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信心,何以为家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69 2018.11.25 12:00

  简单拜师之后,舒安便让王玄策回去收拾东西了,搬来舒府之中。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岳父对于这一位学生的期望不是一般大。”

  在王玄策离去之后,李世民眼眸带着异样的光芒轻声道。

  “在看人一方面上,我不会输给任何人。”

  舒安没有解释为什么不过声音响起,话音之中带着一丝自信。

  “世民就拭目以待了。”

  李世民表面虽然不懂声色说道,但内心不由道了一声,这一位岳父似乎有着一种信心来源,只不过他不知晓。

  “酒已经温好了。”

  舒安并没有在这一个问题之上多纠结,反而目光落在了酒之上了。

  要知晓这可是他收藏了五十年的老酒了,前世他对于酒这一种东西并不算感兴趣。

  不过不知晓是不是因为穿越缘故,导致了他对于古代酒倒是不错的喜好,或许是因为度数较低的缘故,所以他喜欢那一种微醉的感觉。

  李世民同样没有和这一位便宜岳父客气,直接为自己盛了一碗,伴随着微微的寒意一口饮尽。

  “好酒!”

  李世民感受到了喉咙传来的辛辣不由道了一声,另外一边的舒安同样不甘示弱。

  .......

  等王玄策再度回到舒府的时候,李世民已经离开了,舒安思绪纷飞,因为在李世民离开之前,他终究还是多说了一句。

  哪怕是借着一丝醉意,终究他还是护短的存在,不过舒安久久回过神来,看着站着自己面前不知晓多久的学生,面色不由露出一丝满意声音响起。

  “先让来福安排你住下,每天卯时早练,上下午分两个时辰出来读书。”

  “府中有不少的藏书,都是老夫多年的珍藏,这一段时间你先看着,不懂再问。”

  对于这一位学生他倒是不好安排,因为历史之上王玄策是一位节度使,按理来说算是文官行列。

  但以一人敌国的战绩,似乎在武官行列又有着不小的前途,所以直接让这一位学生自由发挥了。

  要知晓薛仁贵很小便有封狼居胥的梦想,至于王玄策的话目前倒是看不出来有什么梦想,光宗耀祖勉强一个人。

  不同于那一些不识字的学生,王玄策已经苦读十年了,现在缺少的不是基础知识学习,而是多充实自己。

  “是,老师。”

  王玄策没有任何的疑问说道,甚至话语有一些激动,要知晓自己老师可是名震天下的安玄公。

  他的藏书可不是自己家能够比拟的,对于老师这样安排也十分满意。

  于此同时随着新一天的开始,王玄策的名字同样传开了,原因则是在之前返回王玄策客栈的时候,关于拜师的消息自然是守不住了。

  更何况就算是没有人传出去,舒安同样会暗中派人宣传,毕竟若是没有一点让人羡慕的地方那么他舒门十问还有什么吸引力。

  安玄公又多了一位学生,而这一位学生正是昨日通过舒门十问的那一位书生。

  这一消息极短时间之中传遍了整个长安,要知晓昨天因为日暮要落下的原因,还有诸多人不知晓有人通过了舒门十问。

  “真是幸运的家伙。”

  “真正的一步登天,名动长安”

  “若是有安玄公举荐的话,日后走上仕途之路同样大有所为。”

  ......

  长安各处客栈之中一道道议论纷纷声音响起,话语之中无不带着一丝酸味,要知晓身为名士自然有举荐的名额。

  更不用说了这可是安玄公,更是当今陛下的亚父,随随便便说上一句那还不简单。

  此人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不仅是世家子弟感叹好运,毕竟也不看看喊安玄公老师的都是一些什么人。

  现在可以算是师出同门,哪怕是稍微提点一下未来大有可为。

  至于寒门子弟的话更是不用说了,要知晓虽然每一年都有科举,但这可是要和整个天下人竞争。

  一年科举仅仅只是录取三十人,可以说僧多肉少,而且若不是长安的士子,还要通过初试才能参加科举。

  那么剩下就是走举荐的路线,若是世家门阀的士子根本不用为这一点担心。

  然而那一些寒门子弟就需要寻访名师了,这哪里有那么容易,现在他们则是看到了一条路。

  “若是我们通过舒门十问的话,同样可以成为安玄公的弟子。”

  不少寒门士子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决心想道,虽然舒门十问同样困难,但总算有一线机会。

  ........

  另外一边回到宫中的李世民好好睡了一觉,或许是因为昨夜失眠了,又或许是喝了一些酒有一些醉了。

  当李世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晌午,不过这一觉十分安稳,当然他并没有忘记早晨的赌约。

  “下旨高士廉,让他率人重修氏族志。”

  “另外派人每日将重修的情况上报,这一次朕要看看这一赌局如何。”

  李世民第一件事情便是将这件事情定下来,虽然没有任何的赌注,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错的。

  “是,陛下!”

  旁边太监王德早就伺候一旁恭敬说道,虽然不知晓陛下没有朝议去哪了。

  但是身为太监,王德知晓什么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更何况临行之前陛下早已经有交代。

  说今日身体不适,不见任何人,所以宫里倒是没有多少波澜,除了少数几人之外,没有人知晓这一位帝王趁早出宫了一趟。

  “另外传旨后宫,今后有非议皇后着,直接处死不论。”

  李世民眼眸闪烁轻声道,原本朕就是站在观音婢这一边,只不过内心总有一些不忍。

  然而自己亚父在自己离开之前的那一句话则是让他下定了决心。

  “可惜不知晓有多少人异族未灭,何以成家?”

  这一句话让当时的李世民愣住了,是啊距离当初的渭水之盟只过去了一年时间,同样成为这一位帝王禁忌。

  多少边境之人有着国仇家恨,这一些人连家都没有,而身为帝王他竟然在为后宫的事情烦恼。

  想到这里哪怕是李世民脸面之上都有一些挂不住,尽管亚父只是简单一句话,但又尝试不明白。

  “是,陛下!”

  王德内心微微一惊,不过内心则是庆幸没有得罪皇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