无异!”法海终于起身转了过来,宝相庄严不怒自威。

  “卑劣?大师利用许仙下毒,难道就不卑劣?”凌七呵呵。

  法海面色不变,跨过门槛来到堂外:“诛邪伏妖,功德无量,用些手段,并无不可。”

  “好一个并无不可,大师你的功力怕是都练到了脸皮上吧?”凌七话锋一转,“不过我可没你这么无耻,我是带孩子们来上香的。”

  “快去吧,去给菩萨上香,回来有糖吃。”白娘子嘴角含笑语调温柔,俯身拍了拍几个孩子的脑袋。

  孩子们登时欢呼雀跃,撒开小脚呼啦啦一窝蜂往龙王堂里冲。

  “你们以为,一点香火就能求得菩萨开恩?”法海蹙眉,有点摸不透凌七的目的。

  “谁知道呢,说不定菩萨就开恩了呢?”凌七耸肩。

  “痴人说梦,既然你们来了,就留下吧。十八铜人阵!”

  法海一声轻喝,立刻有武僧从四面八方跳出来,个个肤色古铜脑门闪亮,伏魔棍呼啸如风,将凌七和白娘子团团围住。

  眼下孩子们进殿上香,是擒拿二人的最好机会,他可不想等孩子们回来被挟为人质。

  十八铜人阵可不一般,即便武僧修为有限,结阵之后也有大威力,再加上法海压阵,想冲出去难如登天。

  “大师,我说你很快就会气的跳蹦子,你信吗?”凌七负手而立,竟是毫无惧意。

  白娘子本来有点紧张,可看凌七如此镇定,紧张之情也渐渐缓解。

  “不信。”法海话音刚落,就听身后传来奇怪的嘘嘘声。

  转头一看登时差点气炸肺,一帮小男孩正围着紫金钵撒尿,而紫金钵不知何时已倒扣了过来。

  这还不是最可气的,不知谁家小孩牵了条大黄狗,大黄狗走到锡杖旁嗅了嗅,然后一转身抬起了后脚。

  “无知小儿,还不住手!”法海急的一蹦三尺高,吼声震的整个龙王堂都在晃动。

  大黄狗吓得猛一哆嗦撒腿就跑,男孩们哇哇大叫,提起裤子一哄而散。

  但凡法器最怕秽物,一旦沾染轻则受损重则毁坏。

  人一旦降生,开始吃五谷杂粮,就会从先天转为后天,积蓄五谷浊气,代谢污秽之物,所以根本没有童子尿的说法。

  紫金钵和锡杖作为佛门法器,最是受不起污秽,被这么一浇,法力受损是板上钉钉的。

  果不其然,紫金钵紫光一闪变得黯淡,接着只听砰地一声,倒扣在地的紫金钵飞了起来,一道碧光狂飙而出直扑法海。

  “死秃子,纳命来!”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然,法海情急之下只能抬掌相抗。

  砰!

  小青倒飞而出,撞翻供桌翻了三滚,嘴角溢血颇为狼狈。

  法海果然不愧是高僧,匆忙应对也还是占了上风,可他却完全高兴不起来,甚至于心都在滴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