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开学,惊讶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37 2018.12.17 12:20

  早春悄然来临,溪河之上的冰层在三月阳光之下渐渐消融,河边的柳树新芽焕发。

  舒安在招了足够的人数之后,长安的议论声音也平息了下来,加上书院并没有招生的消息。

  自然让许多人以为这是谣传,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此时书院之中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因为到了开学的时间。

  书院的建造舒安采取的是类似四合院的模式,中间便是操场,当然这个时代并没有人知晓这个称呼,操场都是用木炭渣铺设,石灰规划处一条条跑道。

  此时操场之上来到的人已经聚集起了不少少年,分成了几个小团体,其中一个团体便是通过秦琼三人要来的名额了。

  分别的是尉迟恭的次子尉迟宝琪,程咬金的次子程处亮以及由英国公推荐的马周。

  显然之前应该是有人认识一番,不过因为身份之上的差距,马周倒像是一位仆人一般,站在一旁。

  “宝琪,你知道我们来这书院读什么书么?”

  程咬金的儿子程处亮声音响起,话语之中带着一丝疑惑。

  “处亮,我也不知晓,稀里糊涂就被老头子送来了这里。”

  尉迟宝琳面色之上同样露出了一丝疑惑说道,特别是自己老头子说自己若是被逐出书院的话,那么就要罚他跪上三天三夜。

  想到了这里之后尉迟宝琳面色不由一阵苍白,另外一边的程处亮同样好不上哪里去,也是在自己父亲之下强压着来到书院。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只不过很快他们心情就好上了不少了。

  “那不是房二的马车,没有想到也被他老子送来书院了。”

  “还有这不是杜荷这小子,竟然也来了,哈哈。”

  .....

  两人面色之上不由露出了一丝看笑话的表情,仿佛忘记了自己同样在书院之中。

  “程二,还有宝琳,你们两也在这里。”

  一位少年刚跳下马车,眼眸一尖不由看到了两人,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兴奋。

  此人正是房遗爱了,虽然出身文臣世家,但房遗爱偏爱舞刀弄棒,一身气力哪怕在勋贵二代之中算是数一数二。

  所以房遗爱倒是和程处亮等人走得比较近,反倒是和杜荷等人有一点排斥。

  随着时间推移,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不过操场之上泾渭分明,分成了是三个小团伙。

  一方是农家出身的子弟,另外一方便是勋贵二代了,还有就是世家门阀出身的子弟了。

  不过正常此时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行驶进入了书院之中,不由吸引了在场少年的目光。

  “这是哪家的子弟,竟然如此高调?”

  程处亮眼眸露出了一丝羡慕说道,要知晓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有一辆自己马车就不错了,更不用说如此华丽了。

  另外一边的尉迟宝琳等人同样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羡慕,只不过更多还是好奇来人的身份。

  当一道小胖子的身影走下马车之后,不少人露出了一丝疑惑,特别是世家子弟和农家出身子弟。

  此时这一些人双眼迷茫,不知晓此人是谁,然而勋贵一方,程处亮等人,面色微微一变。

  “这怎么可能,这一位竟难道也是来书院?”

  程处亮眼眸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呢喃道。

  此时尉迟宝琳和房二同样傻眼了,没有想到这一位会出现在这里。

  然而还不等几人有什么动作,已经有一个人率先来到了小胖子的身前。

  “杜荷见过越王殿下。”

  一位少年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讨好的笑容说道。

  随着话音落下之后,整个操场的人都愣住了,这一位竟然是王爷,等等这不就是当今陛下的四子。

  一时间众人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踌躇,一方面是一位王爷若是不上去行礼的话,那么有失礼数,但另外一方面就是不熟悉了,冒然上去行礼的话同样不好。

  不过李泰面对少年的恭维眉头微微一皱,目光不由落在了马车里面。

  “难道还有人?”

  这一动作自然是让不少人注意到了,不由内心嘀咕道。

  此时一位老者的身影缓缓走出,正是舒安了,先是看了一眼杜荷,内心不由摇了摇头。

  这克明的儿子算是虎父犬子了,小小年纪就有着野心,知晓附炎趋势。

  “安爷爷,我扶您!”

  李泰的声音响起,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孝顺。

  舒安并没有拒绝,比起其他人来说的话,李泰的变化才是令让他有一些刮目相看。

  若说他回到长安之后,影响最大的人是谁话,那么必然是李泰了。

  一开始李泰是为了美食,到后来看向舒安眼眸之中似乎有一些崇拜。

  随着这对于祖孙的互动,在场人哪怕是在傻都知晓此人是谁了,就是书院创办之人安玄公了。

  “见过老爷!”

  “见过安玄公!”

  一瞬间全场响起了一阵恭敬的声音,哪怕是程处亮这一些勋贵子弟同样道了一声,当然模样之上倒是没有像其他人那般恭敬。

  在场少年的表情都纳入了舒安的眼中,内心已经重点关注程处亮这几人了。

  出身农家子弟都不用说了,从小时候开始就从自己父母那里知晓自己的恩人。

  对于舒安可以说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至于世家方面也不用多言,原本能够入学的就是走关系进来的。

  这一些人的父亲或者某一位长辈就是自己的一位学生,算起来的话叫上自己一生师祖的话也不为过。

  来之前肯定是有人交代过了,就剩下了这一些勋贵二代了,特别是武将行列的出身二代。

  不过其中还有一位少年让舒安有一些兴趣,那就是这一个少年似乎看向自己眼神有一些崇拜。

  能够有这样眼神的人,可以肯定对自己有着不少的了解,舒安内心不由道了一声有趣。

  要知晓若是老一辈对自己有着不少崇拜的话,那么倒是可以理解,因为经历过他的事情。

  而年轻一代的话,那么就有一些不如人意了,不少人或许听过他的名字,但具体他做过什么就不知晓了都不知晓,眼神只会带着尊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