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内测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 大劫将至

诸天内测员 药王爷 2048 2019.09.09 13:30

  “师父师父,你那招叫什么?怎么没见你施展过?”

  “师父师父,你怎么没教给我啊?那么强的招式,你私藏!”

  “师父师父,教我嘛教我嘛!”

  “师父师父,我要学御剑!”

  自打回到李府,哪吒就没消停过,缠着凌七喋喋不休,一会发牢骚,一会拍马屁,一会还撒娇。

  凌七头疼,抬手作势要敲脑门。

  哪吒果然立刻捂头后退,旋即咬了咬牙又放下了手,一副认命的样子:“行吧,敲了就教我!”

  “你又不耍剑,学什么御剑?”凌七没好气地说。

  “师父是你说万流归元万道归一的,御剑式御槍式那还不是一个道理?”哪吒道。

  明明是胡说八道,为什么感觉挺有道理的?

  凌七翻了个白眼,取出记载着御剑式的竹简丢给哪吒:“喏,想学自己参悟吧,如果什么都参悟不出来,就证明不适合你。”

  这就是从太乙那里得来的竹简,其中残缺的部分已经被他补全,不过对于哪吒来说,应该还是太过晦涩艰深了些,不太可能自学成才。

  “谢师父,就知道师父你最好了!”哪吒接住展开一看,小脸顿时垮了下去,苦兮兮地说,“怎么是字不是画啊,看不懂怎么办啊?”

  “让你平时不好好学文化,大字不识七八个,现在吃亏了吧?”凌七哼了一声。

  哪吒挠头苦恼,他一直对读书写字没兴趣,难道为了学这御剑式,还得从认字开始?

  敖芮儿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了好了,我来帮你翻译总行了吧?”

  “那太好了,我们一起学,让师父见识见识我们的天赋!”哪吒大喜过望,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不用学识字,还是因为能和敖芮儿一起。

  敖芮儿收起笑容,看向凌七肃然问:“真人,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一听此言,哪吒也看向凌七,今天伤了申公豹和敖夜,又把敖夜和敖芮儿劫走,龙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等。”凌七缓缓吐出一个字,只有一个字。

  哪吒和敖芮儿相顾茫然,完全不明白这个字的含义是什么。

  撇下哪吒和敖芮儿,凌七第一时间找到李靖。

  “真人,吒儿最近可还好?”李靖问,眉宇间掩不住关切之色。

  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他和哪吒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即便见了面,哪吒也是一句话不说。

  殷夫人私下里劝了哪吒好几次,却依旧于事无补。

  对此李靖自己也只能无奈叹息,在哪吒和陈塘关百姓之间,他无法作出选择,但在哪吒和自己之间,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哪吒。

  这样的一份责任,他不奢望哪吒现在能明白,他只希望将来有一天,哪吒能够原谅自己。

  凌七点点头:“除了打伤西海龙宫三太子外,别的都还好。”

  “这孩子,怎么又出去闹事?不行,这回我一定得好好说说他!”殷夫人一听顿时脑阔疼。

  凌七拦住殷夫人:“夫人不必生气,这次哪吒并没有做错,他保护了渔村。”

  “此话当真?”夫妇二人同时吃了一惊。

  “自然当真,不信可以去渔村问。”凌七颔首,将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至于村发生的事,则是转述自敖芮儿。

  夫妻二人听后,惊喜之余不由松了口气。

  “我就说吧,吒儿其实是个善良的孩子,只要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十倍的好!”殷夫人眼眶发红抬手轻拭眼角。

  “我最怕吒儿不被理解走上邪路,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真人管教有方,李某莫不敢忘!”李靖同样感慨不已,说完朝凌七深鞠一躬。

  凌七肃然道:“天尊告诉龙族,说龙族有一道劫难,等哪吒将是三年后,灭陈塘斩哪吒,方可化解劫难。”

  殷夫人花容失色。

  李靖一听顿时急了:“真人,倘若当真如此,我们不是应该好好和龙族解释吗?吒儿伤了龙太子,您又将龙公主和龙太子强行带走,这样岂不是会激化和龙族的矛盾?”

  “没错,我就是要激化和龙族的矛盾。”凌七道。

  “为何?”李靖错愕。

  “因为天尊设下了时限,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个时限提前,打破天尊的预言。”凌七接着说。

  李靖急声道:“可是真人,让吒儿再修炼一年不是更安全些吗?如果龙族现在发难,我们拿什么抵挡?”

  “二位放心,有我和太乙师弟在,定然不会让吒儿有事,二位要做的,是尽快组织陈塘关百姓撤离,倘若没事自然皆大欢喜,倘若非要大战一场,也好避免无辜的死伤。”凌七道。

  李靖和殷夫人相互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深深的担忧,但事已至此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毕竟龙族大劫是天尊说的,如果天尊非要哪吒死,那么唯一有可能救哪吒的只有凌七。

  向李靖夫妇告辞,凌七又去找了太乙,将自己的一部分计划告诉他。

  为什么是一部分,因为有些东西是不能说出来的,一旦说出来,天知道会不会被天尊听到,而一旦被天尊听到,想成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师兄你疯啦!”太乙一听果然吓得跳蹦子。

  “倘若龙王投鼠忌器,违拗天尊之言,不对陈塘关发起攻击,那么自然是皆大欢喜。但倘若龙王不顾一切,也一定要实践天尊之言,我必须将其提前,因为我只能在保护吒儿一年,一年后我必须返回虚空深处。”

  太乙闻言骤然一怔:“师兄,要走?”

  这两年,他不只和哪吒处出了感情,也和凌七处出了感情,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突然听到凌七要离开,还是莫名有点不舍。

  当然,舍不得凌七的美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凌七问:“我离开后,龙族再发难,你一个人扛得住?”

  太乙立刻摇头如拨浪鼓。

  “那就是了,要战就现在吧,看看到底是天尊言出法随,还是我们以力破法!”凌七伸手握住太乙的肩膀。

  太乙沉默半晌,终于叹了口气,一副豁出去的口气:“罢了罢了,为了吒儿,我就陪师兄你拼一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