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祭天之礼,故人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60 2018.11.27 21:00

  冯智戴并没有在长安待多久,在觐见了陛下之后便采购了一批货物,来之前更是再次来了舒府辞行。

  舒安自然不可能挽留了,毕竟二十万石的粮食可是要分批运送,这自然是越快越好了,所以他还巴不得冯智戴越早回去越好。

  冬至应声而来,这一天宫廷举行迎日祭天仪式,而舒安自然不会错过了。

  别人想要进入宫里或许没有那么容易,但舒安明白不在此列之中,仅仅是简单向来接送李泰两人的百骑一提。

  第二天便有回复,等待冬至那天便有人来接应他入宫,虽然只能远远看着,但对于舒安也算是满足了一个小小的心里愿望。

  古朴、神圣的礼乐声在庄严肃穆的宫廷之中响起,九声击鼓后,威风的大唐神武军和庄重的皇帝銮驾鱼贯而出,威严大气的风范令人震撼。

  甚至最后还看到了长孙无垢的出场,更是让显然出祭天的独特之处和魅力。

  舒安眼眸闪烁,此时长孙无垢已经不是他眼中那个长不大的女儿,而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浩大的场面不愧于祭天,要知晓在这个时代祭天是所有祭祀礼仪中最高的典礼。

  皇帝向天祭祀,祈福来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可以说这是一个愿景,只不过可惜的是他知晓来年上天对于这一位帝王可不算友善。

  “咦!”

  舒安不由惊疑了一声,因为他似乎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内心不由暗道了一声,该不会是。

  “小太监,这里是什么宫殿。”

  舒安不由出声问道,他进宫之后那一位太监总管王德早就安排一位小太监为他带路。

  “安玄公,前面就是太极宫。”

  小太监恭恭敬敬说道,仿佛担忧舒安有什么不满一样,来之前总管已经交代,这一位可是名闻天下的安玄公,不能出什么意外。

  若是让这一位有什么不满的话,那么他有几个脑袋也不够掉。

  果然!

  舒安心中暗道了一声,作为祭天之选自然是在宫里最大的宫殿之中,只不过有一些尴尬的是现在的李渊还未搬出太极宫。

  想必这声乐声音若是李渊没有听到的话那才有奇怪,所以刚才他刚才看到的身影应该不会错。

  说起来他和李渊的关系还是可以的,在当初太原的时候两人倒是经常饮酒谈论古今。

  不过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李渊开始了争霸天下之路,而他在不久之后开始了周游讲学之路。

  当然在大业末年的时候,舒安自然不会随便乱跑,而当初太原自然是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等到武德元年之际,局面则是相对稳定了许多,舒安才开始从大唐占领的一些安全地区开始讲学。

  “前面带路。”

  舒安不由轻微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来了那不见一面倒是有一点说不过去了。

  “安玄公,这是不是有一些不妥。”

  只不过小太监面色之上则带着一丝犹豫不决说道,要知晓太上皇可是陛下的禁忌。

  平时根本没有大臣敢于来往,就是偶尔几位皇子会过来看望一下。

  “无妨,你带路就可,若是有事情的话就说我安玄执意如此。”

  舒安不由微微一笑说道,长安城之中或许有不少人希望李渊重新登基,但这个人绝不可能是他。

  看来李渊似乎有一些故意躲着他,想必是有一些难为情吧,毕竟昔日两人身份可是不同。

  李渊成为了皇帝,而他仅仅是世间大儒,现在李渊则日暮西山,被迫退位成为太上皇,形同幽禁在深宫之中。

  相反他则是在大陆基础之上更进了一步,成为闻名天下的安玄公。

  想必这就是李渊此时的想法,不过他倒是要见上一见了,怎么说越是昔日的朋友。

  曾经他朋友已经不多了,基本上活得越久则越是孤独,仅有的几位朋友要么在战乱之中丧生,要么就是病死了。

  甚至因为当初思想成熟的缘故,他所交的朋友年龄上都比他大了不少,这个时代基本上算是极限了。

  “叔德兄,难道老朋友来了都不开门见一见么?”

  舒安看着紧闭的宫殿大门不由出声说道,他倒是不着急,想必李渊此时应该也有不少话想要说吧。

  想找一个人说一说话,算起来的话自己应该算是最好的人选了,毕竟李渊能够接触到的人可是不多。

  “吱吱!”

  果然时间持续了一会儿之后,宫殿大门则是缓缓打开了。

  一道披头散发的老头身影出现了,让舒安面色之上不由一愣,这还是李渊么。

  “安玄,好久不见。”

  李渊双眼布满血丝面色苍白带着一丝沧桑说道,话语之中饱含着不小的心酸,内心苦楚只有自己知晓了。

  至于对于舒安喊自己的字他并没有在意,反而更是让这一位幽禁深宫的李渊心中一暖。

  因为舒安明显还将他当成朋友看待,经历了帝王的孤独,再到太上皇的失落,现在的李渊反而是更为敏感。

  “叔德兄,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不如找一个地方坐一坐。”

  舒安声音缓缓响起同时上前一步目光不由放在宫殿里面,到处都是破碎的花瓶,显然是刚砸碎不久。

  原本想要进去坐一坐,最后直接坐在了门前的阶梯之上,而李渊同样没有任何犹豫坐下来。

  “还不快滚!”

  李渊狠狠瞪了一眼周围的太监出声道,话语给舒安的感觉仿佛是一头年迈的狮王在守护自己的领地。

  “是,太上皇!”

  太监颤抖说道,丝毫不敢停留,太上皇发起脾气来,遭殃的只是他们下来。

  “安玄,朕心里苦啊。”

  似乎在看到太监已经走远了,李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

  舒安面色之上露出一丝好奇神色,此次他来的话算是一位听众,事实之上关于历史之上李渊万年可是十分凄惨。

  不过此时的李渊应该算是最为迷茫的一段时期吧,玄武门之变刚过去仅仅一年的时间。

  “叔德兄,现在就我们两人,有一些话说一说也无妨,闷在心里也难受。”

  舒安的声音缓缓响起,不过这一句话算是打开了李渊的话匣子一般,这一位太上皇则开始说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