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您的快递已到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小说接龙

您的快递已到货 未瑾然 1990 2020.01.30 19:09

  晚上是语文晚自习,一群刚打完篮球的男生回到教室的时候,突然发现教室前后门都关了,吓得赶紧看了看表,还有一分钟,没迟到,长舒一口气,然后悄悄的从后门进来。

  陆云辞进来的时候发现班里正在放视频,扬了扬眉,坐到自己位置上的时候,才发现放的是红楼梦。

  陆云辞:一头黑线。。

  老师为了让他们看红楼梦这本书真的是呕心沥血,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啊!

  陆云辞琢磨着,自己好像又有随笔可以写了。

  他无聊的看看两边的同桌,一个正在嚼着珍珠奶茶里的珍珠,看着电视,一个在……写纸条?

  “同桌,你在干嘛呢?”陆云辞凑过去瞅。

  “啊,我们在玩‘小说接龙’,你要玩吗?”苏欢头也没抬地回他。

  “我可以欣赏一下你们的文笔吗?”

  “啊,好啊,但是你先等一下,我写完先。”

  苏欢笔没停,又写了好久,黛玉都葬花了才给他。

  陆云辞接过一看。

  中规中矩黑笔字:今日是四月初八,嗯,是清明节。易安本想今日随母亲去祭拜去世的爷爷,可是变态的学校却让今天开学。易安叹了口气,想起去世的爷爷生前最爱说的话:易安啊,不要抱怨什么,只是你还没看到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

  中规中矩的蓝笔字:易安心想:“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是什么呢?我又怎样才能看见呢?”思索着,易安就到了校门口,在和妈妈道别后,他走进了校园,走进教室,坐在课桌前,拿出笔,开始机械地写眼前的文综卷。

  陆云辞心想,易安?易安居士吗?那不是李清照喽?他接着看下去。

  中规中矩的黑笔字:就像套路一样,把脑子里记的那么几句话一遍遍的抄下来。收卷铃声一响,易安扔下手中的笔,看了眼密密麻麻的卷子,开始收拾手边的东西,准备回寝室。

  中规中矩的蓝笔字:他走在那条往这走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小路上,脑海里却又想起了爷爷的话和自己的疑问。突然,他感觉眼前一阵黑,眩晕感围绕着他,他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等他渐渐恢复意识,睁开眼睛,一个漂亮的女人正低头看着他,他猛然坐起,诧异又慌张地环视四周,却发现自己竟正坐在一个热闹的集市的街上,而来来往往的人,穿的好像都是――古装!

  中规中矩的黑笔字:……什么情况?这是……我的穿越现场?

  “你好,请问……这是哪儿?”易安强装镇定,询问眼前的女人。

  “你不是这儿的人?这里是大宋王朝的京都啊!这位小哥,你能不能先起来一下,我虽说不知你是何人,可是你此刻正坐在我家猪的身上,我今日正想将它卖掉,不想你从天而降,压死了它。”女人看着他,盘算着应索要多少钱。

  陆云辞看到这里,嘴角一抽,这剧情……真是歪到太平洋去了。

  不过……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同桌,你们写完我在看吧!”说着又塞给了苏欢。

  “行。”

  过了两天,

  等陆云辞再见到这张纸的时候,剧情已经从太平洋路过好望角跑到大西洋去了。

  中规中矩的蓝笔字:易安听到自己正坐在一只猪身上,赶忙起身,又踉跄了几下,脚踢到了一个东西,扭头一看,发现原来是自己去学校带得行李,发现了自己的东西,他就下意识地拾起来抱在了怀里。看着那只刚刚被他无意压死的猪的遗体,感到无奈。

  这时,那个女人开口了:“看你这穿着,也不是本地人,初来乍到的,就不问你要多了,你就赔我一百两银子吧!”

  放荡不羁的黑笔字:“这……你们确实不是在拍电视剧?你说这里是宋朝,可是宋朝是物物交换,白银流通从明朝才盛行,你个小农家庭怎会用白银?”易安推了推眼镜,说:“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你们在拍电视剧。”

  更加放荡的黑笔字:这时,这两人一猪的旁边,围了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女人听不懂易安在说什么,她只想借此可以敲诈一笔,可没想到遇见了一个脑回路有些不正常,想要赖账的人,但不管怎样,她可不能让自己家的猪白白死去。于是,她伸手去抢易安怀里的背包,易安反应过来,竭力护住自己的东西,于是两个人在争执过程中,包里的东西散落了一地。众人看到后都愣住了,只见躺在地上的有酸奶、零食、火腿肠,还有易安的袜子、换洗衣物,最后掉出来的是一手机。易安赶忙弯身捡起来,想要开机。

  飘逸的蓝笔字:却内心一阵骂娘,竟然忘充电了!女人看着这地上从未见过的东西,内心一阵疑惑:难道这小子是从国外来的?可长得却是中原人的模样啊。就在这时,只听一阵骚动,有人喊到:“官兵来了!”

  飘逸的紫色字:“何人在喧哗闹事。”官兵大喊,女人一看自己姘头来了,哭道:“爷,小女子辛苦操持,在家养猪,做饭,心想,卖了这头猪,家里这几天日子好过点,谁知,全被这小子毁了,这,这让我怎么活呀!”官兵上前扶起女人说:“别怕,我帮你。”

  冯静看着扭曲的剧情,心想:随它吧!开心就好!就是有点让人无从下笔。

  她想了想写道(中规中矩蓝笔字):官兵走到易安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上去就是一推,易安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心里感到不妙。

  “怎么?小子,想赖账?欺负人都欺负到老子头上了?说你是现在就赔钱啊,还是跟我走一趟啊?”官兵颇蛮横地说到。

  易安心想,这女人要一百两银子换这么一头死猪,明显就是在讹我,可看这官兵,八成和这女人是一伙的,我硬碰硬可不行。

  写完,苏欢递给下一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