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一场戏,出大事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02 2018.12.25 12:00

  “或许是时候开粮救济了。”

  舒安眼眸深处闪过了一丝精光默默想道,看起来长安的流民已经有了不少的规模。

  只不过这件事情并不着急,也不差这一时半会,所以还需要先演好这一出戏。

  “罢了,待我算上一卦。”

  舒安幽幽的声音在庭院响起,瞬间让这一位老人家眼眸一亮。

  当然除了这一位之外,还有的便是李淳风和偷偷摸摸观看的士子了。

  “狂虎,将龟甲取来!”

  舒安的声音继续响起,虽然这件事情之上有一定演戏的成分,毕竟他哪里会算卦之术。

  只不过这个世间知晓的人只有他自己,就算是曾经他拜入门下的那一位老道士同样在二十年之前仙去了。

  这更加是死无对证了,就连同门的袁天罡都认为自己在这一途之上自愧不如,更不用说是其他人了。

  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舒狂虎便将龟甲取来,因为来福被派去接那一对母女的缘故,还没有归来了。

  导致了从书院返回的狂虎算是接替了上来,每一天舒狂虎都要往返书院一趟。

  虽然身在长安之中,但是不代表舒安就放弃了关注书院,在他看来书院则代表着未来。

  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舒狂虎便将这一个上面刻着各种玄奥符文的龟甲取来,仅仅是第一眼就让李淳风沉沦了。

  “这龟甲?”

  李淳风不由有一些惊艳,另外一旁这一位老人家面色之上似乎更加恭敬了几分。

  至于舒安对于龟甲造成的效果内心不由微微一笑,要知晓龟甲原本就有着很大的药用价值。

  他自然不会错过,曾经收集过,而这一副龟甲更是不简单,可是历史久远的产物。

  “这龟甲是曾经从一位没落家族之中获得,据说曾经是文王所用过的。”

  舒安的声音缓缓响起,要知晓周文王传闻是《易经》的作者,算是周易之术的起始人。

  不过当初的舒安看重这一副龟甲并非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年代的原因,这一副龟甲能够保存如此之久,肯定不凡。

  所以花费重金买下了,没有想到现在竟然用上了,哪怕是他都有一些庆幸。

  “吸!”

  而随着舒安话音落下了之后,在场几人不由深吸了一口气,特别是李淳风仿若是看到了什么样的珍宝一般。

  毕竟出身道家,他更加知晓这一副龟甲的价值,哪怕以道家的角度看来,这绝对是神器一般的存在。

  舒安小心翼翼将龟甲放在了石桌子之上,身上的气质仿佛一变,整个人似乎有一些缥缈了起来。

  若说之前的舒安身上书生浩然之气重了一些的话,那么现在就更像一位隐者,比起任何一位道士而言丝毫不差。

  整个庭院之中陷入了一种诡异安静之中,那一位老人家更是用虔诚的目光看向了舒安。

  而偷看的几位士子同样是受到了感染,不由双眸紧紧盯着这一位安玄公,生怕错过什么精彩的画面。

  舒安双手轻轻拿起龟甲,双眸微微闭上,口中一道让人感觉有一些玄奥的声音响起。

  “哐当!”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几枚样式不同的铜钱从龟甲之中滚出。

  然而正当此时异变突生!

  “噗!”

  舒安面色突然在一瞬间无比苍白,口中一道鲜血忍不住涌出,恰好将几枚铜钱沾染。

  “老爷!”

  “师伯!”

  舒狂虎着急的声音率先响起,随后李淳风同样反应了过来。

  只不过两人还未靠近,舒安伸出一只手阻挡了两人靠近,而是双眸紧紧盯着卦象。

  过了不知晓多久之后,一道虚弱有一些细微的声音响起,若非是庭院空旷加上周围僻静缘故,想要听清楚十分困难。

  “占天时鸣豫,原是凤凰生雏之卦,万物发荣之像!”

  “然血染铜币,天发杀机,星宿隐没,此仍凤凰染血之卦。”

  “关内的旱灾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若是想要求取一线生机。”

  舒安苍白的声音缓缓响起,不过每多说一句话,仿佛需要花费更多的力气。

  然而这每一句话则狠狠打在了老人家的心头之上,面色更为苦涩,不过紧紧盯着舒安,生怕错过一句话。

  “唯有.南...下....长...”

  当话语还没有完全落下,一口鲜血再度从口中涌出,这一次的舒安并没有再支撑下去。

  “老爷!”

  “快去请御医!”

  舒狂虎面色紧张喊了一句说道,急忙接住了向后倒下的老爷。

  “天机岂可泄露,师伯被我害惨了。”

  此时李淳风面色同样着急嘴里不停碎碎念道,内心不由自责了起来。

  要知晓师伯隐藏自己曾经道士的事实,说不定就为了防止自己泄露天机。

  这样一想的话,哪怕是李淳风不由更为的自责,若非自己讲这一位老人家带起来的话,想必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出大事了!”

  而此时在庭院墙头偷听的士子一位位面色震惊,不过脑海之中都有了一个观念。

  无论是之前安玄公所测的天机,还是这一位安玄公直接倒下了,每一件事情都足以轰动整个长安。

  而且这几位士子面色之上更是严肃,看着安玄公如此拼命,哪怕是他们都相信了七八分。

  这几位士子自然是不敢在这里多待了,纷纷要将自己得到的消息都传出去。

  要知晓关内地区可还有不少家族士子等等,甚至他们其中一些人还起源关内地区。

  自然不敢保证此次关内地区受灾不会影响到他们,连旱灾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还有天灾未临。

  这还不知晓要死上多少人,不过这一些士子的离去并没有引起舒狂虎的关注。

  若是寻常时候的话,给舒狂虎一点时间,肯定能够察觉出这几位士子,只不过此时舒狂虎面色着急。

  将舒安放置在床上之后,就马上亲自前往宫里去请御医了,丝毫有半点的耽搁。

  哪怕是舒狂虎此时内心也心乱如麻,要知晓舒安不仅仅是他的主人,更是如同生父一般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