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九章 猜测,重临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40 2019.01.05 23:00

  因为之前伙食改善的原因,导致了后宫的嫔妃多吃了不少,现在若是削减的怕是要后宫不宁了。

  虽然皇后母仪天下,但若是和这一些其他妃子关系不好的话,也是不行。

  毕竟之前长孙皇后已经施威过一次这一些后宫了,无人敢和她相争。

  但若是一味的施威是不成的,当然这里面长孙皇后同样有一点私心在这里,随着伙食改善之后,无论自己还是丽质等人身体明显好了不少。

  “陛下,能否不在吃食之上削减用度,而在其他方面削减。”

  长孙皇后思绪了一会缓缓说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恳求的味道。

  话音落下了之后,李世民微微一愣,不过随后点了点头,对于后宫的事情他并不打算浪费太多的精力。

  这一次仅仅是下定决心而已,当然李世民想到又要回到以前的粗茶淡饭内心同样有一些犹豫。

  李世民在后宫并没有待多久,就匆匆离开了,虽然市税让百骑去调查了,但是不要忘记了还有其他的事情。

  比如关于宵禁的问题,对于李世民来说,若是能够增加国库的话,而且不损害其他利益的情况之下,自然没有多少犹豫。

  而在这一位陛下离开了之后,长孙皇后同样让人去召集这一些后宫嫔妃。

  长孙皇后同样有着自己的心计,自然不会可能直接削减,而是让这一些嫔妃自己选择。

  若是选择的话削减吃食的用度话,那么倒是也无妨,不过这算是自身决定,倒是和她没有多大的关系。

  ......

  宫里的事情除了少数几人知晓之外,宫外并没有人知晓,否则的话肯定能够猜测到这一位帝王应该有一些动作了。

  此时长安新的一天聚集在长安城之外等待救济的难民又多上了许多。

  “你们猜一猜这庞大的难民数量,安玄公还能够救济几天?”

  一家酒楼一位士子不由出声说道,显然是对于这一个问题十分有兴趣。

  “据说之前赈灾的粮食是从安玄公手中买的。”

  “之前赈灾粮食也有两万石之数,安玄公手中的粮食肯定不多了。”

  “估计最多八天的时间,不对估计五天的时间,这难民至少已经远远超过了十万之数。”

  ......

  一道道议论纷纷的声音响起,给出了自己的猜测,更早有人觉得明天就可能停止了,也有人觉得三天时间。

  当然自然也有一些人猜得久了一点,最多猜的天数是十天的时间。

  甚至有人纷纷开启了赌局,赔率十分可观,诸多的士子都参与其中。

  而随着有人率先提出这一个话题之后,同样很快传遍了整个长安,诸多人都在议论。

  不过此时的舒安并没有在意长安之中的言语,因为时隔多日,他再次走出了舒府。

  这一次去的不是其他地方,而正是他的书院,有着一段时间已经没有去过书院,不知晓这一些学生如何了。

  说起来这一些学生快要入学一个月的时间了,相比长安这一阵子的风云变化,舒安还是喜欢书院的那一份宁静。

  一路上舒安目光不由透过马车的窗外看向了两侧的农田,不由微微一叹,随着关内蝗灾的爆发,关中同样逃不过这个命运。

  只不过时间的早晚的问题,现在情况自然是比关内好上了许多,至少有了一些准备。

  但是这还不够,舒安面色思绪纷飞,因为这个时代信奉蝗神的缘故,导致了任由蝗虫破坏农田的场景并非没有可能。

  不过现在应该还有一段时间,蝗虫的步伐应该没有那么快,若是他记得没有错的话,要到四月关中才会爆发蝗灾。

  现在只不过是三月末而已,舒安并没有想太多,因为路是要一步步走,饭是要一口一口吃。

  书院的情况舒安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哪怕是在修养的这一段时间之中同样没有落下。

  无论是王玄策还是李淳风看起来教导都挺不错,甚至两人还有着不小的交流。

  两个人在舒安眼中都是整个时代的天骄,当然因为所学的东西不同,自然是无法比较。

  当舒安来到了书院之后,并没有惊动任何人,这个时间点正是上课的时间点。

  “在上古时期,春季和秋季是诸侯朝见王室的时节。”

  “春秋在那个时候也代表一年四季,史书记载一年四季春秋发生的大事。”

  “故而春秋是史记载的统称,鲁国史书正是名称就是《春秋》。”

  ......

  王玄策的声音缓缓响起,话语之中不紧不慢,倒是有一种良师的感觉。

  在窗外的舒安倒是点了点头,看来自己将教导儒学的位置交给王玄策似乎也不错。

  毕竟在他眼中王玄策还是太年轻了一些,而这一位先生的位置交给他倒是可以帮助这一位学生心境平稳一些。

  “舒院长!”

  不过正当这个时候,尉迟宝琪惊呼的声音响起,瞬间让原本上课的众人停了下来。

  此时的舒安面对这一道目光同样有一些哭笑不得,原来这一位尉迟宝琪因为不喜欢儒学课的原因。

  上儒学课不是睡觉就是走神,而东张西望的时候,刚好了对上了舒安的眼眸,这就有趣了。

  “老师,您来了!”

  王玄策面色之上带着一丝喜悦说道,对于长安的事情虽然书院学生不知晓,但并不包括他。

  早在李淳风来了之后就将事情和他说过了,虽然他同样担忧这一位老师,不过想到之前老师的交代,就没有返回长安。

  后来长安流言不少,让王玄策更加担忧了,好在舒狂虎来到了书院之后说起老师状态都不错。

  而最近发生的事情更是将自家老师推向了神坛,这不由让王玄策内心喜悦,知晓老师不是无故如此。

  然而坐在课堂之上这一些学生面色则是有一些错愕看着舒安。

  原因是舒安这一头白发实在太耀眼了,要知晓他们不久之前才见过舒院长,可不是如此。

  “难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特别是李泰眼眸闪烁轻声呢喃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关心的味道,毕竟这一位安爷爷对自己可是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