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希望输的赌局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88 2018.12.31 12:00

  事实之上李世民到现在还是有一些摸不着的头脑,不知晓自己的亚父到底要说一些什么。

  仿佛每一件事情都留了一手一般,并没有都说透一般,这一位亚父给他感觉像是一位智者。

  似乎看到不久后发生的事情,然而又偏偏隐瞒着他,若是别人的话,李世民早就忍不住了。

  只不过这是自己亚父,若是这老头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么率先他过不去正是长孙皇后那一关。

  所以再有憋屈李世民也只能自己隐藏在心底,因为这一位亚父不说的话,谁能能够逼他。

  现在李世民借着赌约同样赌上的一局,正是想要知晓这一位亚父内心所想。

  舒安面色之上笑意不变,丝毫没有因为李世民的话语而有什么变化,仿佛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好,这一局赌上又如何?”

  舒安的声音缓缓响起,赌他预测天灾的对错,这一位帝王看来对自己是有绝对信心。

  “等等,亚父不可如同上次那般预测天机。”

  李世民又补充了一句,他还真怕自己亚父又像上一次那般,现在对于鬼神之说他还存在半信半疑。

  加上这一位亚父战绩辉煌,李世民内心还是有一定信任程度,亚父非常人也。

  舒安没有言语,反而是手指沾了沾茶水,缓缓写下了一个字。

  李世民瞳眸微微一缩,面色之上有一些难看,这个字不是其他字,而是一个蝗字。

  若是此时李世民还不知晓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就是傻子了,可以说这一个字对于这一位帝王打击不小。

  舒安轻轻倒掉了原本的茶水,又重新倒了一杯,轻捻了一口。

  他自然知晓这一个字对于李世民的冲击,要知晓蝗虫之灾,在这个时代可不是好事。

  蝗虫飞入海,化为鱼虾,古代之中传闻蝗虫是鱼虾之卵所化,故鱼虾多而瑞雪丰年。

  若是有蝗虫之灾的话,那么大量稻田蔬菜被破坏,甚至为了活下去,以人为食,可以说这蝗虫之灾代表不详。

  甚至传出了蝗神的说法,让百姓不敢捕捉蝗虫,要知晓庄家破坏完了之后。

  基本上百姓只能吃草根树皮,只不过草根树皮仅仅充饥而已,而且草木树皮也有数。

  而受灾百姓数目同样不小,若是聚集在一个地方多的话,那么不用多想草木树皮肯定不够。

  甚至蝗灾的严重性比起旱灾来高上一个层次,毕竟蝗灾的破坏威力是持续性的。

  因为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百姓都无法收成,历史之上因为没有舒安参与缘故,关内百姓都没有南迁的想法,不知晓饿死多少。

  这倒是为李世民减少了不少压力,然而现在随着关内百姓南下之后,李世民身上比起历史之上多了不少压力。

  所以舒安才提出修路的想法,至于国库的事情他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弥补。

  不过看着李世民有一些失魂落魄的模样,舒安并没有多说什么,种子已经埋下了。

  “这一场赌注,世民真的希望亚父能输了。”

  许久之后,李世民眼眸终于恢复了过来带着一丝复杂说道。

  “我也希望能输了。”

  舒安沉默了许久之后同样幽幽说道,上天对于这一位帝王并不算友善。

  特别是最近几年的时间,天灾不断,特别是被有心人利用的话,那么李世民足以手忙脚乱。

  李世民并没有在舒府待多久,原本他来舒府是来确定一件事情的,现在更是引出了另外一件事情。

  哪怕李世民同样有一些后怕,若是蝗虫之灾真的发生的话,那么必然整个关内动荡,甚至关中地区同样无法幸免。

  虽然此时的李世民内心同样有着不少的疑惑,那就是之前这一位亚父有一些意犹未尽的话语。

  然而显然是顾不上了,身为君王的话,需要考虑各种可能,而且自己亚父的话语同样有三分可信度,哪怕带有神话色彩。

  在李世民离开了之后,舒安同样思绪纷飞,哪怕是见过了诸多这个时代的残酷,他已经麻木了。

  但是面对这一种天灾人祸同样有一种恻隐之心,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人,也不是几十个人,而是关内几十万的百姓。

  整个关内百姓能够如此迁移,这其中有他在其中做推手的作用在内,否则整个关内那么大,就算是流言想要传遍也没有那么快。

  至于无论是长安之中的议论,还是朝议之上有一位人要求彻查流言源头,这明显是对着他来的。

  甚至传言都传到了天下各地,不知晓有多少人关注这件事情,有人关心他,也有人想要看他笑话。

  这一切舒安都看在眼中,不过并没有理会,因为随着时间推移就是最好的证明。

  突然,舒安眼眸微微一亮,看到了庭院边上一处娇小身影偷偷摸摸看向了这里,面色之上不由带着一丝温和。

  “小丫头,还不出来么?”

  舒安的声音轻声响起,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温和。

  或许是因为他衰老的缘故,导致了对于小孩倒是有一份喜爱,更不用说此人是自己姐姐的外孙女。

  “舅爷爷!”

  芽芽走出来道了一声,随着来到了舒府之后,对于小丫头而言有了不一样的生活。

  身上华丽的衣物,还有不曾吃过的食物,都让这一位小丫头对舅爷爷十分感激,因为阿娘告诉她这一切都是舅爷爷给她们的。

  “芽芽,有什么事情么?”

  舒安轻声说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疑惑,这一位小丫头似乎有一些畏惧自己的模样。

  当然这主要是陌生的缘故,所以舒安倒是不着急,慢慢熟悉就好了,没有想到竟然会来找自己。

  来到几天,这一位小丫头面色之上倒是没有刚来时候那般苍白。

  “舅爷爷,芽芽想要给大妞,还有二狗小胖等等带一些吃的。”

  芽芽数着手指头稚嫩的声音响起,不过这倒是让舒安有一些愣住了。

  随后舒安算是有一些明白了,这一些名字应该是百姓家儿女的贱名,毕竟贱名好养活,哪怕是皇家之中也有不少人如此。

  比如即将出生的李治,小名就叫做稚奴,要知晓这个时代稚便代表野鸡的意思,奴的话更是好理解,合起来就是小野鸡的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