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九章 震惊,醒来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35 2018.12.26 21:00

  舒府

  “奇怪!”

  刘太医正诊断舒安的脉搏,不过眉头紧锁,嘴里呢喃道。

  此时安玄公的脉象时而平稳,时而混乱,仿佛是生命垂危之象。

  当太医走出来了之后,早已经有人迎了上去,其中杜如晦,长孙无忌早已经到了。

  至于各大世家的代表不少人前来,不过被舒狂虎安排在大堂了。

  “太医,老师如何了?”

  长孙无忌率先开口出声道,此时哪怕是他内心也有一些着急,因为李君羡给他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

  自己妹妹这件事情晕倒了,哪怕是长孙无忌面色之上都有一些慌张了。

  毕竟自己老师或许对自己影响不多,但是自己妹妹对于自己影响就大了。

  比起自己和老师的感情,自己妹妹和老师的感情才是深厚,这一点长孙无忌自然清楚。

  所以哪怕是长孙无忌也不得不上心,一脸着急看着太医,这诊断了半个时辰,总该有一个结果了。

  当然除了长孙无忌之外,杜如晦和舒狂虎以及李淳风三人是真心实意希望老师能够好起来,没有参杂其他心思。

  除此之外就是李君羡了,若是安玄公没有好过来的话,第一位遭殃怕就是他了,所以他带着一些其他心思。

  “安玄公脉象怪异,一时间也难以决断。”

  只不过这一位刘太医面色有一些苦笑说道,哪怕是他看过这么多的病人,也没有见过这么奇特的脉象。

  “什么太医,简直是一位庸医!”

  其中脾气最为不好的舒狂虎率先说道,至于其他几人面色之上同样难看。

  “陛下,将太医院所有太医都派来了!”

  正当此时,一位护卫匆忙而来,出声道。

  瞬间让在场人面色一亮,毕竟医术也有长短之分,而且说不定汇集众人能有一个解决的一个办法。

  “快让他们进来!”

  这一次轮到长孙无忌的声音响起,话语之中带着一丝着急。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当太医一个摇了摇头走出来的时候,在场人面色之上都阴沉了下来。

  “为何老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杜如晦的声音率先响起,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冰冷,哪怕平时这一位看起来和善的辅相此时也有一些愤怒了。

  此时李淳风和舒狂虎两人面色之上最为苦涩了,因为算起来他们逃脱不了关系。

  长孙无忌同样目光落在两人身上,说起来他知晓自己老师测天机折寿生命突然危在旦夕,但这只是流言,具体原因还要从两人身上知晓。

  “这件事情我来说吧。”

  舒狂虎有一些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将整件事情都说了一遍。

  从那一位老人家开始说起,不过这仿若是带着一丝神话色彩让长孙无忌两人面色陷入了呆滞之中。

  若是流言的话他们会毫不犹豫选择不相信,然而这件事情是由舒狂虎亲自说出来的话。

  哪怕是他们也不得不相信,特别现在自己老师这一副模样,更不像是开玩笑。

  “关内大旱仅仅是一个开始么?”

  长孙无忌和杜如晦两人相视了一眼,都知晓事情的严重性。

  要真的如同自己老师所预测那般,那么怕是整个关内不知晓要死上多少百姓。

  现在两人对于自己老师的话语已经有一定的信任了,所以不自觉考虑起了这个问题。

  “安玄公醒了!”

  突然,一位太医兴奋的声音传来,让在场的人一愣,随后不由马上进入了房间之中。

  此时的舒安躺在床上,面色之上有一些苍白,眼眸之中有一些无神。

  不过他自然不是因为天机才如此,而是因为系统的缘故,之前他在想到了演戏的时候自然便想到了系统。

  花费了一些生命代价,来替自己演了这一场局,脸色的苍白一半是伪装,一半是被系统抽去生命虚弱导致。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舒安想要让这个时代的人信服,单靠袁天罡这一个师兄身份还不足以让世人信服。

  而现在他做出这一模样,反倒是让原本不信之人,现在开始怀疑了。

  “师伯,你如何?”

  “老爷,您没事吧?”

  .....

  刚进入房间之后,一道道温侯关心的声音响起,话语之中都带着一丝担忧。

  “无妨,只不过是小毛病复发而已。”

  “你们若是有事就先离开吧,静养几天就好了。”

  舒安虚弱苍白的声音响起,丝毫不承认之前算卦的事情。

  不过越是如此越是如此,长孙无忌杜如晦两人越是肯定,毕竟自己老师喜欢清静,自然不喜欢别人打扰。

  “安玄公,君羡先走一步,陛下还等着回复。”

  李君羡率先告辞说道,现在宫里还等着第一手消息,他不敢多怠慢。

  舒安缓缓闭上了双眼点了点头,想必他这一次应该被不少人关注到了,事实之上墙角的几位士子他早已经发现了。

  自从五禽戏变成长生拳之后,他的感官就提升了不少,自然能够察觉到。

  不过为了将他的情况泄露出去,自然不会去揭穿,不过这被抽去生命力还是有不少后遗症。

  毕竟他已经不在年轻了,若是一位年轻人被抽去几个月的生命,或许不会有多大的感觉,终究一生还有诸多的时间。

  但是他已经花甲之年了,任何抽去一些生命力就仿若得了一场大病一般。

  在李君羡快速离开了之后,长孙无忌两人并没有待上太久的时间,简单说了一些问候的话语就匆忙离开了。

  毕竟他们身为朝廷重臣,每一天都有不少的事情。

  “老爷!”

  不过正当这个时候,来福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从外面走了进来,面色之上带着一丝懊悔。

  若是他在的话,就能更早发现自家老爷的不对劲之处,要知晓早上还好好的,现在一副得了大病的模样。

  “人接回来了么?”

  舒安虚弱的声音再度响起,对于这世上少有的亲人,他还是十分关注的。

  若是这两人没有来找自己的话,那么就算了,不过既然来了就不能不管了。

  “老爷,人接回来了!”

  “那就先安排住下,等待明天再说。”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