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宇宙弹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他必须带方菁走

宇宙弹珠 步步生歌 2709 2019.06.10 18:40

  他们到达纽约的时候,下午5点的太阳正在西沉。

  机场周围是水泄不通的人群,他们挤满了几乎所有的街道。许兆原本以为他们是来乘坐飞船的,但很快他发现他们正在和机场周围的军队发生冲突。

  “各位,我们接到命令,暂时去要去别的地方了。”女军官站在过道尽头,说。

  飞机掠过人群,从机场上空飞了过去。许兆看到那些人举着牌子,那些牌子上写着“我们也要登上飞船”、“我们的资格在哪儿”诸如此类的标语。

  许兆知道这些人一定是想要登上飞船离开这个人间地狱的。仔细想想,谁不想离开这个即将覆灭的世界呢?

  许兆担忧地看了看身边的方菁,方菁也正看着自己。许兆想要冲她笑一笑,可除了忧虑,他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

  他们在皇后区某处公园里降落了下来,此时,这里似乎是整个纽约人最少的地方。他们被分配到了不同的车上,朝纽约各个方向驶去。许兆和方菁要去的地方在大军团广场附近。

  “许兆,你告诉我,为什么每个人都有一个身份牌,而我没有?”方菁看着窗外空旷的大街,问。

  她说的身份牌是在他们下飞机的时候,机组人员发给他们的。

  “我们两人有一个就够了。”许兆看着另一边的大街,说。

  “你在骗我对不对?”方菁说,“我是不是和那些人一样,没有资格登上那艘飞船?”

  “你当然有资格。”许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说的理直气壮,“我们都有资格。”

  许兆低估了方菁对他的了解,他的语气和表情出卖了他。方菁平静地看着他,直到他扭过头去。

  “你不用骗我的,真的。”方菁说,“其实我们两个人能活下去一个已经很不错了。”

  “不,我们是三个人,不是两个人。”许兆握住了妻子的手,“相信我,我们会一起活下去。”

  方菁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眼中多了一丝氤氲的水汽。

  “方菁,相信我,我会保护你的。”许兆心疼地看着她,他不想让这个女人伤心,更不想让她哭泣。

  “其实我留在这里也挺好的。”方菁说,“虽然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但我很喜欢这个世界,尤其是成都……”

  方菁想说那里还有她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而那些回忆几乎全都和许兆有关——但她没有说出口,她不想让许兆伤心,虽然有些时候伤心难以避免。

  许兆只能安慰她。他打定了决心,不管怎样他都必须带方菁走,他们必须一起离开地球。

  许兆和方菁被安排在了一家很普通的酒店里。酒店老板是个法国人,他的个子很高,站在前台就像一座高耸的塔。

  他很热情,脸上堆着笑,这让许兆和方菁暂时忘掉了烦恼。接他们来的司机将他们带至房间后便离开了这里,他让许兆夫妇做好准备,在适当的时机IADC会接他们离开这里。

  方菁休息之后,许兆再次拨打了高远程的电话。他的电话已经关机了。许兆又拨打了娜塔丽的电话,他没抱什么希望——或许跟高远程一样她的电话已经关机,或许她会挂断电话……然而三秒后电话却接通了。

  “你……还好吧?”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头。

  “我很好。”娜塔丽似乎比几个小时之前平静了不少,“你到纽约了?”

  “对。”许兆说,“你……也有资格吧?”

  许兆想起了高远程来,他生怕自己说错了话。

  “我没有资格,”娜塔丽说,“不过我已经想通了,我这样的人活下来对人类的未来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许兆想说每个人活着都是有意义的,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确定登船资格的,说实话,我觉得我活着也没有什么用。”许兆说。

  “登船资格是由联合国和国际小行星防御委员会决定的,”娜塔丽说,“考虑到人类的未来,他们选择了800名有巨大成就或者很有潜力的年轻科学家。”

  “还有200人呢?”许兆迫切地问。

  “机组成员和管理层。”娜塔丽说,“包括一些军人和警察。”

  许兆当然明白他们做出这个决定的意图,毕竟未来的世界也需要一些人去管理……

  “我想见一见小行星防御委员会的高层,我想和他们谈一谈。”许兆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你能告诉我他们的地址吗?”

  娜塔丽沉默了几秒,说:“你是要带你妻子走,对不对?”

  “是。”

  “不可能的。”娜塔丽说,“所有登船的人都有和你一样的想法,甚至IADC内部很多人也有同样的想法。”

  “我知道,但我必须试试。”许兆说,“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怀孕了,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电话那边再次安静了下来。

  “好吧,既然你要试试,明天我带你过去吧。”娜塔丽说,“纽约这边我比较熟悉,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也很隐蔽,没有几个人知道。”

  道谢之后,许兆挂断了电话。许兆不知道娜塔丽为什么要帮他,但他很感激。

  窗外传来了游行示威的声音,许兆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晚上7点了。他回到了屋子里,方菁还在睡觉。

  他躺在床上,望着房间上方白色的天花板,思索着明天自己要说的话。外面大街上传来了更为嘈杂的声音,但那些声音很快就消失在了远处。

  许兆醒来的时候,发现妻子并不在身边。他从床上爬了起来,略显紧张地寻找了起来——他看到她正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戴着耳机静静地闭着眼睛。阳光落在她白色的裙子上,让她看起来圣洁无比。

  她觉察到了许兆的靠近,睁开眼睛朝他看了过来,并且摘掉了耳机。

  “醒了?”方菁看着许兆,说。

  “嗯,你怎么起这么早?”许兆看着她,问。

  “我从北京睡到了纽约,都睡了两个晚上了。”她笑了起来,永远那么美。

  看她心情很好,许兆也安心了不少。他坐在了她旁边,柔和的阳光让他很舒服,昨夜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般。如果那真的是一场梦,该有多好。

  方菁将耳机塞进了许兆耳朵了,动听的旋律立刻传了出来。

  “这什么歌?”许兆问。

  “《Angel Of Mercy》,恐怖海峡乐队的歌。”方菁说。

  许兆想起方菁一直喜欢这个乐队,不过他几乎从来都不听摇滚。

  “这歌讲的什么?”许兆破天荒地问了一句。

  方菁眼中现出一丝光彩,显然这是她喜欢的话题。然而就在她要将自己的看法说出来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许兆忙起身朝门口走去,然而来人并不是娜塔丽。

  “你好,”他用蹩脚的英语说,“你们想吃点什么,我可以让餐厅单独给你们做点。”

  “什么?”许兆有些困惑。

  “是这样的,”来人笑了起来,“我和后厨沟通了一下,我们决定给这几天住店的人提供一些他们喜欢的食物。虽然我们未必都可以做出来,但我们会努力做出你喜欢的味道。”

  许兆这才想起眼前这个人正是这间酒店的老板。

  “谢谢你们,至于吃什么……”许兆看着阳台上的方菁,希望她能够说出她喜欢的食物来。

  “煎饼果子!”方菁冲他喊了一声。

  “煎饼果子,谢谢。”许兆对老板说。

  老板看了看阳台,又看了看他,问:“那先生你呢?”

  “油条和豆腐脑。”许兆想了想,说。

  “好,请你们稍等。”老板笑了笑,走进电梯离开了这里。

  当许兆再次回到阳台上的时候,两个人都笑出了声来。因为他们知道老板一定做不出这些东西来,他甚至可能都未必能听懂他们说的是什么。

  “我们是不是太刁难他了?”许兆问。

  “让他忙碌一下也没什么坏处。”方菁看着远处的街道,说。

  游行的队伍再次出现了,他们正朝大军团广场附近走来。他们的人数很多,足足有一千多人。许兆有些担忧起来,也不知道机场附近现在怎么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