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赌约,氏族志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41 2018.11.24 12:00

  黑暗之中一缕光芒从东方升起,启明星渐渐落下了帷幕,迎来了新的一天。

  初冬的早晨已经有着不少的寒意,不过因为古代夜晚宵禁的缘故,加上普通百姓用不起蜡烛和油灯。

  很早便入睡了,而相对应便是早早起床了,哪怕初冬的寒意都没有挡住世人的决心。

  舒府

  舒安同样早早便起了,若说刚刚穿越过来时候他还不适应古代作息,那么几十年之后的他早已经习惯了。

  不过今日则是有一些不同,因为庭院的中心的凳子之上坐着一位青年人。

  此人并不是昨天通过舒府十问的少年,而是一大早便出现在舒府的李世民,整个大唐的皇帝。

  这一对翁婿此时正分坐一边,中间则是一个木炭盆子,还有一个架子正在烧水。

  “来福,将之前冰窖的酒取出来。”

  舒安的声音响起,古人煮酒已经成为了一种习俗,特别是冬天的时候。

  “老爷,拿多少年份的。”

  来福在一旁恭敬说道,哪怕是他都没有想到一大早这一位帝王就到了舒府。

  “五十年份!”

  舒安面色古井无波说道,在他穿越过来,就开始存储一些酒了,要知晓古代因为保存密封不够的原因,导致酒水年份都不高。

  不过舒安则是直接用冰封的方法将酒直接藏在了冰窖之中,虽然酒的质量可能会受一些影响,但是时间沉淀的酒香足以弥补了。

  而五十年份则是他存储的最高年份,毕竟他穿越过年的时候也十几岁了,不过哪怕是他现在存储的也不多了。

  另外一旁的李世民眼眸一亮,没有想到还有冰窖藏酒的方法,不过面色之上则是一暗。

  那就是哪怕是自己开始藏酒,想必年份也达到不了多久程度,这要看自己还能活多久时间。

  “想必你是为了昨天的那一副字而来吧。”

  舒安将两个鸡蛋投入了烧水之中缓缓出声道,想要马上煮酒并没有那么快,还需要等待解冻。

  “世民一夜难眠,有着不少问题想要请教亚父。”

  李世民眼眸有一些血丝说道,显然昨晚想必没有睡好。

  “我知晓你想要问什么,不过在此想问问你对世家和庶族的看法?”

  舒安的声音缓缓响起,心中暗暗感慨,这就是千古名君李世民,哪怕之前两人有一些不对付,但为了寻求心中的答案,依然来了。

  要知晓这个时代皇帝除了一些固定节日,还有便是有大臣丧亡,最后便是临时有事或者天气原因不用上朝。

  李世民作为刚刚登基帝位的存在,几乎没有请假一说,但这一次为了寻求答案竟然罢了早朝。

  现在两人一位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另外一位也不是闻名天下的安玄公,就仿若两个普通朋友一般。

  面对舒安的问题,李世民陷入了思索之中,而一旁的舒安同样不着急。

  “自魏文帝实行九品中正制开始,便埋下了隐患。”

  “中正官把持在士族手中,士族子弟经过中正品第入仕,形成世代相传的贵胄。”

  “相对应庶族几乎失去了入仕的机会,日经月累下来,甚至形成了门阀共治的局面。”

  .......

  李世民侃侃而谈,则是从起源开始谈起,舒安在一旁点了点头。

  连隋文帝都能看出来,从而开辟了科举制度,没有道理这一位千古明君看不出来。

  “世家的权利太盛了,哪怕有了科举制度,但世家依然可以通过举荐担任要员。”

  “不过世民倒是觉得亚父的那一句话有一些偏颇,难道我大唐功勋还比不上一些世家大族。”

  最后的李世民出声总结道,哪怕是自己出身陇西李氏,然而现在他是大唐的皇帝。

  舒安面色微微一笑,看来这一位君王还对那一句话耿耿于怀,只不过他想说,还真的比不上,至少在士林或者天下人的眼中。

  “世民可否赌上一局?”

  舒安的声音缓缓响起,他没有去和李世民辩解什么,只要让这一位君王认清楚现实就好。

  话音落下之后李世民眼眸一亮,想要说服这一位亚父哪怕是他都没有信心。

  “不知晓赌局如何?”

  李世民耐心还是有的,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而是先问了如何赌。

  “重修氏族志。”

  “不过因为需要时间耗费缘故,先排出前几等就好。”

  “想必这个应该不难,最多也就一个月的时间,以排名来决定。”

  舒安眼眸闪烁轻声道,内心暗暗道了一声,无论赌什么这一局他都赢了。

  历史之上李世民贞观六年开始重修氏族志,在贞观十二年重修完成,而山东士族催氏为第一等,甚至凌驾皇族之上。

  更不用说现在才贞观元年,李唐皇族的影响力更是不如了,所以这一次他是胜券在握。

  “有赌便有赌注,不知晓亚父赌一些什么?”

  李世民对于这一位便宜岳父的话语不由赞同道,因为说到氏族志让他心中不由一愣,怎么忘记了这件事情。

  “赌注就算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倒是可以给你一些科举之上的建议。”

  舒安眼眸闪烁轻声道,这必赢的局,算是意气之争,至于建议的话,他可是还想着让李世民背锅。

  而李世民第一次觉得看自己这一位便宜岳父有一些顺眼,不过快速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一位便宜岳父的说法,仿佛生怕反悔一般。

  这个时候舒安从烧水之中捞出了两个鸡蛋,旁边早已经有两个小盘子,直接递给了李世民一个。

  正好来福已经将冰窖之中的酒拿了出来,已经先一步进行了去冰处理,随后则是小心翼翼将烧水移出,换上酒水。

  “好久没有喝酒了,我们两人喝酒更是少之又少。”

  舒安眼眸倒影出酒水轻声呢喃道,本来两人就不算和睦,坐在一次的次数更少。

  一旁的李世民同样有所感慨,这一位岳父的心思他从来没有看透,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不过即使他知晓今天之后这一位便宜岳父同样和自己不对付,但也享受这一份短暂的和睦,可惜观音婢没有看到这一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