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我所爱即为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冬日里的火锅宴

爱我所爱即为爱 吾日三吃 4742 2018.12.07 02:48

  康恺得爱情军师指点,午休时间微信私聊徐一,约她周六晚上在家煮火锅。

  徐一心里还惦记着那晚的失态,一边为难地连连抿茶,一边把两人的聊天记录截图发给远在上海的俞芷。

  准医生太太俞芷非但没有教她如何拒绝对方,反而一个劲儿撺掇徐一赴约。

  徐一忧思许久,回复一个“好”字。

  周六下午一点,康恺来敲徐一家的门,徐一粉黛未施,穿着舒适的休闲套装正忙于做地面清洁。

  门开后,未经她允许,自然而然地换鞋进到客厅。

  “你打扫的还挺干净。”康恺感慨,他把徐一和生活里几位相对了解熟悉的女士不自觉地做对比,徐一形象又瞬间“美丽”了许多。

  “找我干嘛?”

  “陪我去买菜。”他笑着说。

  “我们不是约了今天晚上煮火锅吗?没菜怎么煮啊?”

  “我不去。”

  “去吧!”

  “不去啦!”

  “去吧去吧!”

  “好啦!你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

  去超市的路上,徐一纳闷,她好像永远也没法在鸡毛蒜皮的生活化的小事情上彻底拒绝康恺,只要他主动提出要求。

  如果是……

  她试着假设。

  如果是华中宇深夜为她下厨做一桌子小菜……

  如果是华中宇吵着闹着要帮她洗碗……

  如果是华中宇死皮懒脸邀约她去家里煮火锅……

  如果是华中宇非要让她陪同去超市买菜……

  那么,徐一一定会非常抗拒任何带有暧昧性质的举动,也一定会和华中宇保持一来一往客气而又疏离的安全距离。她不想让华中宇的深情演变成一种理所当然的受贿,正如她无法坦然接受华中宇对她的爱慕。

  超市里,康恺挑挑拣拣。

  “你选好了没啊?”

  “我突然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了。”他嘟囔嘴说。

  “你买你自己喜欢吃的就好了。”

  徐一自从开始吃素,逢与人吃饭,总是让对方按照喜好挑选菜品。她不想因为个人的饮食问题让别人有所迁就。

  “说说吧。”康恺转身看着她说,“你现在喜欢吃什么?”

  他用了“现在”。

  “青菜,小青菜。”

  “你能不能有点追求。不用替我省钱。”

  “那我要吃冬天第一场大雪覆盖过的小青菜。”徐一嬉笑说。

  康恺一脸为难,“这个,好像有点困难。”

  “好了,不逗你了。只要是蔬菜,我都还蛮喜欢的。”

  “懂了。”

  康恺推车,徐一走在旁边,两人几乎转遍了超市整块蔬菜区域。

  “你买的是不是太多了?”

  “不多呀。”

  “我吃不了多少。”

  “我吃得多。”康恺笑说。

  “牛肉羊肉这些你不买吗?”

  “差点忘了,走走走。”

  两人于是又推着推车走向角落里的肉类区。

  大包小包提回小区,徐一心想,幸好超市离家近。

  从电梯出来,徐一首次踏进康恺住的地方。因为同是一个小区,房屋构造除了方位略有不同,其余全部一致,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外加大小两个阳台。

  采用日系木质装修风格,宜家家具,无印良品买的生活用品。

  虽然学生时代就知道他家境殷实,但是徐一还是忍不住问:“你一个人住,租那么大的房子,会不会夸张了点?”

  “还好吧。”

  “每个月房租费应该不便宜吧。”徐一太清楚这片区域的房价情况。尤其这些年杭州房价疯涨到离谱,她想不关注也难。

  “是有点贵,不过比上海好太多。”

  徐一心想,也是。

  “其实你可以找几个室友合租。减轻一下负担。”

  康恺按下水龙头,甩掉多余水渍,转过身靠在大理石台面的边沿上,双手交叉,说:“不了,我喜欢清净。”

  徐一默不作声,心想,这点倒是和我一致。

  “周董开给我的薪酬待遇还是不错的,支付房租绰绰有余。”

  她差点忘了飞鱼的人均薪酬,“是我多事了。”

  徐一懊恼,自己瞎操心个什么劲儿。

  “我喜欢你多事。”

  “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领导关心下属是好事。还请以后多多关心。”

  两人目光交汇,相视而笑。阳光透过窗户散在康恺身上,在他周遭形成一圈光晕,晕染出一幅赏心悦目的午后帅哥图。

  如果不是门铃声响起,徐一不知道自己还会睡多久。她欲帮着康恺一起洗菜折菜叶,袖子方才挽到一半就被对方无情遣出厨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竟然迷迷糊糊睡着。醒来时,身上盖有一条米色薄被。

  康恺拉开厨房房门,双脚还未跨出,徐一抢先说:“我去开门。”

  迎面见到秦丽姚和华中宇两张熟悉的面孔,徐一惊讶不能自已。

  某人并未提前告知她,这两位也会来。

  自动让到一边,秦丽姚和华中宇陆续换鞋进屋。徐一瞥到华中宇手上提着的购物袋。

  她问:“袋子里是什么?”

  华中宇答:“来的路上买的啤酒和饮料。”

  秦丽姚兀自走进厨房,徒留华中宇和徐一在客厅。

  “看你刚才的样子,应该不知道我会来。”

  “康恺没跟我说。”徐一突然有种心虚的感觉,像做错事的小孩低着头,手指揪着衣角不自觉地来回搓动。

  “我知道你在,所以我才来的。”华中宇淡淡说,眼神落在徐一衣角处。

  几天前,康恺成功邀请徐一,转念一想,下一秒,又到俞芷那厮处要到华中宇的电话。

  俞芷笑他行为幼稚,他不辩驳,大方承认:“我就是幼稚!”

  端菜上桌,火锅宴即将开始。华中宇挨着徐一,秦丽姚身旁留有空位。明明就是随意入座,大家仿佛商量好一般快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康恺身兼大厨最后入席,选无可选,迎面坐着的是徐一。

  “水开了,可以放菜了。”康恺提起锅盖轻轻将其放置一边。

  徐一拿起筷子,先往锅里面扔进去一些肉片,接着丢了少许蔬菜。吃火锅先吃肉仿佛是心照不宣的默契,在场另外三位,均是荤素没有禁忌的杂食者。

  四人无话,谁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气氛一度冰凉到零点。

  沉默良久,华中宇打破僵局,说:“在座诸位包括我本人曾经都是振兴中学的学生,虽然我只跟一一同班过,但是时隔多年今天能够一起坐在这里,总归是一场缘分,让我们为缘分干杯。”

  众人相应号召,纷纷举杯相撞。

  “缘分真奇妙,是吧。”康恺说。

  席间气氛依旧尴尬。

  徐一突然想起那只通体乌黑发亮的法斗,问:“方块呢?”

  “你都待了一下午,居然才想起它。”康恺笑说。

  徐一不好意思,颔首垂眸,伸手将垂下来的秀发别到耳后。

  “我托人把它暂时送到爷爷家寄养去了。”

  “方块是谁?”华中宇不解。

  “我养的一只黑色法国斗牛犬。”

  “为什么把它送到康爷爷那啊?”秦丽姚问。

  “没什么,就是工作太忙了,一时兼顾不暇,反正爷爷也喜欢动物,给他老人家找个陪伴。”康恺只说了一半理由,工作多是真,陪老人家是真,但是还有后半句:我怕徐一的体质忽然对狗毛过敏。

  “这样啊……”秦丽姚当然不知道康恺关于到底为什么把养了没多少天的宠物狗送走的后半句理由,她想当然地相信表面言辞。

  “华中宇,上次你说的篮球赛,别拖着了,赶紧定个日子呗。”

  “行啊。”

  “篮球场馆也你来定,杭州我不太熟,你应该不会让我大冬天露天打球吧。”康恺开玩笑似地说。

  “你放心,地方我来找,时间……”华中宇顿了一下,继续说:“我马上就要投入到下一个建筑工程项目里去,所以,近一两周我就会确定好打球时间。到时候,你别临场退缩让我看笑话就行。”

  “我会怕了你?”康恺吐字清晰,语气上扬。

  “听你这口气我就放心了。”

  “你记住,要提前几天通知我,上回跟你说过的,我之前一直都待在上海,杭州朋友不多,临时凑人头需要点时间。”

  “打团队赛?”

  “不然勒?一对一?那也行啊……”

  华中宇片刻沉思,说:“还是团队赛吧。”

  “快吃吧!再不吃锅里的东西都要煮烂了。”秦丽姚一边催促道,一边顺手往康恺碗里夹肉。

  “对对对,吃菜吃菜。”

  方才一幕被心思细腻的徐一捕捉到,她闷闷低下头,把青菜囫囵塞进嘴里。华中宇眼尖,从锅里捞出两颗青菜然后放到徐一用的碟子上。

  “晾一会再吃,小心烫。”他温柔提醒。

  徐一猛然抬头,怔怔看着华中宇,随即又立马低头夹起碟子上的那两颗青菜往嘴里送,舌头刚一碰到,还未来得及细细咀嚼,马上连茎带叶全部吐了出来。

  “好烫!”

  秦丽姚眼疾手快提起水壶,顺手从塑封袋里拿出一次性纸杯,斟满水递过来。

  徐一慌忙接过纸杯,指尖触及杯壁——凉的白开水。

  “谢谢。”她轻声细语说。

  “不客气。”秦丽姚回答。

  待徐一恢复平缓,秦丽姚发现从方才到现在徐一碗里没有出现过一块肉食,于是带着疑问说:“徐一,牛肉挺好吃的,我给你夹一块吧。”

  未等徐一礼貌拒绝,康恺和华中宇几乎同时作答:“她不吃肉。”

  两个大男人互看一眼,几秒钟后又一次同时补充说:“她只吃素。”

  秦丽姚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为什么装有蔬菜的盘子占据了半个桌子的位置。

  “我说呐,难怪今天这顿火锅宴,蔬菜的数量格外多。”她冷冷地说。

  徐一见她随后一口气喝光杯子里剩余的饮料,接着抓起开瓶器,“砰”的一声,瓶盖翘起,徒手取下,然后“咕噜咕噜”喝掉半瓶啤酒。

  “你慢点喝。”徐一忍不住提醒。

  康恺伸手想去拿她的啤酒瓶,被秦丽姚抢先一步发现。她快速抓起瓶身,置在怀里,悠悠道:“今天我要一次性喝个够,你们谁也别想拦我。”

  “好,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康恺见惯了秦丽姚醉酒的模样,明明酒量差到爆,还老是学着别人动不动不开心了就要喝酒。不过,比起不让她喝酒,醉酒的后果反而更容易解决。

  “还是少喝点吧,酒让人产生依赖,何况还会伤身。”徐一劝说。

  徐一虽然身子骨差,是都市里标准的广大亚健康人群中的一员,但也是因为拼命熬夜工作,长期过度劳累,日积月累之下才导致的结果。烟酒一类会让人产生依赖与上瘾的东西她从来不碰,即便有客户提议,她依旧不会为了达到工作层面的目的去尝试。能力、眼见、态度才是自己最大的筹码,绝非交际方式可比拟。

  身为好朋友的俞芷前几年经常劝说她注意休息,她不以为然,年纪愈发上去之后,才发现,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老祖宗留下的话都是有道理的。

  这才,开始注重“养生”,网购了一大堆瓶瓶罐罐保健品,放在办公室的储物柜里,想到就吃,日常不好的习惯倒是一个没改。底牌不同,她没有停下来休息的资本。

  徐一心想,拿“健康”做对应,被人劝了那么多年,现在竟然也开始劝说别人了。

  “饮料应该凉了吧……”华中宇说。

  徐一摸了摸放在左手旁的椰汁饮料罐,“恩,凉了。”

  “我再去热一下。”康恺说。

  上桌之前,华中宇买回来的饮料已经被康恺热过一遍。

  “还是我去吧。”华中宇说完,眼神飘向秦丽姚,然后站起来冲着康恺扬起下巴点头示意。

  康恺心领神会,将饮料罐悉数递到他手里。

  ……

  秦丽姚又闷头喝掉一整瓶啤酒,算上华中宇中途去厨房热饮料的时间,她已经喝掉四瓶,眼神不似之前明亮有神。

  “丽姚,秦丽姚!”康恺张开五指在她面前晃了晃。

  “她好像醉了。”徐一说。

  “谁说我醉了!我没醉,我还能喝!酒……酒……我要喝酒……”秦丽姚涨红的脸和迷离的眼已经无形中出卖了她自己。

  康恺耸耸肩,表示无奈。

  “都吃的差不多了吧?”华中宇问。

  徐一抿着嘴唇点头,不忘抽出纸巾擦拭。

  “她怎么办?”徐一问。

  康恺想了想,对华中宇说:“你刚才是和丽姚一起来的吧?”

  “我们只是在楼下刚好碰到。”华中宇解释。

  康恺听闻,面露难色。

  “你知道她住哪里吗?送她回家。”徐一说。

  康恺摊开双手耸肩,“我不知道她住哪……我跟丽姚都是从上海来的杭州,我前脚到她后脚就来了。”

  “她在杭州有没有什么朋友或者亲戚之类的?”华中宇问道。

  “她之前老来我家里蹭饭,跟我说过有个做生意的姑姑在杭州,经常出差不在家,我猜她应该是住在姑姑那里,不过具体地址她没讲。就算讲过我现在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想起来……”

  “那麻烦了……”华中宇露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住你这里吧。”徐一喘口气又复述一遍前一秒钟的话,“就让她今晚暂时住你这里。”

  “空房间还有两间,拿出一间给她住。她现在这个样子放她一个人在酒店也挺难让人放心的,有人照顾会比较好。”

  “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吧。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照顾女生。”

  听到“孤男寡女”四字成语,徐一突然联想到康恺到上海出差的第一夜,心中念叨:“怎么那个时候没见你这么婆婆妈妈的。”

  “我就在隔壁,你有事可以喊我。”

  “那多麻烦啊……”康恺挠挠头,接着说:“万一你都睡着了,我还去惊扰你,我心里会很过意不去的。”

  “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华中宇插进话题。

  “要不,一一你留下来,秦丽姚睡次卧,我把主卧让给你,我去睡儿童房。”

  看徐一犹豫不决又默不作声,康恺继续撺掇:“丽姚家家风传统保守,叔叔阿姨对她一直都是严加管束,要是让她爸妈知道她晚上夜不归宿住在一个未婚的独居男人家里,指不定把她怎么着呢。要是多一个女生,说出去总归好听些。”

  “你不说,我不说,一一不说,谁会知道她今晚单独住在你家里。”华中宇逮住破绽。

  “我们还是先把桌子收拾一下,把碗筷洗掉吧。”徐一淡淡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