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四章 种子,感悟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91 2019.01.08 12:00

  尽管李世民有一些头疼,但是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之上多费精力。

  这几天的时间,李世民都一直在思索那一天和亚父的话语,经过调查之后,他发现这里面的事情比想象之中要严重一些。

  “商人没有一个是好人!”

  李世民眼眸闪过了一丝锋芒出声道,话语之中对于商人没有多少好感。

  赚取那么多的钱财,竟然连一点市税都不交齐,还做起了假账,若非自己亚父提醒的话。

  哪怕是李世民都要错过一次充实国库的机会,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和几位重臣讨论一番,如何决意明天的朝议。

  蝗灾继续关中越来越近,似乎没有停止的脚步,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若是关中百姓同样遭劫的话,那么到那个时候怕是要手忙脚乱了。

  .......

  正当宫里李世民思绪纷飞的时候,此时长安城外,李泰这一位小胖子不由擦去了额头的汗水。

  显然是有一些累了,不过看到了队伍依然很长的难民之后,小胖子咬了咬牙,继续坚持了下去。

  虽然李泰坚持了下去,但是并不代表其他人同样可以坚持下去,其中第一位坚持不下去的不是别人,正是杜荷了。

  “休息一会,换个人,等会继续。”

  苏烈淡淡看了一眼说道,话语之中并没有多少情绪。

  王玄策在交代完之后就返回了书院,这一些学生就暂时由苏烈负责。

  苏烈并非不是没有人情味,这一些学生已经连续分粥了小半天了,这一些人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大多都是将近十岁,或者十一二岁的少年,比不上成年人,当然这一段训练同样有着不错的效果。

  “是!”

  杜荷本能回了一句,面色之上松了一口气,重复的动作,让他感觉双手都麻木了。

  当然他内心不由嘀咕,这一位苏魔头今天怎么会如此好说话了。

  有了第一位之后,就有了第二位,不过都是这一些世家子弟,毕竟本身体力就有一些不支。

  但是让苏烈有一些意外的是,看上去所有人之中最小的这一位李泰竟然还在坚持。

  当晌午的时候,苏烈便让所有人都休息下来,只不过一位位学生看着手中的稀粥面色不由有一些苦笑。

  吃惯了那一些大鱼大肉之后,再让他们喝一些稀粥无疑是一种折磨。

  “咕咕!”

  不过肚子之中传来的饥饿感让李泰等人不由有一些尴尬,刚起床没吃多少东西就来到了这里。

  一直忙到了现在,自然肚子开始折腾了,不过对比起李泰而言,苏烈直接将碗中的稀粥一饮而尽。

  曾经的他和这一些难民相比同样没有好上多少,只不过是阶下之囚而已。

  同时为老爷的善意动容,之前没有见过这一些关内难民仅仅是听说过,但是他不知晓难民有多少。

  然而看着这漫漫无底的队伍,苏烈内心不由有一些想法,想必若是老爷停止救济的话,那么这一些难民又该何去何从。

  “唉!”

  苏烈不由叹息的声音响起,话语似乎带着一丝无奈,他不过是一位小小的教头,或许能够帮助得了几人,但是难民可是一二十万人。

  “据说老爷向陛下建议过,似乎要修筑一个大工程,让这一些难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舒狂虎出现在苏烈身边出声道,内心则是暗暗想到,老爷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话音落下了之后苏烈眼眸一亮,若是这样的话,那么算是为难民争取一条出路。

  不过很快苏烈就摇了摇头,虽然不知晓朝廷的情况,但是想必不容乐观,否则的话也不会轮到老爷救人了。

  “虎哥,是否有其他内幕消息?”

  苏烈不由继续出声说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探寻。

  毕竟这一位队长跟在老爷身边许久,说不定知晓一些隐秘的消息。

  “根据老爷所说,陛下应该心动了。”

  舒狂虎装作了一副为难的样子随后缓缓出声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肯定。

  原本两人就是关注的焦点,毕竟一位是舒府的总管,另外一位能够指挥这一些学生身份不言而喻。

  虽然两人的声音不大,但还是传了出去,一时间难民之间不由低语了起来。

  “安玄公竟然还未我等谋一条出路。”

  “只不过有什么工程的能让这么多人做。”

  “只要能够吃饱饭,无论做什么都可以。”

  ......

  一道道小声议论纷纷的声音响起,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希冀。

  对于这一些难民而言,他们的要求十分低,现在能够吃饱就不错了,不指望其他。

  舒狂虎看到这一幕面色虽然没有多少表情,不过内心倒是知晓,这算是在这一些难民心中埋下一颗种子。

  等到日后陛下下旨后,那么自家老爷又能获得一份声望,按理来说自家老爷应该不欠缺这一点声望。

  这倒是让舒狂虎有一些猜不透,不过也没有关系,因为舒狂虎同样知晓,时间到了自然清楚。

  短暂的休息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李泰等人又继续开始分粥,只不过这一人面色之上没有早上那般尴尬了。

  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虽然休息时候看到了不少认识的人,想必身份已经瞒不住了,倒是有一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对于其他人而言,感触或许不深,毕竟他们和这一些难民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

  但是对于李泰而言,面色之上就复杂了许多,因为他常常听自己父皇讲起,百姓和君王的关系。

  经常听到自己父皇如何爱民如子,甚至因为百姓的事情而大发雷霆,当时他并没有多少的感触。

  然而今天看到一张张枯黄的面庞,李泰的内心不由多了一分感触。

  “若是没有吃的,那么这一些难民该如何,又是否会造反?”

  李泰内心不由轻声对自己问道,熟读史书的他知晓这并非不是没有可能。

  从陈胜吴广起义开始,似乎都是由百姓开始颠覆历代王朝,除此之外,李泰内心不由想到这一些难民的要求似乎太低了。

  之前那一碗稀菜粥哪怕是他都有一些难以下咽,若非是实在饿得不行了,他绝不会吃这一些东西。

  难而看着这一些难民小心翼翼,一小口小口品尝,仿佛是什么美味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