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李泰的好奇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38 2018.12.19 22:00

  一连几天的时间,学生对书院生活已经苦不堪言,或者说是有一些吃不消了。

  一张时间规划表刻在了每一个人的床头,卯时就要起来先晨练一个时辰。

  因为现在还没有教导什么武艺的缘故,主要还是绕着整个操场跑圈,但是跑多了同样一个个上气不接下气。

  晨练完了之后洗嗽以及吃上一个早饭就到了辰时了,这个时候就要开始早读了。

  朗朗读书声音从书院开始传出,对于这一些农家出身的子弟主要还是一边教学识字。

  而读的正是一些四书五经之类,哪怕是舒安在这一些时代传统课程也不得不做出一些礼让。

  更不用说他本来就是从儒学起家,倒是没有太多的难度。

  “礼者,温文尔雅,举止合体,为人谦恭,虚心受教,君子风范也。”

  “就是说,礼就是一种待人接物的态度,或者用风度气量来形容,最为简单就是尊师重道,尊老爱幼。”

  “以战国四公子为例子,何为礼贤下士,其中其三仅仅是好客喜士而已。”

  .......

  而早上的儒学的课程,自然是舒安来教导,比起那一些遵循古制刻板的老夫子,他的讲课倒是生动多了。

  无论是各种引经据典,还是各种解析,无疑更胜一筹,至少在这一个时代算是比较吸引学生的手段。

  毕竟后世学生对于这一些增加课堂趣味性的手段已经免疫了。

  至于这个时候看起来还不错,甚至偶尔舒安还让学生几人上来扮演一下角色。

  虽然一开始因为身份有一些拘谨,但是后面倒是放得开了。

  除了儒学课程之外,还有书法课,算术课,这都是君子六艺之中的内容。

  下午的时分便是属于苏烈的课程了,关于武艺军阵之上的演练。

  哪怕是出身将门的几人面色之上都有一些无精打采,显然是被操练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除了第一次摘菜之外排名,之后并没有在继续排名,每一个人的饭菜都是一样的。

  主要是舒安并没有每一天都比试,几天比试一次就足够了,没必要每一天。

  正是这样的原因,程处亮等人吃上了有生以来最美味的一顿饭,原本他们都在想着是不是被淘汰出书院。

  然而为了吃上书院的饭菜整个人都有精力了起来了,几人互相看了一眼,为了吃饭,怎么说考核都要留下来。

  所以这几位勋贵子弟学习程度之上甚至不输给农家子弟,这不由让舒安有一些刮目相看。

  不过随后在了解原因之后不由有一些哭笑不得,没有想到这几人是为了在书院混饭吃,所以努力学习。

  每一天对于二十一名学生最为惬意的时光就是吃饭的时间点了。

  夜深了

  书院静谧一片,李泰不由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来到了书院之后,对比起宫里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

  在国子监的时候,除非是碰到他感兴趣的内容,所以才会听一些。

  而书院的话,安爷爷讲的课程让他忍不住往下听,至于武艺一课的话,小胖子倒是十分感兴趣。

  平时母后害怕他受伤都没有让他触碰这一些,自然是让好奇了。

  在书院给李泰的感觉,就是充实了,每一天都有内容要学,都有事情要做。

  看着安爷爷留下的算术题,哪怕是李泰眉头不由紧皱,这一道题目并没有要求强制解答出来。

  不过若是能够解答出来的话,那么明天早晨就会有一个肉包子,哪怕是李泰想到这里有不由有一些想吃。

  当然最主要的还有一点,那就是人无我有,有对比才有伤害,这一种感受哪怕是李泰做皇子都没有的。

  特别是第一次比试的时候,看着一双双羡慕眼睛时候,李泰内心之中充满了一种满足感。

  内心就暗暗下了决心,在之后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不能落后于任何人。

  “这一道题安爷爷出得倒是有不少难度。”

  李泰深吸了一口气轻声呢喃道,不由走出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他的房间位置算是不错,左边方位的第一间,象征着最为尊贵。

  不过李泰知晓这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若是没有了这一身份,怕是诸多人不服自己。

  “咦!”

  李泰突然有一些惊讶道,因为他发现不少房间的传出了细微的光亮。

  这就是说许多人在思索这一道题目,特别是让李泰郁闷的这不是勋贵三人组的房间,竟然都还亮着。

  要知晓若说在儒学方面之上李泰和一些世家子弟还有优势的话,那么在算术之上就没有太多的优势。

  毕竟接触多了,那么基本上都会算账,所以在算术的起点之上,许多人并没有差别。

  只不过让李泰惊讶的是,这勋贵三人组平时可是不喜欢学习,然而竟然熬夜研究题目,哪怕是他都没有想到。

  不过连程处亮都如此努力,哪怕是李泰内心都不由有一些紧张起来。

  特别是平时尉迟宝琳在长安的风评可不好,哪怕是他也有不少了解。

  据说鄂国公请来了许多教书先生,然而都被这一对兄弟气走了,导致了最后没有先生敢教导这两位学生。

  这一对兄弟一人进入国子监之中,另外一人就被送到了书院来了,想必是来碰碰运气,至于程处亮的话同样没有好多少。

  思绪越是纷飞,李泰就越没有在看着夜色的想法,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屋之中,继续研究这一道题目。

  书院每一夜都有人值班,防止有什么意外出现,而苏烈便长期住在了书院之中,至于舒安就不一定了。

  黑夜之中,苏烈面色之上有一些惊讶,对于这一些勋贵子弟他从府中其他人那里听到了不少传闻。

  加上他确实有考较过几人,确实武艺基础还算扎实,但是在策略军演之上就没有多少头脑了。

  没有想到竟然为了一道题目研究了这么久,哪怕是苏烈也不有为这三人印象有一些改观。

  对于那一道算术题目,苏烈也看了许久,才有一些头绪,算起来的话算术在战场之上应用更为广泛,所以算是他擅长的一方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