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养生成圣,发现!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39 2018.11.08 23:00

  既然是这一条路走不通,那么就换一条路了,创造出一门适合百姓,但是又不会引起其他阶层反弹的学问。

  而眼前不正是有一条路,养生学问,可以说这一门学问可不会和任何学问有什么冲突。

  甚至有一点相辅相成的意味,世间有谁不在乎自己的生命,想必是没有多少人。

  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走卒,若是说面对死亡想必没有人可以淡定,这样一来他的养生学市场由此可见。

  谁也不嫌弃自己多活几年,而且他自身明显就是一个活招牌,加上之前的声名似乎并非不可行。

  至少在舒安看来,这个时代的人平均寿命低是有着不少原因,或许吃不饱是一方面原因。

  但若是能够在一些日常方面做细致一些,也不至于低到三四十岁的层度。

  所以在这一方面可以说是大有可为,甚至凭着现代的养生知识点,舒安分分钟钟写出几本书来。

  要知晓论语全书才一万多字,这对于舒安而言并不难,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条路。

  在养生之路的同时,在士林的影响力同样不能放弃,早在之前舒安就有建立书院的想法。

  只不过现在似乎多了一条路,两条路的话舒安自然是看好养生一途,因为养生能够影响普通百姓。

  而正当舒安思绪纷飞的时候,宫里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之处了,特别是长孙皇后面色不由带着一丝疑惑。

  要知晓平时这个时候长乐应该来找自己了,然而现在这个时点已经太阳快要落下了,既然没有见到人影。

  “陛下,娘娘不好了,小公主跑出宫外了。”

  一位慌张的宫女从宫殿之外匆忙跑进来,面色之上带着一丝着急道。

  长孙皇后面色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女儿会跑出宫去,想到了这里之后她就着急起来了。

  一旁的李世民同样是有着同样的表情,显然是不知晓自己女儿则怎么逃出去了。

  “怎么会跑出去,看守的宫女的呐?”

  一道含着一丝怒意的声音响起,显然是这一位平时贤淑的皇后并没有看上去那般从容。

  不过能够坐稳后宫之主的位置,想必若是没有一点手段是什么没有可能的。

  “娘娘,据说公主是去四皇子那里,所以宫女就没跟随。”

  小宫女有一些紧张说道,要知晓虽然如此,但这就是她们的失职。

  “青雀?”

  长孙皇后微微一愣,这又和青雀扯上什么关系,不过还是马上派人追查。

  “想必两人不会跑哪去,朕让百骑去调查清楚。”

  相对比长孙皇后的着急,李世民面色之上则是十分沉稳说道。

  而且对于这一位儿子他还是有一些信心,知晓平时青雀都不会胡闹。

  宫中的纷乱并没有影响到此时长乐和青雀的心情,喝了美味的果汁以及吃了零食之后,基本上到了饭点的时间。

  “安爷爷,你这里桌椅能送青雀一套么?”

  小胖子坐在一张靠椅之上露出了一副舒服的神色说道,若说他平时最烦的是什么,那么自然是礼仪第一课跪坐了。

  在接触到椅子的第一刻,他便决定要一套了,若是安爷爷不给的话,他打定主意回去就打造一套。

  “安爷爷,长乐也要!”

  小长乐同样不甘示弱说道,显然小孩子对于跪坐是深恶痛绝。

  “都有。”

  舒安轻微摇了摇头轻声道,对于小孩子心性他还是可以理解的的。

  不过算一算时间的话,这两人偷跑出来应该被发现,根据百骑的能力,找到这里并不算什么。

  看着一胖一小吃得欢快的模样,他并不打算说一些什么,事实之上他也不赞同偷跑出来。

  长孙无垢可不是小气的人,说一说的话应该就好了,这里两小孩还是不懂自己母后的心思。

  当年的长孙无垢可是没少跑出去玩,直到后来成为了王妃之后才好一点。

  “仁贵还没有回来么?”

  舒安眉头微微一皱看向来福出声道,自己派薛仁贵坐镇茶铺,难不成出事情了。

  若是往常的话,薛仁贵应该回来了,世家门阀也都知晓这一点产业是自己的,何况他们也不知晓新茶的利润多少。

  要知晓自己定制的价格可是不高,这样的情况之下竟然还有人与自己为难,那么唯有可能的人就是勋贵了。

  “老爷,好像还没有,我派人去看看。”

  来福此时也是发觉好像有一点不对劲出声道,哪怕是他话语之中都带着一丝不确定。

  ........

  不久之前,新茶茶铺之前则是爆发了一场冲突,起因是几位勋贵子弟想要拿钱入股新茶茶铺。

  这是一向勋贵子弟的手段,只要这店家没有背景的话,那么就只能如鱼肉任人宰割了。

  然而这一次这一些勋贵子弟则是碰上硬茬子了,薛仁贵哪里会屈服,最后造成的结果便是全武行了。

  但是薛仁贵可是从小练武,这一些勋贵子弟哪里是对手,最后的结果便是被禁军全被都带了回去。

  只不过此时这一位禁军头领也在头疼,可以说勋贵子弟平日之中他见多了。

  每一次扯上他们就没有好事,有时候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这一次竟然打输了。

  当然进入大理寺的监狱之中,勋贵子弟自然是如鱼得水,倒是薛仁贵独自在一间牢房之中闭目养神。

  可不仅仅是禁军头领头疼,此时的大理寺卿窦诞面色同样如此,因为若是不知晓便算了,然而刚才和一位支持他的世家子弟告诉他,这新茶铺没那么简单。

  这样提醒之下他自然是不会大意,便托人打探了一番,结果不出所料,没有想到背后的主人竟然是安玄公。

  当今皇后的亚父,名满天下的大儒,甚至是那一位天下大儒可数,安玄公仅此一人的安玄公。

  自然让窦诞感到棘手了,这可是烫手山芋,最后他决定还是上报,让陛下去处理,反正是说起来和陛下有关系。

  想到这里之后窦诞就仿佛放下一件心事了,不过同样生出了一丝看戏的心情,要知晓这明显摆着勋贵不知道新茶背后的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