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薛仁贵的选择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39 2018.12.01 21:00

  武德殿

  “此计策甚妙,足以抑制突厥。”

  “不用大动周章就让突厥自顾不暇。”

  “陛下,此方法是谁提出,臣为其请功。”

  ......

  李世民看着一群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的手下议论纷纷道,面色之上不由有一些怪异。

  同时心底有一些难受,难道说是自己亚父安玄公提出来么的,这么多人不如一位治学的大儒。

  所以李世民决定暂且忽略这一个问题,还是先提出确定人选的问题。

  “七天后举行冬季猎场演武,从十六府中选出兵员前往早春前往草原的。”

  李世民直接开始说道,当然十六府可有不少人,不可能所有人都参加比武,唯有从每一府之中选出精锐来。

  面对李世民的提议所有国公都没有反对,毕竟想要完成劫掠突厥的任务肯定需要勇武之人。

  朝议完了之后,舒安同样得到了第一手消息,这勉强算是机密之事了,肯定是不能外传的。

  当然他要想知道并不难,这是他提出来的话,所以问一问同样并不算过分。

  而此时站在舒安面前的薛仁贵倒是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似乎没有想到自己老师会召唤自己。

  要知晓薛仁贵自己都适应了书院的生活了,练武读书两不耽误。

  “书上终究是纸上谈兵,眼下倒是有一个机会。”

  “是为师向陛下提出来的建议,趁着颉利虚弱骚扰草原。”

  “七天之后将会进行演武,胜者将会得到名额,不知晓你是否愿意一试。”

  舒安似乎看出了这一位学生的疑惑不由缓缓出声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感叹。

  反正一切都按照薛仁贵自己的想法,若是不愿意的话舒安同样不会勉强。

  只不过舒安话音刚刚落下之后,薛仁贵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神色,他这么多年学习武艺兵书不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建立功勋么。

  “老师,仁贵愿往!”

  没有任何的犹豫,薛仁贵直接出声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信心和激动。

  “要知晓此次很有可能陨落草原,尸骨未寒。”

  舒安深深看了薛仁贵一眼缓缓说道,终究他仅仅十三岁而已,虽然古代都早熟,但在他眼前薛仁贵只不过是位孩子而已。

  “老师,您常常教导仁贵*******,*******。”

  薛仁贵双眼明亮出声道,他并没有因为生死而畏惧,反而有一些渴望。

  “或许有一些人天生就是名将之姿。”

  舒安沉默不语内心默默想道,说实话是人都有感情的,更不用说陪伴他好几年的存在。

  一方面他希望薛仁贵能够像历史一样,另外一方面又有一些复杂,不希望薛仁贵出现什么意外。

  毕竟因为自己的存在,算是拔苗助长了,最后内心叹了一口气,他这算不算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你跟为师去见一个人。”

  舒安最后缓缓说道,想要让薛仁贵参加七天之后的比武他是没有这个能力。

  他在武将一方面并没有任何的影响力,只不过有一人就有这样的能力,恰好和他关系算是不错。

  “是,老师!”

  薛仁贵面色露出一丝激动说道,因为明显自己老师是同意自己了。

  ........

  翼国公府

  “踏,踏!”

  “老爷,安玄公的拜帖!”

  一阵脚步声传来,秦府管家不由匆忙来到了一位面色苍白的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面如古月生辉似淡金镀容,眉似利剑入鬓,目若明珠朗星,哪怕是苍白的面色丝毫不掩盖其身上的锋芒。

  此人正是翼国公秦琼了,只不过面对这拜帖他不由一愣,随后马上反应道。

  “快请!”

  “不对,我亲自去迎!”

  另外一边站在翼国公舒安师徒两人倒是神色各不同,舒安面色平淡自若仿佛什么事情都不在意。

  至于薛仁贵的话倒是有一点紧张,表情十分严肃,因为他没有想到老师会带他拜访一位名将。

  没过一会儿翼国公府内传来一阵脚步声音,一位中年人出现在了舒安两人的面前,当看到舒安的时候面色眸中不由一亮。

  “叔宝迎接安玄公来迟,还请恕罪。”

  一道带着一丝高兴还有一丝恭敬的声音响起。

  “叔宝原本就带病在身,更别说我安玄也不是重要人物,何罪之有?”

  舒安面色同样露出一丝笑意说道,算起来的话在众武将之中和秦琼算是比较熟悉的。

  因为当初见过几面的缘故,加上交谈了几句话,所以秦琼给他的印象并不算浅。

  更不用说这一次他是为求人而来,虽然秦叔宝只有爵位在家养伤,但是在武将的影响力可是依然存在。

  况且无论是程咬金还是尉迟敬德都是秦叔宝的好友,想要拿下一个比武名额并不难。

  要知晓一府至少可以选出几十人,十六府至少也有几百人,一个名额并不算什么。

  “安玄公还是一如当初让人如沐春风,还请入府一叙旧情。”

  秦琼摇了摇头说道,话语之中十分敬重,算起来他们算不上陌生。

  不过上一次见面还要追溯到将近十年之前,那个时候他刚刚初投靠李唐。

  当初的安玄公仅仅只是一名大儒,然而多年之后的安玄公转身一变名闻天下。

  舒安没有任何犹豫,认识他的人不多的,但认识秦琼的人可不少,所以还是入了府中再说。

  “几年不见,没想叔宝如此病重。”

  “有劳安玄公关心,戎马一生落下的老毛病了。”

  “老夫特带上一瓶药酒前来,望叔宝不要推辞。”

  .....

  坐定之后,舒安声音开始响起,随后两人则开始叙旧了起来,有着不少的感叹。

  当年的名将犹如美人迟暮,终究不复当年盛景,加上这个时代的医术,想要恢复是没有多少可能了。

  哪怕是舒安同样无法改变,穿越之前他终究是一位文科生,而并非什么医科生。

  另外一旁的薛仁贵站在自己老师的身后,听着两人叙述旧情,同样内心有一些感叹,仿佛看到了自己一生的写照。

  对于悍将而言,沙场才是宿命,而这样慢慢重病看着自己一天天老去无疑是一种无言悲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